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愿你在另一世界没有饥饿与痛苦!

碣石在线 2018-06-21 15:30:09

       今天中午,还在收集整理碣石其他有关历史文献的我,突然收到一碣石网友的信息说:叮当去世了,并发送了一微信小视频,小视频中出现的是一辆火葬车。我一直问他真实,开始我不敢相信,毕竟网络谣言太多。但接着的是越来越多的碣石网友发信息说:叮当去世了、叮当被送去火葬了···当时我的心情先是不夸张的说而酸了一下。


     (笔者为尊重逝者,以下文章固然不会出现称呼:“叮当”,以”他“来代替)


生前的他:



     回望我刚刚回来碣石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他的是在往祖师公的那条大街的卖鱼粥的小店,当时我在吃粥,就看到他从不远处慢慢走来,于是卖鱼粥的啊姆,便快速拿起一个碗,打了一碗粥配上一个酱油鸡蛋。他走来阿姆身旁后也随手接过啊姆的给他打的粥。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令我也难以想象,啊姆不但没有向他收钱,反而放下大勺子,停下来从口袋再拿出一张钱(事情已经2年了,笔者有所忘记,看不清是5块还是10块)塞给了他!他接过后放进口袋,拿着粥就去吃了。再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一过程中他们一句话也没沟通过!我以为这个啊姆是他妈妈或者亲人。但我不明白,如果他们是亲人,他为什么穿的很邋遢,形象没有修理一下的?吃完粥的我带着很多疑问走了~


     后来,我才从身边的朋友了解到,原来他的智商不比常人,在碣石是出了名的吐人口水,我大概明白了但我对此并没有感到很惊讶,我奇怪的是之前的啊姆到底与她什么关系?朋友也没对我说太多关于他的事,便也认为啊姆是个热心的人。事情也就过去一段时间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总在路上时常看到他,他的形象依旧,脖子倒是增加了一件饰品——挂着个小扩音器放着佛歌,偶尔也看到他搭着摩托车。有时候觉得他挺可爱的(并非嘲讽)。


     慢慢的我对他有了些了解也开始有所关注。但不论在哪个地方,一个人的邋遢形象和不太对的行为始终会遭到大众的排斥,我总能看到学生和年轻人们遇到他,差不多都是相同的一个反应——快走或者讥笑。自然而然的,在笔者眼中的可爱在学生和年轻人的面前只是一个用来聊天的笑点。


     看到他最多的是搭摩托,挂着扩音器(小音箱)放佛歌或潮剧。也有看到他在祖师公庙外面的大街帮人放鞭炮。


     为了取证他到底是否离去了这个世界,我和几个碣石在线记者社的学生记者朋友到祖师公庙问问在里面帮忙做事的管理老伯,老伯也快速回应了我们。


     我:啊伯你好,我想问问你,听说前几天说被火烧伤的一个小孩去世了吗?


     老伯:是的,已经离去了,送去南塘火葬了。


     在得到老伯的确认后,我就再也没问了~


     接着我又和几个学生记者朋友在祖师公庙寻找其他了解此事过程的人。


     终于我们在一个祖师公庙安排刷(银纸)的地方,看到了几个啊婆在整理银纸。啊婆得知我们是碣石在线网站的,便也客气的接受我们的录音询问。


     图为祖师公庙内采访录音现场:



     我:啊婆你们好,请问你们知道前几天被火烧的小孩去世的事情吗?


     啊婆:我们知道他被火烧,但也听别人说他离去了,但还不是清楚。


     我:请问阿婆,你认识他吗?知道他哪里人吗?家庭情况呢?


     啊婆:噢,他是沙埔头吴厝人,家境情况挺困难,这个是不用说的了,挺可怜的一个小孩,本身自己得了癫痫,没钱治,也难治好。他妈妈很早去世了,家庭有俩个姐姐还是三个,我有一次去拜老爷,看到他的其中一个姐姐。思想方面不太灵精,无路用的那种。但是嫁啊勒够好,搭会生浩起来,买架脚车,生个男孩子了,嫁出的这间人,俩间厝,在望海楼走去,看啊勒,欢喜勒,这样真的是造会。(碣石话翻译:安慰)。听说还有一个啊姐会灵精点,也是嫁了,他爸爸以前是个渔民,靠(放龙)捕鱼为生的,后来软风了(瘫痪),行动不便,家庭经济从此陷入困境,有时他爸爸还是拖着不便的身体来祖师公讨米和其他的。(啊婆在这里没有说他爸爸是有没有利用工具或者其他方式来祖师公庙的)他奶奶也是说无路用的,思想存在不足的,是去年还是大前年我有看到她搬张椅来讨米,我就拿20元给她,我问她奶奶会认出我没,他奶奶会认出我,想想勒还是能叫出我的名的,我是住在她前边的,她住在后边的。但是现在没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也去世了。


     我:那他烧伤是在哪里?祖师公庙这边的火炉吗?


     啊婆:是在玄武山佛祖的火炉处,在祖师公这边,理事会的老大是不叫他去任何事情的,个个免伊,他总不听,总要做点事情,我有时都会被他气到。烧到是一个叫啊围的,(在玄武山佛祖火炉和祖师公庙这边的火炉包起铲银纸灰的事情的,)之前我有跟啊围讲过:你垫叫他来给你帮忙,你是要负责任的啊。因为在这里摔了几次了,也给他吓到几次的了。那天啊围叫他帮忙烧银纸,不知平时有没有赛点钱给他,一块俩块多少的,别人给他的或自己讨来的钱还是讲会拿回来,总是是拿去搭摩托,或买大香来烧,我有时骂他了。平时啊我是爱说这样讲,啊围也是会疼伊,也不知道有时有没有拿点钱给他,他管啊围叫爸爸。然后在那天,突然癫痫发病,倒入了火炉那里就烧伤了。但是还是会起来的,几个人扶他起来,不过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就不知道了,我看视频看上去烧伤后还是健康的啊~


     我:原来是这样的过程,我还以为在祖师公这边的火炉烧到的。


     阿婆:不是的。祖师公这里只是给伊来,给伊吃的,给伊坐!来这困!我是中午在这里吃,几个人一起,有个人问,讲伊没来吃勒,另一个讲伊给火烧烧去世了。你讲伊去佛祖公,佛祖公的理事又是免伊个。啊是阿围咯叫伊个。伊啊是无仁无伍(翻译:愚人),人咯烧银纸,伊垫垫去给人帮忙!平时他垫是这样。我有垫在这,就知免。家境是不行的了,伊爸垫垫来讨米!


     最后几个阿婆说:你们是学生,咯读书勒,读书要进步,捐钱帮助他们的家庭也看自己的能力就好,不要影响到自己的经济就行了。


     我和几个学生记者朋友:好的,谢谢各位啊婆,多谢你们向我们讲解他和他家庭的情况,我们会尽力让大家筹款帮助他的家庭的!再见!


     希望大家能够尽自己一点心意来帮助他们的家庭吧!


     最后,笔者想对他说:

     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没有饥饿,没有被讥笑、没有痛苦!一路走好!



     同时也呼吁各位:


     碣石和其他地方存在像他一样的弱势群体还有很多,需要我们用爱来保护他们。例如碣石朋友取名的:什么“碣石歌神”,“说我麦”的中年妇女。甚至现在还有网友弄他们的表情包作为所谓的群聊天活跃的工具,笔者这句话必然会引起其他不满笔者说这话的碣石朋友,会骂笔者:你自己能做到吗,别瞎X,等等粗言指待,但笔者竟然能说出,就不怕争论,也不是假装伟大,而是发自内心,希望大家能够尊重他们,记住每个人生下来之后都是平等的,你有你的言论、行为自由,但不可超越道德底线,这样社会风气才能有所改变!


     (碣石在线驻派记者:黄主临、林思鹏共同参与采访笔录/2016.12.10)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