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寡妇

爱笑姐 2018-06-21 15:30:12

   六月的太阳,就像一位粗暴的汉子,豪不怜惜地将光和热撒向了大地。在这酷热的节气里,犹如处子般恬静的桃花村,在知了的鸣叫声中,也失去了往昔的恬静。

    午后三四点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除了躲在树阴下吐舌头的流浪狗,村里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半个活物。

    而此时,柳杏儿正拎着换洗的衣服,顶着释放淫威的大太阳,悄悄地向“求子河”走去。

    其实小河就从她家门口经过,但为了安全,柳杏儿还是喜欢多走些路,到那个比较僻静的角落里去洗澡。

    “呼啦!”

    柳杏儿脱掉凉鞋,将一双白嫩的脚儿踏进了河水中。

    一道透骨的凉气,从脚踝传遍了全身,让她很舒爽地发出一声呻吟。

    接着,她警觉地回头看了几眼,然后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

    很快,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玉体暴漏在了空气中。雪白嫩滑的肌肤,有如汉白玉般晶莹无暇,洁白得耀眼,洁白得让人头晕目眩!

    她咯咯一笑,像条美人鱼一样,将身子缓缓地浸入了河水中。

    河水像情人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她二十二岁少女降结实的肌肤。

    似乎连河边的花儿都自惭形秽,纷纷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她美丽逼人的玉体。

    正在河中惬意游弋的柳杏儿并不知道,在一簇篙草后面,却躲着一双偷窥的眼睛。

    “啧啧!”

    牛二蛋直勾勾地盯着在水面上浮隐浮现的柳杏儿,两只牛眼瞪的几乎要爆炸。

    他豪无意识地吞咽着口水,右手推着膏草,左手用力地抓紧裤裆里硬邦邦的命根子,真想不顾地一切地冲过去,将这只美丽的村花儿给就地正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得益于“求子河”河水的滋养,村里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但村里公认长得最好看的,还是王金凤和柳杏儿。

    只是王金凤是村支书的女儿,是高高在上的天鹅,牛二蛋即使有色心,也没那个胆儿。而柳杏儿的老爹却是村里出了名的软柿子,属于那种一棍子打不出半个屁的怂货。

    别看那老家伙长得其貌不扬,个头还没武大郎高,但他生的三个闺女却一个塞一个。

    柳杏儿是三姐妹中的老幺,也是长得最诱人的一个。

    牛二蛋惦记她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经过几次跟踪暗查,知道她每到这个时间点,都会到河里洗澡。

    “这丫头,杂长的呢,能跟她睡一觉,就是死也值了——”牛二蛋看得心痒难耐,鼻孔如老牛分娩般,喘着炽热的粗气。

    头顶的太阳烤得他眼前金星乱冒,身上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湿透了。可是他不愿意离开,因为他知道,最美的风景线很快就会出现了。

    果然,柳杏儿在河水中接连扎了三个猛子,这才意犹未尽地上了岸。就这样光着湿漉漉的身子,曲腿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大青石上。

    “上不上?上不上——”牛二蛋痛苦极了。

    他心里做着天人交战,两眼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柳杏儿迷人的身子。

    那修长笔直的玉腿、丰隆紧致的翘臀,胸前耸立的那两陀肉球球,还有双腿间那片神秘诱人的草丛——看得他心里直窜火。

    柳杏儿对身后的窥视豪无查觉,此时,她正弓着美丽纤细的腰枝,在河水中搓洗换掉的脏衣服。她弯腰撩水的姿态,形成了一道美得令人窒息的曲线。

    可是洗着洗着,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目光下意识地朝牛二蛋躲藏的膏草堆望了一眼。

    “被发现了?”

    牛二蛋吓得心惊肉跳,本能地缩了一下脑袋。

    但牛二蛋很快就知道,柳杏儿并没有发现他。

    这个丫头望着身下,眼睛呆呆地盯着前面翻滚的河面,竟然发起了呆。

    牛二蛋清晰地看到,那些水滴像珍珠般,从她光滑结实的双峰、柳腰、长腿上滑落,在迷人的屁股蛋下面形成了一滩水痕。

    这一刻,牛二蛋多么想化身成为她屁股下的那块幸福的大石头啊——

    “妈的,不知道在想哪个臭男人?干!”

    牛二蛋看着她发春失神的模样,心里突然有点恼火。

    柳杏儿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就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村里人都在传言,说柳老憨准备将她许配给镇上教书匠董书诚的儿子董军,等到过年挑个好日子就办喜事。

    牛二蛋认识董军,觉得那家伙除了长了一付小白脸之外,没有半点本事。柳杏儿嫁给他,就等于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

    做为镇上出了名的泼皮,牛二蛋觉得自己混的还不赖,柳杏儿要嫁也是嫁给他这样的猛男才对。

    可是让他郁闷上火的是,柳杏儿和她的死鬼老爹一样,根本没有欣赏的眼光。这丫头每次看到他都是爱理不理的,就像一只骄傲的小母鸡,和她搭讪了几次,全都被她的扑克脸给掘了回来。

    牛二蛋等不急了,在昨晚那个春梦的刺激下,他决定铤而走险,强行和柳杏儿生米做成熟饭。

    反正柳家人都是软柿子,胆小怕事,他们还敢报警抓自己不成?

    “嘿嘿,就算娶不了你,老子也得把你祸害了再说——”牛二蛋开始给自己打气——老子最牛逼,没人比老子更牛逼,不要怕,兄弟,上吧——

    柳杏儿还在盯着水面发呆,她的眉头一会蹙起,一会舒开,脸上渐渐露出一付少女怀春的陶醉神情。

    这是一张清丽无匹的脸,薄薄的樱桃小嘴,小巧而又挺拔的鼻子,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对动人心魄的眼睛,白嫩鲜润的肌肤,浑身上下散发出淡雅的处子幽香。

    牛二蛋猫腰从草从后面向她迂回靠近,准备在她发出惊叫之前,将她迅速托进草丛里去。

    二人的距离逐渐接近,牛二蛋就像一头扑向猎物的野兽,双眼赤红,邪念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唉!”

    柳杏儿突然发出一

    “啊!”

    正在遐想中的柳杏儿被粗暴的牛二蛋拦腰抱在了怀里,不得由发出一声惊叫。

    “救命——”

    柳杏儿突糟惊变,吓得魂飞魄散。刚喊了一声,便被牛二蛋蒲扇般大的手掌捂住了嘴巴。浓烈的烟草土灰气,熏得她几乎窒息。刺眼的阳光下,她看到了一张因兴奋而扭曲的黝黑脸庞。

    “杏儿,我好喜欢你,让哥哥睡一次吧——”牛二蛋带着哭腔,粗壮有力的臂膀禁锢着她柔弱的娇躯。

    柳杏儿反应过来,开始死命挣扎,双腿用力地踢踏着水面,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牛二蛋此时已经精虫上脑,顾不得怜香惜玉,老鹰抓小鸡般,抱着她开始往岸边的草丛里跑。

    柳杏儿张嘴咬在了牛二蛋的手掌上,牛二蛋吃痛松手,只听噗通一声,柳杏儿落进了河水中。

    “救命啊,救命啊——”

    柳杏儿惊慌失措地扑打着水面,就像一条被食人鲨盯住的美人鱼,扯着嗓子喊叫起来。

    牛二蛋被钻心的痛激发了凶性,嘴里大骂一句,像大山般扑压在她的后背上,捉住她的两只雪白脚踝,从河里抓起她,将不停扭动的身子按倒在了那块大青石上。

    柳杏儿娇嫩的肌肤被后背的石头硌得生疼,眼泪刷刷地流淌下来。直到此时,她才看清楚,欺辱她的,竟是邻村的牛二蛋。

    “二蛋,不要,快放了我——”

    柳杏儿双手撑着牛二蛋健硕的胸膛,双腿拼命踢踏着水面,但柔弱的力量就好比浮游撼动大树,根本就推不开。

    “杏儿,我太爱你了,给我吧,求你了,别再喊了——”牛二蛋抓住她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用力地往两边分开,覆身压在了她的胸口上。

    当硬如坚铁的分身,碰触到那片柔软迷人的腿根处时,那种刺激感,让牛二蛋身体一阵战栗。他迅速扯下自己的大裤衩,凭着本能,急吼吼地往前挤压过去。

    “啊!”

    即将失身的恐惧让柳杏儿发出凄厉的惨叫,不知道从哪里迸发的力量,她的上身突然弹起,“啪”的一声,在牛二蛋脸上扇了一把掌。

    牛二蛋出现刹那间的失神,凶恶地骂道:“臭婊子,再喊我就掐死你!”

    他很想给柳杏儿来一把掌,可是那张悲痛扭曲的俊美脸庞,让他舍不得下手。

    柳杏儿徒劳地挣扎了几下,眼泪横流,苦苦哀求道:“二蛋,你你这是qiangjian,你会被抓去坐牢的!”见牛二蛋眼中闪过踌躇之色,马上又道:“你放了我,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好不好——”

    “我——”牛二蛋看着身下这具雪白迷人的身子,狠狠地摇头:“妈的,死就死吧!”

    此时他的分身,已经抵在柳杏儿肥嫩的桃花源头,只需屁股往前一耸,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破开缝隙,钻进她的销魂谷中。

    “救——”

    柳杏儿从牛二蛋凶恶的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决心,刚发出一声呼喊,便又被他的大手牢牢地捂住了嘴巴。

    柳杏儿绝望地发出一声悲鸣,眼角沁出的泪水,一滴滴滑落下来。

    保存了二十二年的贞操就要被人夺取了,而且还是让她无比厌恶的泼皮无赖,柳杏儿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杏儿,我会好好待你的,我太爱你了,太爱你了——”牛二蛋激动得热泪盈眶,将她的胳膊固定在大青石上,双腿站在河水中,匆匆地往下瞭了一眼,便开始朝她的双腿深处挤压。

    “哗啦!”

    身后的河水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响,牛二蛋做贼心虚,心头剧跳,本能地低头看了一眼。

    “妈呀!”

    牛二蛋如见鬼魅地惨叫一声,只见一条惨白的大手,豪无征兆地从河中钻出,鬼爪似的缠绕在了他粗壮的脚踝上。

    紧接着,一个圆滚滚、黑乎乎的东西浮出了水面。

    村里人都在传说,求子河中住着一只冤死的河鬼,已经腻死了好几个落水的小孩子。

    牛二蛋坏事做绝,骨子里十分迷信,走夜路时,总感觉脑后有人吹冷风。当那条鬼爪缠在他脚踝上时,他甚至没敢多看一眼,一蹦三尺高,光着屁股,鬼哭狼嚎地窜上了河岸。

    双腿间那条玩意儿,早已经吓得*。

    “鬼呀,鬼呀,不要找我做替身——”牛二蛋丢下柳杏儿,迅速消失在了地平线的边缘。

    柳杏儿惊喜交加地睁开眼,见牛二蛋吓跑了,不禁松了口气。可是当“鬼”这个字眼冒出来时,又惊恐地打了一个激灵。

    “啊!”

    柳杏儿往河里一看,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杏眼圆睁,几乎吓瘫在了那里。

    只见一具男尸半浮在河水中,裸露出惨白的后背,枯草般的头发在水中随波逐流,黑乎乎的后脑勺几乎碰到了她的脚踝。

    “死死人?”

    柳杏儿从来没有见过死尸,此时他离自己是那么的近。浮肿惨白的肌肤在清水的衬托下,看着十分渗人。柳杏儿既震撼又恐惧,僵硬地坐在那里,心脏狂跳不止。

    过了二三秒,柳杏儿才从大青石上跳起来,连衣服也顾不得穿,赤裸着身子跑上了河岸。

    她躲在一棵杨柳后面,像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一样,心惊胆战地望着河水中那具男尸。

    “救命,救命——”

    那具男尸的脑袋撞在了青石上,身体突然动了一下,发出一阵微弱的呼喊声。紧接着,他摇摇晃晃似乎想站起来。但随后又扑到在水中,一动也不动了。

    “喂,你是人是鬼呀?”

    柳杏儿朝他喊话。等了一会,不见那人有反应,又捡了一块小石头,投在了他的后背上。

    柳杏儿犹豫着要不要喊人过来,可是又怕等久了这人会溺死。呆了几分钟,她心惊肉跳地跑到大青石后面,迅速扯过衣服。穿好之后,跳进河水中,吃力地将那个男人从河里托了出来。

    当柳杏儿看清他的面目时,突然呆住了。

   周淑芬也没催她,床上的男人喝了姜汤之后,脸上已经有了血色。

     

         怪不得女儿看了他会动心,只见这小伙子眉清目秀,鼻梁高挺,肌肤白里透红,就像画里的善财童子似的。

     

         这么俊俏的小伙子,别说桃花村了,就是整个县城都挑不出几个。

     

         周淑芬笑眯眯地看着女儿。还别说,女儿跟他还真的挺般配的。

     

         正在这时,床上的男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声。接着,他的眼珠子转了两下,虚弱地睁开了眼。

     

         “呀,他醒了!”柳杏儿赶紧凑过去:“你好了?感觉怎么样?”

     

         “你,你是——”男人迷茫地望着柳杏儿圣洁的脸庞:“你是仙女?我我已经死了吗?这里是天堂吗?”

     

         柳杏儿像吃了棵棒棒糖一样,心里喜滋滋的,红着脸说道:“傻瓜,你没死。这里是桃花村,是我们救了你!”

     

         男人“哦”了一声,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哪知身体像散了架,全身酸麻无力,根本使不上劲。柳杏儿搀扶住他,将他拉靠在后面的床头上,又在他后背垫了只枕头。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啊?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掉进河里的?”周淑芬连珠炮地问道。

     

         就像小学生解答高深的算数题似的,这个年轻人皱着眉头苦思良久,脑中却一片空白,啥也记不起来了。

     

         “我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谁?——”男人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一把抓住柳杏儿的手腕:“你们告诉我,我是谁呀,哎呀,头好痛——”

     

         他痛苦地抱住了脑袋,嘴里哀嚎着,模样又可怜又凄惨。

     

         可怜的娃,看来他是失忆了!

     

         “妈,他怎么了?他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柳杏儿心肠软,难过的泪水都快涌出来了。

     

         听到这里,一直躲在门口不敢靠近的柳老憨突然眼睛一亮,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项链和手表,琢磨了一会,嘿嘿笑着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柳老憨貌似关心地问道。

     

         年轻人悲痛地摇摇头,他根本不敢想,一想脑仁就疼。

     

         “其实,我知道你是谁!”柳老憨脱口而出道。

     

         “啊!”小伙子立即抬起头,惊喜地问:“我是谁,快告诉我!”

     

         柳杏儿和周淑珍都哑然地望着柳老憨。

     

         “爸,你怎么会——”

     

         “你叫柳水生,是我的小儿子——”柳老憨打断女儿的话,指着老伴,信誓旦旦地说:“这是你妈,那个是你三姐——哦,对了,你还有两个姐姐,她们已经嫁人了——”

     

         柳老憨喷着唾沫星子,把柳家三代,从他的爷爷辈算起,一直讲到了家里养的那头马驴——

     

         柳杏儿和周淑芬听得目瞪口呆。

     

         年轻人刚开始锁着眉头,还有些信将疑,直到柳老憨如数家珍讲到他三岁尿床的破事起,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半个小时之后,这个苦逼的落水儿,终于接受了自己就是柳水生的事实。

     

         失记的脑袋如同一张白纸,你在上面画什么,上面就会印上什么样的记忆。再加上“柳水生”此时头痛欲裂,根本就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柳老憨白白地捡了个便宜儿子。

     

         “可是——”帅哥疑惑地看了看屋内的摆设,然后又看看眼前的三人——渐渐地,他开始有些了印象——小时候看的农村电视剧,这一刻,在他的脑子里发挥了作用。

     

         “爹?妈?我——”帅哥仍然有些迷茫:“为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可怜的娃儿!”柳老憨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昨晚你发高烧,把脑子给烧坏了。慢慢想吧,总会想起来的!”

     

         周淑芬实在听不下去了,将柳老憨扯出了门外,压低声音道:“老不死的,你疯了,干嘛说他是咱儿子,这不是骗人家吗?要是他记起来怎么办?”

     

         柳老憨翻了翻白眼:“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个球!认他做儿子,对咱家只有好处没坏处!”

     

         “什么意思?”周淑珍不解地问。

     

         “你想啊,咱家又没儿子,丫头终究是外家的人,等她们全都出了嫁,以后谁给咱们养老送终?”柳老憨越想越美,乐呵呵地说道:“他现在啥也记不起来了,这不正好让咱们捡个便宜儿子吗?地里的活儿也多个帮手,两全其美的好事啊。”

     

         周淑珍摇摇头:“不行,咱们不能昧着良心这么干,这是要糟报应的!”

     

         “我这是做好事!”柳老憨两眼一瞪:“他现在连自己叫啥都不知道,身上连个身份证都没有,你说能把他送哪儿去?”

     

         “可是,他总有一天会记起来的呀!”周淑珍说。

     

         “记起来更好!”柳老憨呵呵笑道:“这小子穿金戴银,一看就有钱人。咱们把他给救了,还养得白白胖胖的,以后还能亏了咱?”

     

         “你呀,真是老狐狸回门——精到家了!”周淑珍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对夫妇在门外打着无意算盘,而屋内,“柳水生”和柳杏儿,却在大眼瞪小眼

     

         柳杏儿立在床边,捏着衣角,嘴唇蠕动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觉得父亲不应该骗他,可是一想到他如果做了自己弟弟,就会生活在桃花村,芳心中又有种莫名的欢喜和期待。

     

         “那个——”柳水生望着这个美得像天仙的女孩子,生硬地叫道:“三三姐,我,我饿了!”

     

         “啊?”柳杏儿的芳心噗通通地乱跳,心慌意乱地应道:“我马上给你做饭去!”

     

         说完,像逃命似的,转身冲出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柳老憨。

     

         “丫头,你干嘛去!”柳老憨见她红着脸,很奇怪地问道。

     

         “他,他饿了,我做饭去!”柳杏儿慌乱地回了一句,撒腿便跑了。

     

         “给他下碗面条,扔几根青菜就行了!”柳老憨在后面喊道。

     

         “知道了!”

     

         来到厨房,柳杏儿手脚麻利地往锅里倒了一瓢水,然后点着一捧稻草,扔进了灶炉里。

“吃饱了吗?吃饱了跟我走,带你去看你住的地方!”柳老憨将这个便宜儿子拽出了房间。

     

         柳杏儿不好意思跟过去,脸红耳赤地拉住了母亲:“妈,爸真的要让他住在咱家吗?”

     

         “你爸是财迷心窍,先由着他吧!走,跟过去看看。”二人也走出了房间。

     

         此时夜色以深,院子中静悄悄的,蛐蛐在篱笆下的草丛中欢快地唱着歌,圆月在乌云中时隐时现,乡村的夜景,美得就像插图画中的世界。

     

         柳水生呼吸着带着泥土清香的空气,清风拂面,感觉惬意极了。

     

         “儿子,以后你就睡在这里!”柳老憨指着一个散发着恶臭的窝棚说道。

     

         柳水生眨眨眼。

     

         牛棚?不,是驴棚。

     

         好像在欢迎新来的邻居,那头牛犊般大的毛驴朝柳水生呲了下牙,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驴棚里吊着一盏晕黄的灯,数不清的蚊虫围着灯泡飞来飞去,角落里堆着高高的枯草,旁边还摊着一堆黏糊糊,像小坟丘似的——驴粪。

     

         柳水生突然间很想吐。

     

         “爸,这这是我的房间?”柳水生看着黑压压的蚊子,身上一阵恶寒。

     

         农村不是都重男轻女吗?为什么自己这个儿子,会住在驴棚里?

     

         “是的,你以前一直都是睡在这里。”柳老憨露出童叟无欺,无比坚定的眼神。

     

         “那些蚊子——”

     

         “这里的蚊子不咬人!好了,别说了,赶紧睡吧。一会我让你妈拿条毛毯过来——”柳老憨不去看他欲哭无泪的眼神,背着双手,踏踏地进屋了。

     

         很快,屋里便传来了争吵声。

     

         “老头子,这可不行啊,小伙子身体还没好,你让他睡那里,这不是作践人吗?”周淑芬语气中带着三分火气。

     

         “爸,你太过份了,怎么能让他睡在驴棚里,那是人住的地方吗?”柳杏儿气乎乎地说。

     

         “吵什么吵!”柳老憨比她们还来气,跳脚叫道:“你以为我想让他睡驴棚,可是不让他睡驴棚,睡哪?杏儿房间?她还是黄花大闺女,传出去,她还有脸嫁人不——”

     

         争吵声持续了多久,柳水生不清楚。因为他实在太困了,人往草堆上一躺,眼睛就睁不开了。

     

         那些蚊子,就像战斗机群一样,急先恐地开始空降——

     

         “造孽啊,造孽啊——”周淑芬不忍去看他身上大大小小的红疹子,在他身上盖了条毛毯,摇头叹息地走了。

     

         良久之后,夜更深了,房间里的争吵声也消失了,连草丛里的蛐蛐也睡着了。只有那头小毛驴还在欢快地咀嚼着稻草,偶尔扭过头,瞅一眼蜷缩在草堆上的柳水生。

     

         “吱呀!”一个玲珑的身影推开门,在夜色中,悄悄地向驴棚走去。

     

         “喂,醒醒l醒醒!”柳杏儿顿下身子,将柳水生不依不饶地推醒了。

     

         “三姐?”柳水生揉了揉眼睛:“什么事啊?

     

         “别睡在这里了,跟我走!”

     

         “去哪啊?”

     

         柳杏儿也不答话,牵着着他手,将他拉进了自己的闺房中。

     

         “以后等爸睡着了,你就睡在这里——”房间里,柳杏儿悄悄地向他嘱咐着:“还有,以后不要叫我三姐,叫我杏儿姐吧——”

     

         “杏儿姐!”

     

         “嗯,睡吧!”

     

         “啪!”

     

         灯光灭了,院子里恢复了平静。

     

         时光飞逝,令人恐怖的三伏天如约而至,柳水生在桃花村扎根落户,成了这里的一员。

     

         自从这个男劳力的加入,柳老憨可就轻闲多了。

     

         柳水生白皙的肌肤晒成了紫红色,每当他抗着锄头、赤着肌肉健硕的上身从村头经过时,那些闲得嘴痒13痒的老娘们小媳妇们,眼睛里几乎要喷火。

     

         柳水生虽然人看着呆呆的,但嘴皮子却像摸了油,婶婶嫂子地乱叫。骨子里的风流本性,让他在这个美女如云的村子里如鱼得水。半个月的时间,就跟这群小媳妇们厮混熟了。

     

         桃花村名副其实,这里的女人,不论长相如何,皮肤都是个顶个的水嫩。

     

         就连那些三十四岁生过孩子的婶子们,眼睛也是水洼洼的,丰乳肥臀,从里到外透着一股闷@骚气。

     

         柳水生虽然失忆,但男人的本能却没丧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睛也不老实了。在与这些村妇闲聊时,目光总会控制不住地在她们雪白的奶@子、肥美的屁股上留恋。

     

         村里的女人都没有戴乳罩的习惯,而且一旦结婚后,都会放得非常开。有时候还会当着别家男人的面,撩开衣襟,正大光明地给孩子喂奶。

     

         那一对对白花花的奶@子,让柳水生好几次都夜不能昧。

     

         这天从地里下工之后,柳水生经过村头的小卖铺,突然想起柳杏儿昨晚嘱咐他要买一包驱蚊香。

     

         他赤裸着上身,哼着小调,走进了小卖铺中。

     

         小店老板娘此时正坐在门口的小马扎上磕瓜子,看到柳水生走过来,马上扔掉瓜子皮热情地打招呼:“呀,是水生啊,要买点啥?”

     

         这个老板娘名叫郑玉花,是村长柳长贵的女人。身材娇小玲珑,但身上的胸器却一点也不小。

     

         她今年三十一岁,比村长柳长贵整整小了八岁。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每当柳水生从小卖铺前经过时,郑玉花总会叫住他,借着各种由头和他搭上几句话。有时候还会偷偷地塞给他一些好吃的。

     

         柳水生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睛就像两团火,每次和他聊天时,就好像要把他整个吞进肚子里去似的。

     

         可能是生活条件比较优越,在村里的女人中,她是比较会打扮自己的。

“水生,你喜欢婶子的腿不?婶子让你摸,你敢摸不?”郑玉花看着柳水生胸前强健的肌肉,幻想着被他抚摸全身的感觉,双腿间竟然有些痉挛般的快感。

     

         “嘿嘿,有啥不敢的!”柳水生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婶儿,其实我早就想摸你了。我喜欢你的腿!”

     

         “小色鬼,跟婶子过来吧!”郑玉花心里瘙痒难耐,拉着他的手,将他扯到了店铺里面。

     

         二人来到一个货架后面,郑玉花像发情的母狗般,急吼吼地就抱住了柳水生,将他用力地顶在了货架后面:“水生,亲,亲婶子!婶子喜欢死你了——”

     

         说着,两瓣肥厚的嘴唇,喘息着,在柳水生脸上疯狂地亲吻起来。

     

         这一天,郑玉花已经等了太久了,有时候做梦都在和柳水生交融。今天终于抱到了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那种刺激感,让她差点哭出来。

     

         “婶儿,我想摸你的腿!”柳水生推开了粘在他身上的郑玉花。

     

         不知为什么,柳水生不喜欢和女人亲嘴。他只对女人的屁股和大腿感兴趣。

     

         郑玉花长得虽然也有几分姿色,但跟柳杏儿根本没法比。看久了柳杏儿仙女般的脸,其她女人的脸就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行,婶子让你摸腿!”郑玉花的男人快回家了,今天是肯定干不成的。

     

         反正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个男人迟早是自己的,她不急。

     

         郑玉花从货架底下抽出一条包装袋,铺在了地上,然后坐上去。

     

         她啥矜持心也不要了,背靠在货架上,把裙子撂到腰间,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完*露出来。摆出一付任他采摘的模样,道:“水生,快摸吧,婶子的腿是你的,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郑玉花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美,反正村里人都知道柳水生是个傻子。就算被人发现了,也可以把责任全都推给他。自己就说是被他给qiangjian的,一个傻子什么事干不出来呀。

     

         柳水生可不傻,而且比猴子还精呢。但为什么他要装傻子呢?因为他发现,当傻子有当傻子的好处。如果换成正常人,郑玉花怎么能可引诱他呢,嘿嘿!

     

         看着郑玉花的发骚样,柳水生激动心脏“砰砰”乱跳。然后跪在她的身前,直接抱起她的一条腿放在了自己怀里把玩起来。

     

         他又亲又摸,惹得郑玉花一个劲地咯咯娇笑。

     

         柳水生心中一阵感叹,这个女人的皮肤太光滑了,摸起来就像绸缎一样,散发着玉器般的光泽。这么近距离观察,大腿上竟然都找不到一根汗毛孔,感觉就像一件美轮美奂的工艺品。

     

         “水生,别别光只摸腿,摸摸婶子的胸——”郑玉花被他亲摸得有点抗不住了,自己隔着衣服就揉搓起来。

     

         柳水生听话地将手掌插入了她的衣襟中,由于生过孩子,郑玉花的胸早已经失去了弹性,有些下垂,软绵绵的,但可以变换出各种形状。

     

         “哦!”郑玉花紧咬着牙关,全身*难忍,屁股不停地扭来扭去。

     

         “水生,婶子受不了了,你睡了我吧!”郑玉花一把抓住柳水生的东西,瘙痒难耐地说道。

     

         “玉花婶,我不敢,村长会打我的!”柳水生很害怕地说。

     

         在桃花村生活了半个月,从街坊邻居的嘴中,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柳老憨的亲生儿子。但他本名叫什么,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还是回想不起来。

     

         只是脑子里会经常性地闪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那是一些关于公路、黑色跑车、速度的画面。

     

         好像是自己与人飙车,跑车突然失控,连人带车一起掉进了悬崖里——每当想到这些,他的脑袋就像被针捅一样,疼的要命。

     

         柳水生似乎是个天生的乐观主义者,既然想不起来他就不去想。能不能回到从前的生活,他也一点不在意。

     

         在桃花村多好啊,山清水秀,美女成群,晚上还能偷看柳杏儿洗澡,这种生活就是神仙也不换啊。

     

         自从知道自己不是柳老憨亲生儿子之后,柳水生就竖立了一个远大但很卑鄙的理想,他要把柳杏儿给“日”了这个字,他是从那些无赖村汉嘴里听来的。当然,如果其她村妇投怀送抱,他也会来者不据的。

     

         “放心吧,他不会打你的,你要跟婶子睡了,婶子给你糖果吃怎么样?”郑玉花循循善诱道。她也知道在这里做太危险,可是她实在受不了了,只要能跟柳水生睡一次,就是折十年寿都成。

     

         还在柳水生弯着脑袋为难间,郑玉花已经破不急待地撑起身子,将手伸进裙底中,把湿漉漉的白裤头退到了脚踝上。

     

         柳水生虽然色胆包天,但也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柳长贵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在桃花村就呆不下去了。当然,他不怕村长,只是害怕会被赶出桃花村,那样就“日”不成柳杏儿了。

     

         可是当郑玉花将雪白的下半身,展露在他面前时,柳水生有点克制不住了。

     

         “水生,别楞着了,快点,等会就该有人过来买东西了!”郑玉花主动脱起了柳水生的裤子。

     

         柳水生就穿了一条宽大的花裤头,脱起来十分方便。

     

         郑玉花只往下一拉,柳水生怒目狰狞的玩意就跳了出来。

     

         “哎呀!”郑玉花惊呼出声,不可思议地说:“水生,你个玩意儿可真大,比你叔的大多了!”

     

         柳水生嘿嘿一笑,任由郑玉花自己摸弄起来。

     

         “你这个小色鬼,想让婶子自己弄啊?”郑玉花推了他一下:“那你躺下来,让婶子服务你。很舒服的,你试了就知道了!”

     

         “哦!”

     

         柳水生听话地翻了个身,双手撑地,撅着玩意,躺在下去。

     

         郑玉花岔开双腿,骑马似的,跨坐在了他的肚皮上。

     

         “玉花婶,你奶@子可真大啊!”柳水生从下面托起她下垂的奶@子,像和面一样揉搓着。

     

         郑玉花涨红着脸不说话,微微抬高屁股,扶着柳水生的东西,对准目标,缓缓沉下去。

   郑玉花慌忙把手抽了出来,惊得面无血色:“你长贵叔回来了,快起来,明天晚上我在村头的小树林里等你,你吃过饭去找我。”

     

         “好好。”柳水生也有些害怕,点头如捣蒜地应承着。

     

         二人站起来穿衣服,都是只脱掉了秀头,往屁股上一提完事,谁也看不出来什么。

     

         “玉花,你在干嘛呢?怎么不看着店,被人偷了杂整?”柳长贵迈着八字步,醉醺醺地走了进来。

     

         “喊啥喊,我这不是正给水生找蚊香呢么!”郑玉花手里拿着蚊香,和柳水生从货架后面转了出来。

     

         她故意当着柳长贵的面,把蚊香交给了柳水生。

     

         “是水生啊,怎么老憨那货舍得让你买蚊香了?是杏儿那丫头给你的钱吧!”柳长贵拿牙签剔着牙,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听说你爹天天晚上让你睡驴棚?啧啧,到底不是亲生的啊。你天天为他下地干活,就是以前的地主老财也不能这么虐待你啊,真不是个玩意——”

     

         柳水生的身世,已经成了桃花村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都说柳老憨踩了狗屎运,不知从哪里捡回来一个傻儿子。不用生,不用养,就凭空多了一个劳动力,而且还能养老送终,村民们哪能不羡慕啊。

     

         有些人的心眼就是不行,你说人家骗了个傻儿子关你什么事,可他们就是看不惯。每次看到柳水生,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透漏自己的身世。

     

         但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柳水生确实是个傻子,不管他们怎么说,这家伙就会咧嘴傻笑。整天对着柳老憨爹爹的叫,简直比自己的亲闺女叫的都甜。

     

         “谁说水生不是柳老憨亲生的,就你话多呢。”郑玉花生气了,将柳长贵拉进了店里:“你今天又去哪里喝马尿了?赶紧回屋睡觉去!”然后又对柳水生说:“水生,你叔跟你开玩笑呢,你就是柳老憨的亲儿子。今天你叔说的话,你可不能对你爹讲啊!”

     

         “嘿嘿,叔,婶,那我走了啊!”柳水生咧嘴一笑,拿着蚊香回家了。

     

         柳长贵盯着他的背影啐道:“真是个傻东西,白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以后他再来买蚊香,就多收他一块钱!”

     

         “要收你去收,这种缺德事我可干不出!”郑玉花想起方才的事,心理突然又瘙痒起来。

     

         早知道就让他今晚去小树林里了,还得等一晚上,实在难熬啊。

     

         柳长贵瞅了她一眼,见她一直望着柳水生,脸蛋红红的,眼神似乎也有些不对头。

     

         郑玉花只有在发情,或者和想跟他干活的时候才会这样。

     

         柳长贵琢磨了一下,这才想起,刚才他们俩个从店铺里出来的时候,柳水生可是光着上身的。

     

         “人都走远了,看啥看?”柳长贵不乐意了,瞪着她道:“你不会是觉得他长得好看,就看上这个傻小子了吧?哼,你看上也没用,他一个傻蛋,懂个球?你就是脱光了衣服,他都不知道要干嘛!”

     

         “放你娘的臭屁!”郑玉花被他猜到了心思,老羞成怒道:“我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傻子m算我看上他,也是被你逼的,你都多少天没碰我了?”

     

         一听这话,柳长贵再也摆不出威风了,像焉吧了的茄子似的,苦着脸说:“这几天不是忙吗。今晚,今晚一定向你交公粮!”

     

         “这可是你说的,晚上别又装睡。”郑玉花很妩媚地笑了起来。

     

         她已经被柳水生弄出了情欲,心里实在想的很。虽然柳长贵那玩意不行,时间也短,最起码可以解一解燃眉之急吧。

     

         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柳水生还是听到了。心中暗骂,操,这老东西心眼这么坏呢,看我明天不*你的女人!

     

         想到郑玉花那两肉乎乎的大白腿,柳水生心中一阵荡漾,真想现在就把它们抗在肩膀上,那感觉一定很爽吧。

     

         因为快吃晚饭了,柳水生脚步丛丛,哼着小调向家里走去。但在走到一个大麦垛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哭喊和叫骂声。

     

         “郭大兴,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捞,干嘛抢俺的鱼啊——”

     

         “老子就抢了,你怎么着吧?以后你捞一次我抢一次,哈哈!”

     

         柳水生停下脚步听了一会,然后绕到了麦垛后面瞅了一眼。

     

         只见三个本村的泼皮,正在麦垛后面欺负一个小青年。

     

         在桃花村呆了半个来月,村里的老少爷们,柳水生认识的也差不多了。

     

         这个小青年名叫柳小正,是村医柳有才的独生子。人虽然长得端端正正,但有点缺心眼,村里的一些泼皮无赖就喜欢斗他玩。

     

         柳小正此时被一个小平头骑在屁股下,黝黑的脸蛋上布满了灰尘和眼泪,怀里还紧紧地抓着一只竹篓。几条大青鱼在里面生龙活虎地蹦跶着,每一条都有半斤来重。

     

         “你他妈的松手,听到没有,不松手打你啦!”小平头抢不过柳小正,于是挥舞着拳头对他威胁道。

     

         另外两个小青年则趁机去抓柳小正手里的竹篓。

     

         眼看自己的劳动果实马上就被抢走,柳小正扯着嗓子嚎叫起来:“爹啊,郭大兴又欺负我了,你快来帮忙啊!”

     

         那两个同伙合力将柳小正手里的竹篓抢了过去,把里面的鱼全倒在了地上。这些鱼都是刚钓上来的,滑不溜秋可不好抓。二人又是捂又是拍打,累得满头大汗。

     

         “你们两个笨蛋,连条鱼都抓不住,撞死算了!”郭大兴怕等会有村民过来,见两个同伙笨手笨脚的,忍不住骂道。

     

         两个同伙急了,手脚并用,拿脚往鱼身上乱踹。几脚下去,大青鱼就不动弹了。二人一手拎一个,咧着嘴,大获全胜地叫道:“大兴哥,行了,赶紧跑吧!”

     

         “还我的鱼,还我的鱼——”柳小正抱住郭大兴的大腿,死活不让他走。

     

         这个郭大兴是桃花村有名的二愣子,十年前,他的爹妈上山砍柴,被泥石流给冲走了,这些年一直和七十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郭大兴小学没毕业,因为砸学校的玻璃被开除了。这家伙也不下地干活,整天领着一帮游手好闲的家伙,在村子里瞎混,就靠偷鸡摸狗为生。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一提起他,脑仁都发疼。

     

         “二杆子,小壮你们两个看傻了,快点把他的手给掰开!”郭大兴被柳小正抱住了大腿,怎么也扯不开,急得他大叫道。

     

         两个家伙手里都拎着鱼,没办法腾出手来,准备拿脚去踹柳小正。

     

         看到这里,柳水生再也忍不下去了,大喝了一声:“嘿,给我他妈的住手!”


识别以下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