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俞敏洪和伏彩瑞,一样的造型,不一样的战局

经理人杂志 2018-06-21 22:26:17

“喂喂,大家能听到吗?上麦了吗?”调试好扩音器后,伏彩瑞推了一把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一切准备就绪,站在背景墙 “CCtalk汇聚天下网师” 的大LOGO面前,略微有些紧张。

这是2017年的10月28日,“互+计划”上线两周年的日子。在上海的沪江总部浦软大厦,沪江互加项目“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的在线分享会即将开始。由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伏彩瑞一人对万名青年教师发言,这一万人来自天南海北。



CCtalk上的万人课堂即将开始,这堂课的主讲人伏彩瑞自己也没有想过,短短两年时间,互+计划就连接起全国30个省份的3000多所中小学,影响10万多名教师和100多万学生。而这个万人课堂,就是这次连接之下的化学反应。

伏彩瑞的发言刚刚开始,台下(CCtalk平台)的举手人数急速上涨,上千个举手位被热情的“青椒”(青年教师)们一一占领。当然,在这里举手的方式就是“点麦”。


这让伏彩瑞更有了一些创业英雄+一线网红的画风。


就像乌镇的饭局故事一样,成为一呼百应的大佬,人前吃得了丁磊猪肉,人后自然要扛得住江湖艰险,这样的心路历程,尤其是在线教育之难,恐怕也只有伏彩瑞能真真切切领会了。

2006,中点与起点


仔细看看俞敏洪和伏彩瑞的照片——同样的发型和头型,同样的眼镜,同样喜欢正装的搭配,两人实在是足够相似。



实际上,被外界称为“民营教育江苏男子天团”的这两位,并没有太多人生交集,并且在成功路径上和江湖时间表上,走的也是完全不同的flow。

1993年,在北大教书的俞敏洪选择弃教从商,创建了新东方学校,在34个城市建立了英语学校和其它学习中心。

2001年,还是大三学生的伏彩瑞创办了沪江,只要网络可以触达的学习者,都可以汇集在一起,在学习的社群里找到志同道合的陪伴者。

一个是曾经的留级生,让无数学子人生升级的新东方大神、留学教父俞敏洪。一个是借款创业的大学生,曾经连一盆花都买不起的沪江创始人阿诺。

回到1985年那个人人听邓丽君的节点,一心想考托福去美国的俞敏洪,是他们全班50个人里唯一被拒签的。当时已经在北大留校任教的他在校外教英语挣外快,却被北大给了个大处分,甚至还破天荒地用大喇叭和三角地橱窗来通报。

俞敏洪创业最难的时候比电影里还要惨,他拎着浆糊桶跑遍大街小巷,才招来两三个一脸狐疑的学生。

2006年,新东方顺利在美国上市,成为中国大陆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教育机构。

当然,你也可以说,新东方给互联网最大的贡献是一个知名的投资人,还有一个同样干过英语培训,并且“可能是”东半球最有名的口炮工匠。

这是两个不同的学习场景。

在新东方位于北京的一间教室里,老师诙谐幽默,课堂气氛活跃,学生们一定记住了今天的段子。教室外面,焦灼等待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摩肩接踵,他们期待新东方动辄上万的学费可以带给孩子学习水平带来一个质的飞跃。

沪江教育的姿态可能要更放松一些。通常的场景是,大学宿舍里电脑面前的学生党,打开沪江网校使用Uni智能课程,四六级英语融入打王者荣耀一样的闯关游戏,还有小鲜肉吴磊带领参与者组队“开黑”。

考试过程中的一道道难被设计为游戏中的一个个关卡,Uni智能课程“了解你、匹配你、陪伴你”三个阶段的学习步骤设计,为学生们量身定制了“千人千面”的学习方案,学习似乎变得不再那么艰难。

这或许就是,线下与线上的区别,过去和未来的区别。

一盆花和一个独角兽的成长


罗永浩当年上课的时候,没少讲老俞的段子。等到老罗辞职以后,又讲了一些更奇葩的段子。

比如,新东方曾经要求教师开会的时候,把右拳高举,宣誓效忠学校。

俞敏洪创业的时代,中国人不相信体制以外的教育培训能把英语教好,所以新东方的最大成就是让大家从“学英语找教授”,转变成“学英语找新东方”。而新东方,也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英语学习的作训营。

不过,举手宣誓这种事,实在不像是一个教育机构干的事儿。即使在那个没有二次元的年代,也是不太好理解的。所以其实直到现在,罗永浩终于有了点企业家的赶脚,停止了对俞总的吐槽,但是有关新东方的历史点滴,的确也很难摆脱掉点陈旧和奇怪的气息。

无论如何,从那之后,中国的英语培训行业才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破除了学习英语的思想荆棘,新东方成为“传道授业解惑”的第一代教育机构。

但在互联网教育时代,伏彩瑞面临的是另一种维度的挑战:让大面积的、不同类型的人更高效地学习各种知识,这与单纯的英语培训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发展,一直在市场上独领风骚的新东方课堂遭受到了市场的冷遇。二十余年风光热闹的背后,俞敏洪也充满了内心的焦虑和不安。


2013年,邓超、黄晓明、佟大为像三个屌丝一样蹲在马路上的电影海报刷爆话题,新东方俞敏洪也越来越像个娱乐圈人士。一直到2014年,新东方快速扩张,但没有解决好老师的问题,俞敏洪自己形容,“新东方开始出现崩盘效应”。

还是回到新东方上市那一年,2006这个热闹的年份,那一年门户如日中天,个人博客大热,web2.0的概念甚嚣尘上,而研究生毕业的伏彩瑞已经面临创业还是上班的抉择——他大三时候编写的网上英语角“沪江语林网”(沪江网前身)已经有了20万用户,放在今天,这就是一座待勘测的金矿。

但在2006年,没有人在意一个垂直领域的小网站。

这一年,上海一个园艺店的缪师傅接待了一名想租赁盆花装饰新公司的年轻人,但数量却让缪师傅大吃一惊:一盆。

好吧,生意虽小,缪师傅还是热情接待了。

这名年轻人,就是沪江创始人伏彩瑞。当时,他和几名小伙伴在浦东租了一处民宅,以8人创始团队8万元资金起步,开始将沪江投入公司化运营。

创业的历程对伏彩瑞来说可以用两个字形容:“硬撑”。连一盆花都买不起的阿诺,最困难时账上只剩3块钱。

与从事电商的京东类似,伏彩瑞带领的沪江也经历了企业的三次转型。在每一个关键节点上,伏彩瑞为沪江做出正确的抉择。第一次转型是2006年从单纯的公益论坛到商业化。第二次转型则是在2009年,沪江转型B2C,上线网络课程,踏上网校之路。2012年,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沪江的第三次转型则是全面向移动端转型,再度迎来高速增长。

实际上,公司第三年就开始盈利,伏彩瑞曾经回忆过这个带感的节奏:“一个36人的企业,实现收入一千多万,还有几百万的利润,作为一个刚刚毕业三年的大学生,还是让人羡慕的。”

这个速度,当年刷浆糊的俞敏洪能羡慕死。

在经历了“租一盆花”这种商业小概率事件后,伏彩瑞与缪师傅建立了长期的生意。从租一盆花到提供数千盆绿植——那之后,作为公司制定绿植供应商的缪先生,还跟随沪江从简单朴素的居民楼走到宽敞明亮的浦软大厦。

在缪师傅这个外人眼里,伏彩瑞的事业发展,就是乘坐直升飞机一般冲上云霄。2006年他第一次见到的阿诺蓬头垢面,是租住的民宅里的“负翁”;如今,伏彩瑞是市值上百亿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大佬。

坐拥1.6亿用户,加上每天新增10万+的用户规模,身处在线教育风口,沪江左手是教育的“京东”——沪江网校,右手是教育的“淘宝”——CCtalk实时互动教育平台,左拥右抱,完全具备了成为互联网教育大佬的格局。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绿植老板繆师傅肯定不知道。他只知道,阿诺同学找他租的绿植数量,越来越多。

一个人救活一个花店,郭德纲讲的相声段子,竟然在教育圈有了翻版。

汶川地震引发的公益初衷


沪江14周年战略发布会时,伏彩瑞对外界解读未来“大沪江”发展蓝图。“我从来不怀疑,互联网教育会成为日后的主流。”

在线教育的本质是点对面、点对全球的大规模教育,突破了时空的限制,让知识的共享、公平、效率成为可能。学员在沪江上可以共享开放的教育资源,点对点得到透明的信息、互动的教学方式,解决学习中的问题。

教育是个慢行业,重心在线下的业态越来越显得笨重迟缓,如今在线教育成为风口,再加上人工智能加持,互联网教育的版图的确需要新人来接力。

如果说伏彩瑞一开始做的就是以轻博重的功夫,那么等他开始投身公益,就是举轻若重,步步为营的功夫了。


汶川大地震之后,伏彩瑞有了做公益的想法。

他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场面:地震来临时,他正开会,突然发现自己看人有点摇晃,后来一路小跑到楼下,他才知道发生了那么大的地震,那一刻他感觉到人生的渺小,也觉得该做点什么挣钱以外的事情。

2009年,伏彩瑞找到上海市慈善总会,投入50万元,联合成立了教育领域的公益基金。尽管沪江的规模有限,伏彩瑞还是坚持在公益领域的投入,直到2015年系统地创立了互联网教育公益项目“互加计划”。

开启公益模式的伏彩瑞是这样的状态:披上一件风衣,从上海赶到河南省海拔最高、面积最大、人口密度最小、最偏远的国家级贫困县卢氏县。从县城再驱车2个小时车程,一路经过10多个山洞,伏彩瑞才抵达目的地:马耳岩小学。

这所学校在大山深处,只有 6 位教师、48 位孩子,师资匮乏、办学条件极差。2017年春季学期,马耳岩小学在沪江“互+计划”的链接下, 每个班级只用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一个摄像头,通过沪江CCtalk平台就能接入中国甚至世界上的优质教育资源。

CCtalk是沪江旗下实时互动在线教育平台,是沪江教育的平台化产品,从未来看,是沪江在网校课程电商之外培育的一座金矿。

不是谁都可以任性


教育界的企业家常常是带点任性的色彩。

俞敏洪为了给新东方造势,直接包了一艘游轮,给2000员工开了个海上邮轮大party,这一把就造掉2000万。外界都以为俞船长疯了,他自己却玩的开心自在,还专门搞了个主题演讲说了一大堆他有关“玩”的心路历程,的确是有钱任性。

VIPKID的米雯娟从小就被目为离经叛道,一定要自立门户出走创业,舅舅觉得她背叛家族,母亲以“断绝母女关系”来要挟,她硬是把幼儿线上英语也做成了独角兽。

就连最低调的外研社蔡剑峰,都传出过玩一把浪漫的想法,带着公司畅想一个“法兰西式的未来”。

用沪江CCtalk来打通乡村与城市,打通贫穷与优裕,伏彩瑞的“互+计划”也的确是任性得可以。

有钱的确可以任性,但是有钱+有信念,才能真的任性到飞起来。

参与CCtalk课程的线上老师有些来自国内一线的教育机构;有些来自海外,外教Shelley远在美国,通过互联网向各年级的孩子远程授课。学校里的老师则穿梭在教室里,担当起“课堂辅导”和“线下服务”的角色。CCtalk平台不仅解决了语文、数学、英语几门主科,还有音乐、手工、舞蹈、美术等课程。 通过互联网,伏彩瑞和孩子们一起体验了一次CCtalk课堂。


伏彩瑞用手机拍摄了孩子们通过CCtalk平台上课的场景。“孩子们把自己的绘画作品给我欣赏,许多都画得很好,他们学习的是上海最好的老师的课程。”孩子们的作品成了村小最美的风景线。

做公益的互联网老总很多,但是做到伏彩瑞这样亲力亲为的,却真是不多。

翻山越岭,考察走访过卢氏县的贫困学校后,紧接着飞渡重洋,伏彩瑞又来到卡塔尔多哈。他从中国贫困县的一隅,切换到了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简称“WISE”)的舞台上。伏彩瑞把在卢氏县的所见所闻展示在世界的面前。

来自教育、科技、社会创业、全球发展、媒体和慈善等多个领域的全球创新领袖齐聚多哈,伏彩瑞作为峰会WISE教育项目奖评审团的唯一中国评委,受邀发表英文主题演讲,向全球的嘉宾们介绍推进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互+模式”。

不再是当年初出茅庐,穷到只租一盆花的大学生,伏彩瑞已经成为自己曾经仰望的那种人。16年All in在线教育的他,站在全球大舞台上,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教育的代言人。

购买杂志请戳下图

版权说明:我们转载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