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楞严讲解】(71)改变别人不如改变自己

河南觉正净文化菩提禅堂 2018-06-21 20:08:52

楞严经》同分妄见 别业妄见-04



楞严经》同分妄见 别业妄见-05



楞严经》同分妄见 别业妄见-06




慧律法师《大佛顶首楞严经》讲座视频:同分妄见别业妄见 04


佛告诉你这个是不能控制的,只有避开来而已,没有任何的办法,欲来须避,如避火炕。在佛的比喻:你可以带领千军万马、百万大军,你就是破不了女色,因为它是本能;饮食跟男女它是本能啊,无量劫来的生死,它像滔滔江河、大海一样的,你要堵,你怎么堵得住?所以,要用疏导的。譬如说男女,晚餐不吃,吃少一点,让它不要这么体力,多服务人群,多为常住,然后多付出一点爱心,多做一点慈善事业。把我们的爱心一直发挥,把我们男女的欲望,一直把它为常住,把它体力发挥出来,把它升华,能够帮助无量无边的众生,我们有这个动能,这是很正常的;这个是推动人类的能力,因为他有这个能力;但是,问题是你会不会转化它?所以,谈到这个男女,它不是说很害臊的事情,你就是本能,天生的,你胃不吃东西,它一定会死,这个就是本能;长大了,它自然就会繁衍后代,这个就是本能,没有办法控制的!

所以,你必须用理性来舒缓,饮食,我们控制饮食,早餐要饱,午餐要少,晚餐不吃也很好,控制一下饮食。好!那么,我们如果有男女强烈的欲望,那你想想看,如果我们没有繁衍后代的本能,那你看,为什么要举办一个结婚?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破。好!讲这个不是害臊、羞耻的事情,我们要懂得转化,没关系,转化的意思就是:譬如说我保持单身,我远离男女;或者是包含吃少一点,欲望它就会少,体力够用就行。如果我有体力,我为常住做事情、为一切众生做事情,我送法宝,乃到于我服务社会,我照顾弱势团体,或者亲自做公共来福利人间,他把这个体力一直升华,久了,他就会忘记了,就慢慢慢慢的下降。是不是?这个就对了!

你问一个人说:你有没有男女的念头?除了证阿罗汉果才证到无生,要是凡夫,他就一定在缘起法里面会有贪、瞋、痴,一定的道理。所以,这个叫做非理性,饮食、男女,它不是理性的东西,意思就是:你完全没有办法控制它。所以,有办法让它慢慢的转化,这个就对了!当处发生,就是真心被拿来妄用,因为起妄而发生。[则合外道所计],则合,就变成了外道,[所计]就是所主张的看法。[时生]、就是因为时间而生。[方生][]就是空间,因为空间而生。[梵天生]、大梵天而生,[神我生],认为有一个神我而生的,这个我们前面都讲过。[究竟实非时、方、梵天、神我而生]。绝对不是![前云]:前面所说的,[诸法所生,唯心所现。]三藏十二部经典,统统在这八个字,你注意听诸法就是缘起,只要是缘起法所生的一切法,都是生灭、都是败坏、都是性空,所以,会归到最后,其实是心所显现出来的,缘起法显现在你的心性当中,心性但莫住着,即得;着,就变成妄。

三藏十二部经典的修行,就是《金刚经》里面讲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诸位!应当无所执着,而生清净心,为什么无所执着?因为万法都是缘起;万法都是生灭;万法都是刹那生刹那灭;万法都是无常;万法都是不可得;万法都是短暂的;万法都是败坏之相;万法都是必死相;万法都是一切——生灭,刹那回归到最终究点,就是生灭,生灭就是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所以,诸法所生,就是一切有为法,所生的,其实都不可得,都是缘起,都是空性,唯心所现。所以,若人欲了知,十方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就是这个道理。注重你的心性的独立性,破掉能所,不要引起意识心,不要随着外境所转,这个就是真正修行人[心外本来无法,岂离真理耶]

[例彼身界,若离妄见别有,则此身界,应非妄见所见,云何必有妄见之众生,方见根身器界耶]这段解释一下:譬如说根身还有器界,如果离开了妄见而有吗?那么,这个身界应当就不是妄见所见的了?为什么叫做妄?加一层强烈的执着认同,死执不放,一切众生相是真,一切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是真,不知道那是缘起、假。云何必有妄见之众生,才见到根身、器界呢?所以,这个世间,是一大幻妄的缘起,禅宗讲:无一法非幻,禅宗这一句就解决了!人生、宇宙、无一法非幻,在这人生、宇宙当中,没有一法不是幻,一个颗粒微尘是幻;一朵花是幻;一棵树是幻;一座山是幻;日月星辰无所不幻,幻无实性;幻无实性,不着就是真性。

[《起信论》云:以依能见故,境界妄现];因为依能见,境界就妄现。[若离能见,则无境界]这一句特别重要!如果你能够放下那个妄见,就没有一切境界,境界本空。所以,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问题,你如果找到了根源,原来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心性的问题,那么,调整自己的心就是修行。聪明的人绝对不会为愚痴的众生而苦恼、而瞋恨。以前早上来的时候,像我们今天,101外面排了很多结缘的书,以前都没有控制,书全部被搬光光!有一个妇人差不多五十岁,反应不是很快,我下来的时候,搬了一堆,从这里要搬,我问她:你搬这个要去哪里?我要替你去发,给跟人家结缘。我说:不用了,拿一本就好。所以,书放在这不一定真的渡众生,会不会给你拿去卖呢?让众生造业呢?这不需要钱?这是十方众生的血汗钱,如果你拿那个结缘品真的去看,没有话讲;她来,拿了一堆!还有的佛弟子也没什么良心,那个佛像、烂了的经典、破旧的、老旧的,他不要的,一堆给你搁在那儿,他没办法处理,他不要还外道的,统统来就给你放着!我们开这个结缘柜,本来是一种慈悲心;可是,他就不会体谅我们,他就利用这个结缘柜造业!要看,请一本回去,我们目的是这样,度众生;可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情。我叫她放下,她马上就变脸,要生气了,好象要跟我吵架一样,我就这样子看着她,看她好象要生气,我就没有反应。菩萨!放下来,后来也是气愤得要走了;我帮我发还不好?我说:不用了!要的请他来请,菩萨!我很慈悲,笑嘻嘻的跟她讲:要的人,请他来请就好,我们这个多少钱印的,你一次搬光光!我看了好几次,难过!对不对?所以,慈悲心就会被人家利用,真的!看了很难过。我们知道,这是心的问题。[是则身界,岂离见耶?二审难即离竟]。我们这个身界,怎么有办法离开这个见性呢?

[未三详示妄因经文[是故当知:色实在灯;见病为影;影、见俱眚,见眚非病,终不应言:是灯是见;于是中有非灯非见]。 现在开示,详示这个妄因,是故你应当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圆影之五色,这个色实在是灯,就是灯,见病为影,是因为眼睛有红热病的见性之病,才看到了这个光影,这个光影、圆影跟能见俱眚,[]就是皆因,[皆因]眚,就是眼病。问题出在哪里?再解释一遍:我们应当知道,圆影的五色问题是出在哪里?出在灯,色其实是在灯。而这个灯,是因为有了见病,才看到这个影子,这个无论是五色的圆影,还有能见的见性,问题统统是出在有毛病的眼睛,俱眚。见眚非病,如果真正的见到了问题,如果真见见到了眚病;见眚就是真见,见到了眚病,眼睛好了,见到了眚的问题,见眚就非病了。见眚就是说问题解决了,你见到了病眼,找到了病因,眼睛就没毛病了,就是非病了,就不是病眼了,终不应言,不要一直在讲说:到底是灯产生那个五重圆影?还是见性产生五重圆影。因为那个圆影本身是幻、是不实在、是缘起幻化出来的。

我们五根身、五尘境、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它就是幻,它就是缘起的妄,在缘起的空性里面一直讨论,就变上妄上加妄。所以,没有学佛,生命完全失去意义,就是这个道理,叫做头上安头,妄上加妄,就一直要找到那个快乐;事实上没有快乐,这个世间哪有真正的快乐?我们因为妄执、妄求、妄上加妄,一直相要追求那个快乐,结果就更糟糕,一直造恶,一直想要解决我们内在里面的苦恼。譬如说:想签大家乐、中六合彩,就愈签愈多,一直都没中,本来想要得到一点财产,愈糟糕!好!交一个男朋友、女朋友,本来是想要说得到一个依靠;这个有时候,有的人当然是有;有时候就更糟糕,变成他依靠你!一辈子你都要养他,他也没志气,本来要找一个依靠,结果他全部靠你,这个很难讲的,本来是要找快乐,结果更痛苦!

这个世间就是两面体的,就是妄上一直加妄,想要解决痛苦,却找不到解决痛苦的那个原因是什么?痛苦的原因就是妄,妄就是要放下。所以,你要少欲无为,身心自在,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少欲无为的人,他会慢慢的快乐?学佛的人,如果没有愈学愈快乐,而愈学愈苦恼,那么,你走错路了!所以,我们真正见到了眼睛的毛病,那么,离于眼睛的眼病,那么,正常的眼睛就非病了,不要一直讲说:这个五色的圆光、圆影,是灯所出现的?还是见性所出现的?于是中,又转另外一个,于是中的意思是:在这个是灯是见,又转另外一种角度说;另外又有非灯非见,[]就是离,或者是离灯而有、离见而有。

再讲一遍:五色的圆影,本身就是妄,不应当说这个妄是灯来的、是见性而来的;更不应该转向另外一个说:离灯而有,或者是离见而有,[]就是即,[]就是离,讲即灯即见是错;讲离灯离见也是错,因为没有可以讨论的,那是眼睛有毛病所现出来的幻相。意思就是说:一切众生卡住一念的无明,山河大地、根身、器界、日月星辰,无一法不是妄,不需要去讨论,不需要去追求,放下就是;如果你一直在追求,问题出在哪里,这个问题还是问题,问题就是出在妄,妄本无因,放下就是。

[此正示妄因。见病二字即妄因]问题出在哪里?就是你见性有毛病,见性有毛病就是知见立知、头上安头。[是故者,承上非即灯即见,非离灯离见之故]也不能说:即灯即见,[]就是不能说,也不可以说:离灯离见之故。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不能说那个五重的圆影,就是灯所引起的、就是见所引起的;也不能说:离灯、离见而有五重圆影。[当知者:应当起智观察,若以净眼观灯,只有光明,并无圆影]所以,圆影就是增加不必要的圆影,只有光明是正常的。灯只有光明,而圆影就是多出来的,是幻化出来的,并无圆影。[今此圆影,究从何来?观察之后,乃知因目有赤眚之故]眼睛出问题了。[则能见之见成病,致所见之光有影,色(即五色)实在于灯]这个五色光影,实在在灯。[非灯不现故][见因病为影,非病无影故。上句色实在灯,合上非离灯非即见]不能离开灯,那当然就是灯了;非即见,不可以说就是见性。[下句见病为影,合上非离见],非离见就是见。[非即灯],也不能说是灯。[究之此影虽不离灯,原非即灯之影,皆由见病所成;纵不离见,亦非即见之影]也不是见性的影子,见性本来就没有影,正常的见性哪里有影?[都缘][]就是因为,都因为[眚翳为咎]。诸位!问题就是在这个地方,我们本性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哪里?出在一念无明,就是这个道理。

[影见俱眚者:灯影与见病俱因目眚之故]都是因为眼睛出了毛病之故,[非但所见灯影,是赤眚所生,即能见见病,亦赤眚所成]这个[]是指颠倒、分别、执着、无明。[以见非眚而不病],这见性,没有眼睛赤红热病,它就不会生病。[灯非眚而无影],灯,如果不是眼睛有毛病,就不会现出圆影。[故合影与见,同是眚为过咎],就是统统出在红热病的眼睛的问题。[故曰:影、见俱眚]影子和这个见性出问题,都是因为眼睛产生了红热病。[见眚非病者:此见是真见,不堕在眚妄之中,故能见于眚。既能见眚,即已离眚,如人既已觉梦,即已离梦,所以非病]这个就不是病。[正由有此无病见体,故前云:见见非见]。当真见见到了妄见,真见就不是妄见,叫见见非见,这个已经解释过好几次了。

[终不应(平声)言下],总是不能一直讲说。[诫止之辞]告诫你,应当要停止。[诫人妄情计度]。诸位!这[妄情]两个字,就是一切生死的根本,虚妄的一种情执,莫明其妙的起情执,计度就是到处执着,处处执着,其实处处都是真心。佛陀为了破除众生的执着,告诉你: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是,当我们开发出了真心以后,佛陀还有袓师大德都告诉我们:尘尘真,尘尘真,每一个尘都是真实的,尘尘尽是本来人,这个时候就变成真实,他没有妄情计度了。相相佛,相相佛,相相皆是法身佛,为什么?法身无相,毕竟空。

[既惟病影,全体无实]所以,我们在不实在的缘起法里面,你只要不迷失就好、不跟着转就好,真心就显现,不要一直去讨论它。[不应执此圆影。即灯见生,离灯见有,说即说离,皆不中理。是、非二字,即即、离二字,合例真智照真理,惟是一真法界,本无所有,如好眼观灯,本无圆影也]佛菩萨来看这个世间,本来无一物。[因一念不觉妄动,遂转本有之智光,而为能见之见分。以有见分,遂有相分,乃成根身、器界耳。故《起信论》云:以依动故能见,以依能见故,境界妄现。所谓见病为影也]见病就是意识心,直接了当就是这样,意识执着、分别心,我们看到的,只是影像而已,却把这个影像当作是真实的,意识心;意识心是妄动,却不离真心,意识心就是我们本性的影子,见病为影。见病为影。

现在把笔放下来,看这边,现在要单刀直入,让你契入一切真实的,用比喻看看你能不能体会到佛在讲什么?譬如:我左手表示清净自性,我们卡住了一层无明(法师举起左手,并用右手遮盖住左手),这个本性的光透不出去,这个比喻左手是清净自性,右手是一层无明,透不出去是用无明在看事情。那么,这个比喻并不正确,因为它是变成两种东西(右手、左手)来比喻。好!我现在用比喻(法师双手平行,十指交叉在一起),真如夹杂着无明,它是一体的来比喻,一体夹杂着来比喻。杂夹着来比喻的话,真中有妄,妄中有真来比喻,就是说:这个见性是纯一的见性;妄——见精,带有少分的妄叫做见精,那么,见精跟本性和合,就变成这个比喻,(一只手)这个是本性,(另外一只手)这个是意识心(见精),合。来看,烦恼多的时候,见精跑出来,烦恼少的时候,纯一的时候,本性显现出来。好!这个比喻也不对,为什么?纯一的见性,是没有夹杂任何妄念,妄本空,不可以卡在本性里面,本性是真,妄是虚妄,怎么可以夹杂本性,为了让你了解是这样子。

好!在底下用另外一个比喻,如水跟波的比喻,一只手表示绝对的清净自性,如果是清净自性的时候,心静如水是这样,本性(手平直不动);如果这一只手晃动,表示业识在晃动,业识停的时候,变成本性;本性晃动的时候,变成业识,象波浪一样的。这一只手也代表本性,如如不动的时候,就是这一只手(本性);如果妄动的时候,是意识心,其实是同一只手,用这样来比喻就更接近了;这样也不对,何以故?本性从来不生,哪里有妄动?本性从来不灭,哪里有妄动?这个比喻也不对。

好!我们再用电影来比喻,我们电影在放映的时候,有生、老、病、死,有的看了哈哈大笑,有的看了哭成一团,等到电影演结束的时候,发现只有一块白幕,那个白幕就比喻作本性,意识心一投射的时候,好象现出种种的苦乐忧喜、种种的戏剧,其实没有,只是一块白幕而已。当我们意识染心的时候,变成了真实性的时候,好象这个世间有生、老、病、死,好象彼此之间有真正的人际关系,事实上是没有,完全是空性。那么,这个比喻也不对,因为银幕还夹杂着影像,这个比喻也不对。

我们看到的,这个比喻就是方便说,其实是一块银幕,其实变来变去都是你的本性,你只要不随着情绪化的东西,就是如如不动的本性;这个比喻还是不对,用电影来比喻还是不对。那用什么来比喻呢?用虚空,体非群相,而不拒群相之发挥,这个比喻就一百分!虚空从来不增,从来不减;但是,不妨害你发挥,你怎么发挥,不能离开虚空,虚空就像真如不动的本性,这个比喻就完全一百分。虚空无相,就像我们的真觉是无相,本觉本明是无相;但是,绝对不妨害你的发挥,依体起用,摄用归体,这个比喻就完全正确!你好好的体悟,真空法性如虚空。

我们一定要领悟,涅槃是整个佛教的中心思想,离开了涅槃,就变为生灭的因果相。诸位!这个比喻就非常的符合佛意。我这样一层一层,一直让你去理解,清净自性,本自其然,无有生,无有灭;无有增,无有减;不是一,也不是异;没有任何的东西让你增减、生灭、来去,统统没有,唯一真如,犹如虚空。好!这个比喻就是完全正确。我已经告诉你:佛法本来就很难,你心里总是要有心理准备。我也告诉你:要成就一个大法师也很难,要精通三藏十二部经典,一定要悟明心性,才有办法讲经说法。

我再念一遍:终不应平声言下,诫止之辞,诫人妄情计度。既惟病影,全体无实,不应执此圆影。即灯见生,离灯见有,说即说离,皆不中理。是、非二字,即即、离二字,合例真智照真理,惟是一真法界,本无所有,就像好眼观灯,本无圆影也。因一念不觉妄动,遂转本有之智光,而为能见之见分。以有见分,遂有相分,所以,你意识妄动,它就会显相,以有见分,见分就是意识,意识心动,它就会显示相分,你不相信吗?

你晚上统统把眼睛闭起来,睡觉的时候,诸位!没有做过梦的请举手,作过梦,对不对?晚上作梦的时候,你眼睛有没有看?没有!耳朵有没有听?没有!鼻子有没有嗅?统统没有,统统成静止状态;可是,你为什么会做梦?在梦境误认为它是真实?就是能动妄动,见分妄动,微细的见分妄动,它就会显相,所以,你在梦境就误认为它是真实的。所以,注意!妄动就会显相,就会着为那是真实的,问题就出在执着。其实你晚上作梦的时候,要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你才知道:哇!那是晚上在作梦。可是,我们现在,你醒着的时候,就知道现在就在作梦!很多人一直问师父说:师父!我晚上梦见什么,那代表什么?我都跟他回答:白天已经是在作梦了,何况是晚上的梦中之梦?知道吗?更不必去解读。以有见分,遂有相分,乃成根身、器界。所以,根身、器界,就是由妄执认同而来的。所以,《起信论》云:以依动故能见,以依能见故,境界妄现。所以,境界妄现就是坚固的执着。所以,我们从来没有一分一秒放下执着,没有!所谓见病为影,问题就是出在见病。

[是则,不惟所见之根身、器界,是无明之影,即能见见精,亦无明所起],能见的见精,就是有能所的带妄之见精,带妄的见性叫做见精,也是无明所起的。[所谓影、见俱眚也。若能照破相、见二分,皆是无明之所熏起,即是真智],真智就是没有能所,[亦即真见;离能、离所]、离能见的意识心,离所见的五欲六尘。[脱根]就是放下、[脱尘]就是不着,你一定要放下根对外境的执着,脱尘就是迥脱根尘,这两个禅宗里面叫做迥脱根尘,意思就是见性独立,不受根尘的影响。[本来无病]就是: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所谓见眚非病也。末四句,既知真见,离妄独立,无有身、界可缘,说谁为即,说谁为离耶]?说什么即?不对!说什么离?不对!因为没有相,绝对的清净自性,空无一物,哪有什么离跟即?这些都是多余的语言。

禅宗里面讲:说似一物即不中,说即不对,说离,还是不对,没有东西可说,绝对的虚空,有什么东西让你即?有什么东西让你离?色受想行识不离虚空,虚空等同色受想行识,平等不二。如果你体悟了五蕴身跟法界身其实是平等的,没有内四大,没有外四大,内四大的四大就是外四大;外四大的四大就是我们内四大,所以,你就不会残害众生,因为外面的众生跟你平等,开发了平等心性,就是真正修行人。在佛的心性当中,动物、植物、矿物平等;男人、女人平等;皇帝跟乞丐平等;有钱跟没有钱平等;漂亮跟丑陋的人平等,完全平等!为什么?看到色的究竟处,色的究竟处就是不可得。佛菩萨的伟大就是看到色的究竟处完全不可得,心如如不动,不起分别,那一种日子就是极乐世界。就像那个比丘问的:请问慧律法师!西方在哪里?我说:西方就在放下的那一念当中就到,而且是必须放得很彻底,西方就到[三详示妄因竟]

[未四喻明所以]  经文[如第二月,非体非影。何以故?第二之观,捏所成故。诸有智者,不应说言:此捏根元,是形非形,离见非见]

师父先解释一遍:如第二月,这个意思就是说:真正的月亮,本来只有一个叫做真月;就是我们的真心也只是绝对,一个绝对的真心。因捏目而成第二月,有的人莫明其妙,闲来没事,就把眼睛这样捏一下,看到这个月亮,真月的旁边,跑出第二个月亮出来!月亮本来是一个,跑出两个,第二个月亮跑出来了!现在就是这个,第二个月亮。第二个月亮是真的月吗?是因捏才产生第二月。那第二个月亮是不是月影?是不是水中的月亮的影子?不是,它接近真月,可是,是不是真的月亮?又不是。第二个月亮是从哪里来?从第一个月亮来。但是,它怎么来?就是因为捏了这个眼睛。这个比喻是什么?清净自性是好好的,莫名其妙去起无明,起无明就变成意识心,意识心就是第二月,意识心虽然不是真智;可是,意识心不离真智。真智也不是意识心,但是,也不离意识心,这微妙就微妙在这个地方。

就像因为月亮本来只有一个真月,因为捏目而成第二个月。非月之真体,又非如水中之月影。它也不是月亮的真体,月亮的真体只有一个啊,你是因为捏目而跑出第二个月亮出来。又非水中之月影,它也不是水中的月影这样虚妄的。第二月靠近真月,它不是水中影射出来的月亮,你水中捞月,根本只是影子而已,它不是,这个第二月不是真;可是,它离真很近,如第二月,非月之真体,又非如水中之月影是虚妄的,何以故?为什么?第二之观,是捏所成故。为什么看到第二个月亮呢?是因为捏目,把眼睛莫名其妙的捏一下,跑出了第二个月亮。诸有智者,真的有智慧的人,不应当在虚妄的第二月一直讨论。此捏根元,这个捏目的根本原因,意思就是:所见的第二月。诸有智者,不应说言,此捏目所产生的见到的第二个月,是形就是:是真月之形呢?非形:非真月之形,因为它本身是妄,不可讨论,讲真、讲非,统统错,因为它本身就不是,是捏目而成的。

我们今天一念无明所产生的种种的烦恼,你说这烦恼从哪里来?烦恼从无明的妄动而来。妄本来就无因,无明本来就找不到着落处、起源,就是因为妄而有无明,妄本无因嘛!所以说:是形非形,离见、离于非见。离见,离开了见性;离于非见,见也不对,非见也不对,因为那个就是妄的东西。离于见,就是我们刚刚讲的非灯非见;离于非见,非见就是见,叫做即灯即见。再解释一遍:就像第二月,非月之真体,又非如水中之月,因为月亮本来只有一个,因为捏目而成第二个月。说:为什么呢?第二月之所以产生,能让你看到;[]就是看到,是因为你莫名其妙的把眼睛捏一下,而变成第二月。真正有智慧的人,不应当这样讲说:这个捏目的根本原因所产生的第二月,这个第二月是真月之形状呢?还是非真月之形状呢?是离见、离于非见的,也不能说是见,也不能说是非见,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段,[此方是][],足以证明前面的眚影,[足证前眚影,后]面的[灾象,皆非喻也。二月]第二月[合上灯光圆影。非体者:此二月]就是第二月,不是两个月,[固非见体所有之色]不是见体,见体本身无色。[合上非见][];不是见性的颜色,[非影者:此二月亦非真月本有之影]因为它不是虚妄的,影当然是虚妄的,亦非真月本有之影,就像月亮投射在这个江河大海,你在大海江河里面去捞月,捞到的是影像,这个第二月不是。[合上非灯色。何以故下,征释妄因。捏所成故:捏即妄因]这个[]真正有含义就是:莫名其妙的动无明的念头,这个就是痛苦、轮回的开始,而且没有觉悟过。

捏即妄因,[捏之则有,不捏元无],所以,放下就是恢复本来的,不起心、不动念,不动执着念、不分别念,就是这样,离一切相,即名诸佛,诸法本来就如如。[合见病为影,此影乃眚病以为其咎]所以,这个配合上面的见病为影,这个影乃是眚病以为其咎。[目病则有,不病本无也]你眼睛有出问题了,就产生了五重圆影;不病,那就没有。[诸有智者]有智慧的人。[不应说言,此捏目之根本元因,所见第二月,谓是真月之形,非真月之形]在妄上一直讨论的意思,真月之形?非真月之形?第二个月已经不是真实的了,那是捏目所成,你硬是要在这里讨论!本性如如不动,产生了妄动的意识心,已经不是实在的了,你硬要在意识心里面争是非、善恶、对错,那就一定没有了脱之时。

禅宗里面为什么讲:直下无心便是道?为什么?没有言说,没有讨论,一切法无诤。[离见非离见,离字双用。离见即非见]离见就是跟见性无关,[]就是非见,就是不与见有关系。[非离见]非离当然就是即,[即是见],非离见就是见。[捏目之根本元因,惟是一妄],就是一个妄。[若在妄上,更说是非,则妄上加妄,岂智者之所为耶]在这里你就可以看到,当两个人争论是非、对错、善恶,一直争论到面红耳赤的时候,聪明的人赶快放下,最快放下的人,愈来就无诤,当下就解脱!所以,真正悟道的人,不与自己争,因为没烦恼,不与人争、不与社会争、不与国家争、不与世界任何人争,为什么?他是真正的无诤。你争,争来的东西你也不可能拥有它,因为是生灭的东西。所以,真正会活的人,不会妄上加妄,聪明的人用真心就过活一辈子。懂吗?快快乐乐的过活一辈子。

报纸登的,说一对男女朋友,死了两个月,变成一堆白骨,家人还不知道!有的人去拍这个鬼片,去拍那个荒郊野外的空屋,阴森森的鬼片,制造恐怖的气氛,找那个环境,就发现什么?发现两具尸骨,已经变成白骨了!再追溯这个原因,问题出在哪里呢?原来这对情侣烧炭自杀,为什么?因为父母亲反对!他们俩个不能相爱结合,干脆就死在一起,在地愿为连理枝,在天愿做比翼鸟,就去死掉!所以,做父母亲的人,在这个时候就冷静听清楚,如果你的女儿或者儿子就是硬爱,你千万不要反对他!如果说我女儿的话,要结婚:你就好好的去结,这不关我的事情!你说你爱上乞丐那也是你的因缘,这也不关我的事情!你活到了会结婚,成熟了,没有这个爸爸的存在,你就结吧!结婚以后,有很多东西,它要间接教育的,你一直讲没有用的,她要去结婚,又生了几个儿子,她先生抛弃啊、打啊、骂啊、没有钱啊,整个债务全部都弄到她身上,她慢慢的觉悟,爸爸的话是对的!你现在讲什么都没有用,用牛来拉,拉不回来;用象来拖,拖不回来。我就是要嫁给他,我要跟他结婚生子,你能拿我怎么样?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啊!是不是?就是这个力道之大,拖不回来,这个就是众生的业力。

所以说:做父母亲的人,有佛法的,这个就很好办事情,你只能尽量的辅导他;但是,没办法改变他。说:儿子,交女朋友要注意;女儿啊!不要交到坏人喔,一辈子的幸福在你眼光!她如果到了很真爱的时候,如果你反对他,就像这两个跑去死!你的女儿,你要让她死,还是要反对她?两个是一样,当然要顺从她,反对她,两个人跑去死,你就没有这个女儿了!所以,这个事情就很难讲。有学佛的父母亲,要很冷静的看儿女的婚姻大事,你一直反对她,你希望她幸福,她现在这一念头就非常执着他,你要让她幸福,她就觉得你这样是破坏她,你要改变她的观念,就是需要一点时间了,要一点时间。

若在妄上,更说是非,就妄上加妄,岂智者之所为?[此合上终不应言,是灯是见,于是中],又加上妄说,[有非灯非见。四喻明所以竟]。即灯即见也不对,哪又跑出一个离灯离见的呢?意思就是:这个都是多余的讨论,即也不对,离也不对。[未五以法合显经文[此亦如是,目眚所成,今欲名谁,是灯是见?何况分别,非灯非见]现在道理也是这样子的,用法来合这个比喻,这个情形也是这样,此亦如是。眼睛的红热病,所造成的这个圆影,到底今欲名谁?这圆影到底是灯是见所产生的圆影呢?这不对啊!离灯离见也不对,何况还来一个非灯非见?即灯即见都不对了,何况又转计,转滞着于有一个非灯非见,这个都是妄上加妄。意思就是:真心没有言说,一就是绝对,绝对就不能说,讲即就不对;讲离还是不对,真心绝对。

[此以法合显。二月非实],这个第二月本来就不是实在的。[惟捏所成;圆影非实,惟眚所成;同一虚妄,无本可据]妄本无因,虚妄本来就是无因,[凭谁说即说离耶?总合眚与无明,皆如捏也]总合起来,这个眼睛的红热病跟无明,都是因为捏而产生的,[]就是动念,动到无明的念头。[圆影与身界,皆如第二月也。此与前,此见虽非妙精明心,如第二月,非是月影]月影就是水中不实在的月亮,水中所现出来的月影;它不是月影,它是第二月。第二月虽然不是真月,可是,离真月不远,没有真月,没有第二月,第二月虽然不是真月,可是,它接近真月。

[前后照应。二月从捏目生,见精因动心有]见精就是带有少分妄的见性。[足知所有身界,无非妄影]所以,我们看到这个世界,只是看到影像而已,没有实体。[若不了身界是妄,当观灯影;不了灯影,当观二月。即二月之非有,了灯影之无实;即灯影之无实,悟身界之虚妄]所以,三界都是虚妄,身心、世界、宇宙纯一幻化,大幻事,我们在幻化当中迷失了。所以,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学家、音乐学家,都对人类有所贡献;可是,他们的贡献是有限性的,因为没办法解决生命的究竟义和烦恼,只有佛,佛悟道了,而这些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学家都没有办法,唯佛悟到究竟。我们不是否定这些专家:物理学家、化学家、音乐学家、艺术学家、语言学家,我们不是否定他,而是说他对人类有所贡献,但问题不能解决究竟的问题;解决究竟的问题还是要佛法。悟身即是虚妄,[境既是妄,见亦非真],境界当然是妄了,是见所影现出来的,真心所影现出来的,见当然也不是真了。

[识此见精非真,是名见见]第一个[]就是真见,真见就真正的见到了妄见,就放下了妄,是名见见就是:真见见到了妄见了,那当然妄就消失了。这个时候,[能见见者],能见到妄见的。真见[自非是妄],真见非是妄见,自非是妄就是:真见自然非是妄见。再讲一遍:识此见精非真,了解这个带少分妄的见性,这见精不是真正的纯一真心,这个时候,你就用真见见到了妄见;能见到妄见,那么,真见当然就不堕于妄见。[故前云:见非是见],真见非是妄见,第一个[]是真见,真见非是妄见,[后云:][觉非眚中]。真觉非眚,就是无明见病,真觉非无明见病之中,就是绝对不会堕入无明,真觉之心就绝非堕入无明。[初别业妄见竟]

好!再加归一下,恢复一下,刚刚这一段在讲什么?好!诸位!现在点一盏印度的油灯,正常人的眼睛看,这个灯就是光明,就是灯明。另外一个病眼,眼睛有毛病的,叫做红眼病的,看这个灯,看到这盏灯的灯光以外,光明以外,还出现五重光影、圆影,现在就在讨论这个圆影到底是从灯来吗?还是见来?统统不是,不是灯来,也不是见来;但是,也不能离灯而有,也不能离见而有,而这个五重圆影从哪里来?从缘起幻化出来的。

好!再来,恢复到正常的眼睛,正常的眼睛看了这盏灯,只有光明,佛菩萨悟道,他用真智,看到缘起性空的道理,一切法本自无生,所以,菩萨见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没有花、没有树、没有山河大地、没有日月星辰,唯一真心,用真智见到一切法,本身缘起就是性空,只有清净自性在作用。所以,唯是一心,更无别物,佛菩萨看这个。烦恼的众生看,用有毛病的眼睛看这一盏灯,除了看到这盏灯,旁边还有光圈,这个光圈就表示五蕴身,以为五蕴身是真的;以为五尘是真的;以为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都是真的。真的灯,其实就是无生的理;可是我们对无生的理不知道,因为一念无明,眼睛有毛病得红热病,看到这个无生理,看不清楚它是无生,却看到有;真理看不到,却看到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花草树木、山河大地。现在问题就是这样。悟道以后,看到了花,它就非花,所以,佛说花,即非花,是名花。悟道了以后,站在破相的角度,叫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站在真心的角度,凡所有相,都是真心的影现,只要你如如不动,真心就显现,说相,方便说;说无相,是透视它不实在性。所以,就变成怎么样?离一切相,即一切相,真心离一切相。什么是真心?离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花相、树相、山河大地相、日月星辰相,统统离,离一切宇宙之相;

真心是什么?真心就是我相当下,就是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不离当下,就是花相、树相、山河大地相、日月星辰相,有无量无边的相,它统统是真心。简单讲:你只要透视它的不实在性,但莫住着,随缘度日,如如不动过日子,你一切都无碍,不必离开现实的社会,另外去追求什么叫做快乐跟幸福,就在当下。如果你能够找到清净心,所有的法统统是本性,没有例外。不必刻意的说:我要放下,我要放下!真心是完全破除执着,心的原态,恢复,叫做性相一如,恢复心的原态就是佛。我们因为太容易受影响,内在的欲望、执着受影响,再加上外在的同分妄见;内在的别业妄见已经影响我们很大了,再别业妄见所显现出来的同分妄见,所以,整个迷失了人生观,别业妄见迷失了人生观,同分妄见迷失了宇宙观,也不晓得人生观是妄、宇宙观是妄,没有能观,没有所观。

所以,你只要进入佛法,哪怕你心中有所创伤,把过去以前的告诉自己:此是妄!记得原谅众生,宽恕众生,用大慈大悲、平等的心,对待每一个众生,永远不必去谈论众生的缺点。为什么?很简单,因为众生都有别业妄见、同分妄见,不管他走到哪里,他没有执着,他不是人,他是佛!只有佛走到哪里统统解脱;而众生不管你走到哪里,包括你睡觉、包括你的同事,他一定会起争执。所以,你用这个佛的角度来看众生,你同情他、怜愍他、宽恕他,这个就是真正走入佛道的人。如果你跟众生斤斤计较、争吵不休,那你跟他没什么两样,你不是一个解脱的圣人,也不是迈向于佛道。


慧律法师《大佛顶首楞严经》讲座视频:同分妄见 别业妄见 05


请合掌,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324页,倒数第2行,[午二同分妄见(分二)] [未初征陈所见二了无其实今初]  昨天我们讲别业妄见,别业妄见是惑现,同时加上业招;这个同分妄见只有惑现,没有业招。也就是说:日月星辰、花草树木、山河大地,都是我们的同分妄见,也就是看出去的环境、依报大略相同,人类的感受几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还是有不同,因为同分妄见也是由别业妄见而影现出来的,虽是同分妄见,其实是各个的别业妄见所显现的。所以,山河大地、花草树木对每一个人的感受、受用也是不一样。所以,虽然说是同分妄见,其实也是别业妄见;这个同分妄见跟别业妄见它有交叉,所以,不一定站在哪一个角度。譬如说我们这个讲堂,从每一个人的角度来看,有别业妄见,也有同分妄见,讲堂每一个人的看法都不太一样;但是,共同使用这个文殊讲堂,那么,以这个文殊讲堂为一个单位,叫做别业妄见的话,整个高雄市就是同分妄见。所以,看你的时空列出来的范围,一直往外推。时空性的不同,别业跟共业没有一定的区分,很难讲!但是,站在大原则上,别业妄见通常是指属于个人,含有业感、业招;同分妄见含有共同性的看法、感觉、感受、认同度。所以,大原则掌握住;但其实这里面有交叉,复杂性的。

经文[云何名为同分妄见?阿难!此阎浮提,除大海水,中间平陆有三千洲。正中大洲,东西括量,大国凡有二千三百,其余小洲,在诸海中,其间或有三两百国,或一、或二,至于三十、四十、五十]这个是佛当时在世在阐述当时的位置,当时候的国是很小的,以北印度来讲,就分成十六国,如果是以前,台湾这一块小土地就会分成好几国。以前的国是四个城门围起来就叫做一国,所以,它的范围非常小;但是,有某些国范围是很大的。你到台北市去看,它就是东门、西门、南门、北门。对不对?如果在以前,这个就算是一国。所以,以前的国它很小,因此国家很多。现在的国就不一样了,现在的国家就很大,像中国大陆一个国家,差不多比欧洲国家还大!所以,我们要了解,两千五百年前,佛陀所讲的这个陆地、国,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初句是征,阿难下陈其所见。此阎浮提,是须弥山南面洲名]须弥山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喜马拉雅山;这是有人主张这样子,有人不然,所以,须弥山是一个争论之点。[此洲多阎浮提树,故以立名。欧、亚各洲,都属南洲。除大海水者:四大部洲,俱在咸水海之中,除大海水,中间平原广陆,为陆居众生所依止者,有三千洲]。这个[]就是我们所讲的岛、陆地,有三千洲。[正中大洲],就是大的岛屿,或者大的陆地。[乃阎浮提中心点,东西括量(平声),略南北二字,含在其中,自东南徂西][]就是往,或者是去。从东到西,[由南及北,包括量计,大国凡有二千三百,小国则不计也]我们现在全世界的国家,也不过二百个,以前就有二千三百个,所以,以前的国家是很小很小;我们知道个概念就行,没有一定要怎么样去解读。[其余小洲,皆布在大洲之外]就是小岛了,[亦在碱海之中,其间洲之大小不一]这中间的陆地,[]就是陆地,有大的陆地、小的陆地,就不一定。[大者或有三百国,二百国,小者或一国、二国,中者或三、四、五十不等]。三十、四十、五十都不一定。

经文,[阿难!若复此中,有一小洲,只有两国,惟一国人,同感恶缘,则彼小洲,当土众生,睹见也诸一切,不祥境界:或见二日,或见两月,其中乃至晕、适、佩、玦、彗、孛、飞、流、负、耳、虹、蜺,种种恶相]师父解释一下:阿难!若复在这里面,有一块小陆地,这小陆地就平分,只有两个国家,同在一块陆地上,这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感受到恶的因缘、灾难。有灾难的这个小国,当土的众生,这个国家的众生,会睹诸一切,就是见到种种不祥的境界,有时候看到两个太阳或者是两个月亮,其中乃至看到种种不祥的,晕、适、偑、玦,这是形容月亮周围的气,种种的恶气,黑气、白气;彗、孛、飞、流,这是形容星星的光芒,放射的不一样;负、耳、虹、蜺,这是形容太阳。所以,前面四个字,形容月亮四周围的光气、恶相,彗、孛、飞、流是形容星星的恶相,像彗星、扫帚星等等,种种恶的现象;负、耳、虹、蜺,这是形容太阳四周围的阴阳之气,种种恶相。

师父先简单解释一下:晕、适、偑、玦,这是形容月亮周围的种种气,恶气环匝,环匝就是整个围绕起来,叫做晕,就是恶气比较重的,环绕起来。黑气薄蚀,薄薄的一层黑气叫做适,这个[]就是昏、暗的意思。恶气环匝就比较严重于晕;黑气如果是薄蚀,这个稍微比较轻微,但是,还是昏。白气在旁如衡璜,衡璜就是半璧形的玉,曰佩。它在形容什么?月亮这样子,半壁形,月环切成一半,也就是月亮在这边,两个朝外弧度的半月,这样弧度的恶气环绕在月亮的,这个叫做佩。[]呢?月亮外面有环把月亮包起来,向内弧的,把月亮包起来的叫做玦,两个半弧度分别往外的就叫做佩。彗、孛、飞、流,是指星星的恶相,这个彗,我们常讲的叫做彗星,带有尾巴,形状像扫帚的,俗称扫帚星。譬如说哈雷彗星这样跑过去,它拖着一条尾巴,这个亮度是拖在后面的,如果你有稍微一点天文的知识,都知道这个是水气,水气遇到热所放射出来的一个光芒。因为陨石本身上面有水气,消气高速的划过虚空产生热,热会蒸发彗星上面的水气,所以,你一看,它会燃烧放出这个水气,所以,我们在地上看上去的时候,它会变成拖着一条光。这个时候就叫做彗。

[]不是这样子的,是星星有很强的光芒向周围射出去,光芒往外放;慢慢的去理解古时候的用字。[]就是从虚空划过;[]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往下降,下注,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个陨星,星星殒落。彗、孛、飞、流、负、耳、虹、蜺,光芒遍指是彗;俗呼扫帚星。芒气四出曰孛,这个字也可以念bo两种读音;绝迹横去,就是从空中过去,曰飞;光相下注,就是殒星降落,下注叫做流;此皆是星辰灾相,星辰种种灾相。负耳虹蜺,都是太阳旁边的种种气所造成的。也是一种恶的现象。负耳虹蜺,种种恶相者:负耳乃阴阳之气,如弓之背日,前面那个是针对月亮,现在是针对太阳。太阳旁边的气,如弓之背,就是月亮的佩的气,是弓箭倒背着,叫做负;如玦之傍,就是把太阳包起来,如玦之傍日者,太阳旁边的气包起来的。

映日而晨出者名为虹,这个[]就是太阳的光线,照射于浮游的空中的水气,因为反射而生的彩色的弧形状,叫做虹。这个早上跟晚上又有一点不一样,早上晨出叫做虹,映日而出的这个叫做虹;对日而暮现的、黄昏才出现的,这个叫蜺;雄的叫做虹,雌的叫做蜺,这些都是阴阳的灾象,看到这些现象,国家就会有种种的问题,国土就会种种的灾难。这样简单介绍以后,好!我再念一遍,再来解释小字:阿难!若复此中,有一小洲,一个小小的岛、陆地,只有两个国,但是,只有一个国家,看到、感受到种种的恶缘、恶相、灾难,种种的天文恶相,或者是月亮、或者是太阳,或者是星星,种种恶相。则彼小洲,当土众生,睹见一切不祥的境界。有时候会看到二个太阳,有时候会看到二个月亮。其中乃至于月亮产生四周围有光气、有恶气的,这个叫做晕;月亮旁边黑气盖住的,这个叫做适。月亮旁边的气,背着弓箭形的,叫做佩;那么,包起来的,像玉佩断了一半包起来的,叫做玦。带着尾巴的光芒,叫做彗星;光芒四出的叫做孛星;从虚空飞过的叫做飞星;从空中下降的叫做流星。太阳旁边有阴阳之气,背对着太阳,如弓箭倒背的,这个是负;包着太阳的,这个叫做耳;虹跟蜺就是映着太阳的光,虹是早上,蜺是暮现,下午的;蜺跟霓字是通用的,种种的恶相。这样看了,底下的注解就好解释了。

[此灾象,亦不是喻,乃举同分中之别分]就是共业中的不共业,[别分]就是不共业。虽然住在同一块陆地,不同的国家,看到的却不一样,所以,这个叫做共业中的别业。[易知之法,例彼同分难知之法],来推演、推论难知之法。[令难知者,亦易知也。别举此阎浮提洲中,有一小洲],一点点小陆地,[只有两国],这两个国家当然是很小啦。[以有两国,所见不同,方可验知,同分妄见。惟一国人,同感恶缘者:两国同洲],同一个陆地,[心行不同],有一个国家是作恶,有一个国家行善的人多。[惟独一国人,同感恶缘。注意字,乃依因感果],所以,一切众生共同造的业,必须共同承担。[感应不忒][]就是差错,一点都不会差错。因果比电脑更准,菩萨畏因,众生畏果。[由妄惑为能感之恶因,而灾象为所感之恶缘。故彼小洲,当土众生,依妄惑妄现,种种不祥境界,为与本国众生同见,邻国不见,故知乃由妄惑,妄现咎征]妄现种种的不祥的征兆。[惟应此国,不应彼国]现在就是讲国运要昌隆,人有命运,国家有国运。

[或见二日]或者是看到两个太阳,[或见两月者]两个月亮。[儒云:天无二日,既见二日、两月,自非吉祥之兆。如夏桀之亡,两日并照是也。其中乃至超略其余。恶气环匝曰晕;黑气薄蚀曰适;适昏也。白气在旁如衡璜]衡璜就是半壁形的玉;这个[]就是半壁形的玉,玉,只有一半。白气在旁如衡璜[曰佩][]就是气的形态,是指形状,如半璧形的玉。[如半环]往内包的[曰玦];像环形可是有缺口的玉佩,叫做玦。[此日月之灾象也],但是,这里是指月亮。[如月晕七重],月亮有种种七重恶气。[汉高祖在平城,有重围之难]一层一层被围住之难。[彗孛飞流,负耳虹霓者:光芒遍指曰彗;俗呼扫帚星。芒气四出曰孛;绝迹横去],从空中飞过去[曰飞];绝迹横去叫做飞。[光相下注曰流];我们现在人很容易了解,流星、流星就是这个。[此皆星辰灾象。如宋襄公时,星陨如雨,秦始皇时,彗星遍出]。这个都是不好的。

[宋景公时,荧惑在心,景公惧],这个荧惑在心,不是说迷惑在我们的心里,不是这个意思,完全跟你想像的是不一样。荧惑,[]它是火星,这个[]不是我们那个人体的心,这个[]是正中间的位置,天之正位,古时候天文学家把天分成二十八星宿,古代的天文学家,把黄道,黄道就是太阳和月亮所绕过、所经过的天区,来区分的恒星,分成二十八个星座;二十八个星座不是二十八颗星喔,是二十八个区域,东、南、西、北各有七个区域,每个区域不是不止一颗星。所以,在天文学家,把它划分成二十八个星座,就是二十八星宿,就是二十八个区域,四方各有七宿xiu。二十八星宿把天文、虚空当中,人类所能看得到的这些星球,分二十八个区域。古时候的天文当然跟现在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现在都可以发射太空船、发射哈伯望远镜,毫无障碍!以前都是用肉眼。宋朝的时候,哪有办法发明这个天文望远镜?都是用肉眼这样看。现在不一样,现在发射那个哈伯望远镜,在这个地球的上空的轨道,很高的地方,没有高山、空气的阻隔,完全可以看得很清楚,而且把这个相片往太空站传送回来,现在可以到达几亿光年的距离;光年就是距离,用太阳的光速跑了几亿年啊!宋朝的这个天文学家,距离我们今天才一千年左右,就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了,我们现在很方便了,大家天文知识非常丰富。

这个荧惑在心的这个心宿是二十八宿之一,苍龙七宿的第五宿;苍龙就是东方。东方七星宿的第五星宿,有星星三颗,宋史天文志,宋朝的历史天文志;[]就是记载的意思。心宿三星,天之正位也,这句什么意思呢?在宋景公的时候,这个火星,[]就是火星的别名,这个火星刚好正对宋朝的天空,就是表示灾难要开始了。荧惑在心,[]就是天空的正位,就是灾星现前的意思。宋景公的时候,这个火星、灾星现前了;荧惑,火星的别名,它会让我们迷惑,也可以解释说现惑,也可以说是火星的别名。就是火星刚好跑到宋景公那个时候国土的正位,那表示灾相现前。[]是指位置,不是内在的心,叫荧惑在心。

景公惧,天文现这个恶相,[召子韦],这个是天文学家,对天文有研究的。[而问焉。子韦曰:荧惑天罚也]。只要是火星正当虚空位置,确定在心的那个心宿,心宿有三颗星,正是天空的正位,那个时候意思就是说:灾难当头了。荧惑就是当火星灾难当头的时候,表示天罚,上苍要惩罚,会有种种的灾难。[]宿,就是正当这个位置,跑到天之正位。[是宋之分野][分野]就是改朝换代,国家的寿命差不多了,要改朝换代了。[祸当君身],火星现前,正当恶相,刚好对准着我们这个国家的上空,还是正位,这个灾难是会发生在君王身上,[虽然灾兆已现]子韦就告诉他说:[可以移之宰相]。我有办法把它移到宰相的身上。

[景公曰:宰相所使之治国者,而移死焉不祥!寡人愿自当也][所使]就是皇上派出来,治理国家的。宰相是国家、皇上所派出来的,能治理国家的,而把这个死亡、不祥移死到宰相的身上,焉不祥,这个太不吉祥了,那谁来帮寡人治国呢?不行!寡人愿自当也,我来死!这个皇帝了不起![子韦曰:可移于民]灾象现前,我们现在把这个灾难移到千百万的人民。[公曰:民死将谁君乎]人民全部都死光了,有谁把我奉为皇帝呢?谁将我奉为君主?没有人民,当然没有皇帝了,这还用讲?[宁独死耳]。干脆我自己去死好了!

[子韦曰:可移于岁][]就是国运,就是年,就是年收入的意思。皇帝本来要死,把皇帝的死移到整个国家的灾难,可以化解掉;[]就是国运不昌,移于岁,意思就是:让今年五谷不丰收,可以把它变成国难,不要皇帝你死,把它变成国家的一种灾难。宋景公很慈悲的回答说,[公曰:岁饥民饥必死],岁饥就是这一年如果不丰收,那么,民饥必死,人民没有东西吃、没有饭吃了,那就一定会死![为人君欲杀其民以自活],哪有一个国王、皇帝要杀他自己的人民来自己活的?[其谁以我为君乎]?那么又有谁来奉我为君王呢?[是寡人之命固尽矣]是我的命该尽了,[子无复言矣。][]就是你,你不要再讲了,就让我死吧!

[子韦北面再拜]子韦就是看天文的这个大臣,北面再拜[曰:臣敢贺君!天之处高而听卑][]就是低处,天是高高的;但是,他会听低处的人民的心声。我常对徒弟讲:你所做的一切事,天地有眼、天地有耳,你讲的细小的音声,天地也听得到;你所做的一切的恶事、或者是善事,天地也绝对看得到,你不要认为你旁边没有人一个佛弟子,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语言负责。所以,天之处高而听卑,天虽然在很高,但是,他会聆听卑下的地方,就是人们的声音。[君有仁人之言三],你有这个仁慈之心的人,讲的话非常的伟大,一点都不自私。[天必三赏君]上苍一定会赏你,[今夕星必徙舍]今夜这个星星必徙,[]就是迁移,[]就是位置。今天晚上,这个星宿一定会迁移它的本位。[君延寿二十一岁]。这么好?讲两、三句话,延寿二十一岁。那我现在讲:我愿意代大家死!是不是可以多活几年?这个就当作故事来听。

[公曰:何以知之?]你怎么会知道?[对曰:君有三善,故三赏,星必三舍][]就是三次的移动,[舍行][七星][]就是移动,一移动就是七颗星,一颗星来当作一年的话,[星当一年]那么三舍,[三七二十一,故知延寿二十一年。臣请伏于陛下以伺之][]就是等待一下。[星不徙],这个星星如果不移动,[臣请死之]我自己请死,你赐我死罪。[公曰:可][]就是好!我们等待一下。当天晚上,[其夜星三徙舍],真的移动,总共过二十一颗星。[如子韦之言。景公不忍损人利己,故得延寿]诸位!这个值得我们佛弟子来效法、来赞叹,有这样的心,难能可贵![此诚为贤圣之君,实足为千古之模范也]所以,死不足惜,重要的是你的那一颗心![负耳虹蜺,种种恶相者:负耳乃阴阳之气,如弓之背日者名负;如玦之傍日者],这个傍就是旁,[名耳;映日而晨出者为虹;对日而暮现见者为蜺]黄昏才出现的,这个叫蜺。[又雄曰虹,雌曰蜺,此皆阴阳之灾象。灾象尚多,总属恶缘感召之咎征][]就是原因。一个国家共同行善,会改变国运的,全国的人都好好的行善、诵经、念佛。这个国运它就会改[故以种种恶相该之。初征陈所见竟]

[未二了无其实]  经文[但此国见,彼国众生,本所不见,亦复不闻]另外一个国家,看不到、也听不到,灾难只有这个国家看得到。所以,但此国人见,另外一个国家的众生,本所不见,亦复不闻,这个文字简单。[同一洲中,天原是一象,分有无,足知非实]。就是妄的意思,证明那是虚妄的,一国有,一国没有[前必取两国者,以一国不足以显妄,若两国同见,亦不足以显妄,故曰:但此国见,彼国众生,本所不见。但者独也,又非特不见,并亦不闻。虽此国惑同同见,毕竟非实]虽然这个国家惑同而同见;但是,毕竟不是真实的。[此说妄处,比别业中],比照讨论别业中所说的,[既略即、离]别业不是讲即,就是讲离;可是,在这里没有,[复缺妄因]此说,就是同分妄见或者妄处,在这里指的妄处跟别业妄见来作一个比较,就略去了即和离,[略者,准上可思;缺者,待下进退合明中例出]

[]就是把范围慢慢的扩大,[退]就是慢慢把范围浓缩、缩小。进,譬如说:眼睛,进,阿难的色身;进,阎浮提,再进,十方的虚空,依、正二报。好!退,把十方的虚空浓缩成阎浮提;再退,再把阎浮提退到阿难的本身;再退,再把阿难这个色身,退到一颗眼睛有眚病。所以,[]就是范围越来越大,[退]就是把大的范围缩小。[合明]就是同时,一次讲进,一次讲退,一直来说,叫做合明中例出。[然此亦有两重易知:一者易知其为同分],容易知道那是共业所感的世间,为什么?[以举国皆见故]以全国都看得到,种种的灾象。[二者易知其为妄见]很容易了解那是妄,为什么?因为另外一个国家并没有看到这些恶相,[以彼国不见故]只有本国看到。[是以取此为能例焉。二各举易例竟]

[巳三进退合明(分二)][午初总标二别明今初]  进,刚刚已经讲过了,由见眚、眚影,就是一个人的眼睛,再进阿难的身,阿难的身再进,变阎浮提;阎浮提再进,就十方法界的依报、正报。而退的话,从十方法界变成阎浮提;再退,阿难的色身,再退变成眼睛来讨论,所以就是进退合明。就是范围愈来愈大叫做进、人愈来愈多叫做进;范围愈来愈小、人愈来愈少,这个叫做退,来说明。 经文,[阿难!吾今为汝,以此二事,进、退合明]二事就是眚影跟灾象,眼睛所产生的红热病的眚影,还有种种的灾象,刚刚讲的,一个是别业妄见,那个当然就是眚影了;现在是灾象,这个是同分妄见。[此总标例法。以即用也;二事乃眚影、灾象之事。进、退合明,按下三节之文,有分属进退合明];单进、单退叫做分属;如果进退同时解释,叫做合明。分开来讨论叫做分属,是分属进?还是分属退?有分开来,叫做分属;如果是进退一起讨论叫做合明。[交互进退合明二义]就是各个角度交换过来讨论。[若约例处]如果就举例的角度来说,[例汝]就像你阿难、[例彼、例阎浮提],三千洲中。

[三番进退合明]A [先进一人见眚影][]就是范围愈来愈扩大来谈。好!一个人眼睛有红热病,见了五光的圆影,这个时候慢慢的扩大,这是[别中之别],别业中的别业,只有他有这个见眚病,有看到眚影,这别中之别。[例阿难见身、界]扩大一点,就像阿难你现在见到你的五根身、五尘境,身、界[别业之妄],眼睛有赤眚,看到五重的圆影,就如同阿难你现在看到你的色身,还有五欲六尘,外面的五尘境,其实就是你卡住了一层无明,叫做别业之妄。[是以一人例多人],大家都这样,所有的众生都是卡住一层无明,所以,见有种种的我相、人相、众生相,一切众生都卡住了一层无明,都没有成正等正觉。[属进别例别]这属于进,把范围小的别业妄见例别业妄见,[以合明]B[次退一国见灾象][退]就是把大的范围再浓缩小的,次退一国见灾象。[同中之别]是共业中的别业,[例彼一人见眚影],就像一个人看到眚影一样。这是[别业之妄,是以多人]退回来[例一人],很多人看到种种的灾象,等同你一个人看到了五根还有外界,五根身还有六尘等等。是以多人例一人,[属退同例别],退同分妄见来例如别业妄见,因为灾难是同分妄见,各人就是别业妄见。[以合明]就是用多退回来比例少,叫退同例别,退同分妄见,来例别业妄见以合明。

C[后进一国所见灾象,同中之别][]就是范围再扩大,后进一国所见灾象,同中之别,共业中的别业。再扩大[例彼十方依、正,同分之同],共业中的共业,同分妄见中的同分妄见,十方众生就是同分妄见。[是以一国例诸国,属进同例同],这属于进同分妄见,例这个同分妄见,一国灾象是同分妄见,十方依正也是同分妄见。[以合明。此二进一退,分属合明也][若约结处]结处就是最后了。[皆是、俱是、同是],这个看经文,例汝今日:以目观见,山河国土,及诸众生,皆是无始,见病所成。注意,这个就是[皆是]

再看经文,一病目人,同彼一国,彼见圆影,眚妄所生。此众同分,所见不祥,同见业中,瘴恶所起。俱是无始,见妄所生。注意那两个字:俱是。看经文,同是觉明,无漏妙心,见闻觉知,虚妄病缘,和合妄生,和合妄死。注意[同是]那两个字。好,看若约结处:皆是、俱是、同是。[三番交互合明]

三个大段,甲:[先进眚影,别中之别]别业中之别业,[合明别业所见身、界],这是[别中之同]。意思是别业中的共业,[则此身、界,固无始根本见病之影,与眚影同一例也;退后身界],这别业中的共业,[别中之同,以合明前之眚影,别中之别]业,[则此眚影,虽枝末见病之影,亦由无始根本见病而来,与身界同一例也;二者皆是无始见病所成]这个简单。乙:[次退]就是把范围缩小,[一国所见灾象]这是共业中的别业,叫做[同中之别],有的国家看到,有的国家没看到,[合明一病目人]眼睛有毛病的人,你的眼睛有问题,那就是只有你的眼睛,别人眼睛没有问题,合明一病目人[所见眚影别中之别]只有你看到这个眚影。[则此眚影,亦是一人瘴恶所起,与灾象]共同见到一个国家的灾象,[同一例也]你的眼睛有毛病,等同一个国家有灾难,这样把它扩大范围就对。复进一病目人,所见眚影,合明一国,同见灾象,则此灾象,亦一国见病妄现],因为别国没有现,别国不见,当然就是妄现了。[与眚影同一例也]只要把范围扩大,你的眼睛,把它当作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或者十方世界,就这样子而已。[二者俱是无始见妄所生]这两个都是无始来见病、见妄所生。

丙:[后进一国同见灾象][]当然是范围再扩大,一个国家再扩大十方法界。[同中之别]也就是共业中的别业。[合明十方依、正,同分之同]共业中的共业,因为十方法界,不管你哪一个国土,都必须包含在里面。十方法界包含一切国土,一切国土都看到十方法界。[则此依、正,亦是众生瘴恶所起]瘴恶就是十方法界的依正,都是众生的业力、无明所感的、所感招而来的。也是众生瘴恶所起,[与灾象同一例也;复退十方]法界的[依、正,同分之同]共业中的共业,退回来,变成一国所现的灾难[合一国所现灾象]只有这个国看得到,所以,它是共业中的别业,[同中之别]另外一个国家没有看到[则此灾象亦是众生同分],就是共业所感[惑所现,与十方依、正同一例也;二者同是觉明无漏妙心]因一念不觉,所以产生的[虚妄病缘],见病的意思就是:每一个众生的内心,都充满着无明病、执着病、大病、小病,就是没智慧;有智慧看:一切法无生、无相,究竟平等;可是,要一切众生看,他就每天都有事情,哄哄闹闹,闹到一辈子。后天的学问,他是愈读有时候就愈烦恼、愈执着,所以,知识不能解决烦恼,知识只能改善我们的生活,食衣住行等等,让我们的生活更舒服一点;但是,没有办法解决我们生死疲劳的轮回问题。我尊敬、赞叹这些专家,因为我们要活在现实的社会里面,我们必须赞叹这些科学家、文学家、化学家、艺术学家,为什么?这些对人类的贡献很大!今天如果我们没有科学家,我们麦克风没有人发明,你讲经,没有办法用扩音器;没有摄影机,二楼、三楼闭路的,就没有人看到电视。我们要感谢他发明;可是,感谢他,他只能发明这个扩音器,或者是闭路的,或者是录音、录影,当然是贡献很大,但是,问题不能解决烦恼,因为他有漏。

所有的只要意识心所产生的知识性的东西,都叫做不究竟;但是,不究竟是不究竟,这可是很重要!如果你今天生病,躺在那个地方,你没有这些医学不眠不休的研究,就拿重感冒来讲,你这是感染什么病毒啊?你不知道,你只有佛法没有用啊,佛法听了那么多,你躺在那边!为什么?人家一针打下去就健康啊!你懂佛法,因为你不懂病毒啊,譬如说:蛇咬到了,你用什么血清去解掉?你没有这种医学上的知识,死定了!所以,内心里面不能说:我学佛的人就有资格去高傲!你懂吗?不够资格,不行的,我们必须跟天地和谐、跟众生和谐、跟科学、医药理性、跟一切众生和谐。活在互助、互利、互补、互相尊重的一个立场,我们赞叹他;只要对国家、社会、文化、人类有所贡献的,我们都要如此的尊重跟赞叹。譬如说:农业!如果你今天只有学佛,好!这些农夫去耕种,如果没有这些农业专家,你得到病虫害,五谷不丰收,大家都没饭吃,你学什么佛?佛弟子要有很大的远见,要有整个大格局、宽大的心胸,来看待一切主观跟客观存在的环境,不能说:我学佛就是高高在上!内心没有一点感恩的心。就像有的居士,看了二、三本经典就起狂妄,对出家人不屑一顾一样的可怕。一个在家居士,你再有修行、再大的影响力,当然我们很赞叹你;但是,你能代表三宝吗?你有没有冷静想想看?你很了不起的居士,我们很赞叹,很有影响力,你是一个领导者,是没有错,我们赞叹你;但是,你能代表佛、法、僧三宝吗?不行!所有的居士都知道,你不能代表三宝。

再来,你今天是佛陀的弟子,有叫你说学佛得到一点点佛学的概念,世尊是出家人啊,你今天拥有这么样一点智慧、知识,一点佛学的概念,得到如此的解脱,你够资格骄傲,看不起出家人吗?不行!释迦牟尼佛是出家人啊!好,再来,你今天要往生极乐世界,更不能狂妄、更不能骄傲,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是比丘啊,因地修行是法藏比丘啊!你学佛,来自于出家人的开导;你往生极乐世界,也是出家人所创立的一个清净国土,你凭什么骄傲?所以,我看到在家居士骄傲、狂妄,我就很同情他!我们对在家居士,有能力,我们很赞叹;可是,在家居士,一定要认清自己在佛门里面所扮演的角色,他是辅助出家人来弘法利生;但是,如果说你真的很有修行、很有钱,你自己搞一个道场,心中也必须有三宝。毕竟你是佛陀的弟子、你是出家人的弟子!知道吗?要弄清楚在家居士扮演的角色,也不要莫名其妙的狂妄,来抬高自己、膨胀自己,这个是很要不得的在家居士!在家居士不可以动一念的狂妄之心,也不可以看到泛泛平凡的出家人就看不起,现比丘相就是佛相!

但是话讲回来,咱们比丘或者是比丘尼,都必须要自我冷静的检讨,人家在家居士赚来的血汗钱,这样供养你,你够不够资格让人家供养?你经教通吗?你心性明吗?持戒清净吗?冷静想想看,有德行让人家供养吗?凭什么在家居士一定要恭敬供养你、赞叹你?是因为你有德行,你经教通达,悟明心性,能弘法利生;如果不能弘法利生,至少三业清净,身、口、意都清净,让人家有值得供养的一个角度,众生才有信心。所以,出家人检讨、在家人不狂妄,如鸟之双翼,出家、在家,大家咱们合作,佛教哪有不兴盛的?是不是?

所以,在家居士应当知道,你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绝对不能看不起出家人,这是非常要不得的心态!你听经闻法都来自于出家人、你将来往生极乐世界,都要靠出家人,你凭什么看不起出家人?搞不清楚状态!好!讲完了,大家互相勉励一下,我讲的难道没有道理吗?要摆平自己,做一个佛陀谦卑的弟子,跟着佛陀的正见跑,永远不要动到一个念头:骄傲的心。佛陀在比丘戒里面讲:法欲灭时,白衣上座,比丘下座。换句话说:一个国家,那个佛法会不会灭,就看那个国家的状况,如果都是在家居士上台讲经说法,做佛事的时候,全部都在家居士,比丘、比丘尼坐在下座,这个国家的正法就要灭亡,这个在戒律学讲得很清楚的;台湾很好,全部都是比丘上座,居士下座,要不然你们要讲《楞严经》的举手,所以,比丘上座,白衣下座。摸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出家、在家如鸟之双翼,如火车的双轨,相辅相成,佛教就会兴盛,了解自己的立场。


慧律法师《大佛顶首楞严经》讲座视频:同分妄见别业妄见 06

底下,二者同是觉明无漏妙心,虚妄病缘,。[此各具进退交互合明也。释疑:此中第一番交互合明,以眚影合明身界,固是以易知例难知;以身界合明眚影,究属何意?当知:身界虚妄,固比眚影之难知],就是眼睛看到了这个圆影,这大家都很容易了解;但是,身界虚妄就比较困难了。所以,当知身界虚妄,当然比眼睛的眚影之难知。[而目眚远因]而眼睛看到这个圆影,它的远因来探讨,[皆是无始见病所成,更不易晓]。无始见病就更微细了,更不容易了解。[第二番交互合明,以一人所见眚影,合明一国所见灾象,固是以易知例难知]当然是以容易了解的来例这个难知的。

[以灾象合明眚影,究属何意?当知:灾象虚妄,固比妄眚之难知,而眚影远因,俱是无始见妄所生,更不易晓。第三番交互合明,以一国灾象,合明十方依、正,固是以易知例难知,以十方依、正,合明一国灾象,究属何意?当知:十方依、正虚妄,固比灾象之难知,而灾象远因,同是觉明无漏妙心,虚妄病缘,岂人所易晓耶?盖必交互合明者,要显本末见病,皆无始无明,以为其咎,此处预为发挥,到下文自易明了也。初总标竟]

打开《楞严经》表解:看左边——进退合明;看上面——二种妄见三番进退合明表约例处、结、分属,交互进退合明。二种妄见——别业妄见、同分妄见。别中之别,例如眚影;别中之同,如身境;同中之别,例如灾象;同中之同,例如诸国。现在别中之别(灯影)、别中之同(身境)来讨论,意思就是:先讨论灯影还有身境。看右边——约分属,约交互,分属就是单进或者是单退,叫做分属。进以合明,进一人的灯影,因为眼睛出毛病,来合阿难的身界,一个人眼睛出毛病,等同阿难你本身卡住了无明,不知道内在的身、外在的界是虚妄,一样不知道,没有办法觉察。例汝今以目观见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其实都是无始以来的见病。

好!约分属的左边,底下约交互,交互就是同时讲进,还同时讲退,一下讲进,同时也讲退。诸位看!约交互,进退同时讨论叫做交互。进退合明——进一人的灯影,就如同阿难你现在的身界;退,阿难你现在不能了解你的身界,就如同一个人的灯影,眼睛出问题的灯影。阿难!你现在是虚妄的根身、器界,你都不知道是无始来的见病,就像一个人眼睛出问题了,有红热病,就看到灯影一样;你看到今天的阿难的身界,就等同眼睛出状况,因为阿难你的心,也是无明的见病,而你没有觉察。所以,退阿难的身界,把范围再缩小,变成你一人的灯影,皆是无始见病所成。

好!看中间,中间别中之别(灯影),跟同中之别(灾象)来讨论,看中间,约分属,约交互的第二组,第二组的上去——有(灯影)还有(灾象),看得到吧?别中之别(灯影),还有同中之别(灾象),画下来,约分属,单进或者单退,单退以合明——退一国的灾象,就如同你一个人眼睛有毛病看到的灯影——例彼妄见别业一人。约交互——进退一起讨论——退一国的灾象,就如同一个人的灯影;进一个人的灯影,就如同一国的灾象灾难——皆是无始见妄所成。

再看最后那一对,约分属,约交互,这里只讨论灾象,同中之别还有同中之同,同中之别就是(灾象),同中之同就是(诸国),约分属就是单进或单退,单进,进以合明——进一国灾象,合十方依正——例阎浮提三千洲中,这是进,把范围再扩大,一个国家再扩大十方法界,扩大叫做进。譬如说:阎浮提三千洲中,再扩大十方法界就进。最后一行,约交互——进退合明——进一国灾象,扩大,十方法界就像一国的灾象,都是无始的见病;退十方法界的依正,退回来,等同一国的灾难,你看到十方法界种种的妄相,就如同看到一国的灾象一样,就是无始来的见病,同时觉明虚妄病缘。

诸位看最右边,进跟退,进就是范围愈来愈大。退就是范围愈来愈小,叫进退合明。看右侧,皆是无始见病所成;皆是无始见妄所成;同是觉明虚妄病缘,这个在强调什么?在强调无论是别业妄见、同分妄见,都是无始见病。意思是:无始以来,我们都卡住了一层无明在看这个世间,一直轮回,而没有人指引我们觉悟,没有!

[午二别明(分二)][未初例明别业][二例明同分(未初又分三)][申初举能例法牒定眚妄][二就所例法进别合别][三结见见即离释迷闷今初这个表格看完了,看完再来的话,就不是很困难了。经文[阿难!如彼众生,别业妄见,瞩灯光中,所现圆影,虽现似境,终彼见者,目眚所成]现在开始来别明了。说:阿难!如彼众生,就像那一位众生,别业妄见,只有他眼睛看得到,瞩灯光中,所现的圆影,也只有他看得到,虽然这个灯光所现的圆影,好象是实实在在的,好象有那个,虽现似境,似境就是不是真境,虽现相似之境,其实是妄境。终彼见者,终彼就是推究的原因、终究的原因;[]是别业的众生,终彼见者,那是个人眼睛出问题的别业的众生,目眚所成,就是眼睛出了毛病,所以,才看到五重的圆影。我们现在也是,看到种种的相,花草树木、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都是无始见病的认同跟执着,而不知道山非山、树非树、花非花,不知道山河大地——河非河,星球非星球,都不晓得众相本空,以为它是实在的,就产生种种的心态的贪瞋痴,这个就是五重圆影。从五根身,本来就是如来藏性,却在不生灭的如来藏性里面,一直见到生灭的妄执、妄分别、妄法执、妄颠倒,今天问题就是出在无始见病。

[此例明别业],这个例明别业妄见,[重举能例之法,牒定眚见][]就是依据,依据什么?眚见,就是眼睛有红热病,看到这个圆影,来看、来讨论,[全体虚妄]如第二月、如眚影,就是五重圆影,全体是虚妄,[观佛直呼前之眚影,为别业妄见,可以证知不是譬喻。要知][灯原无影,眚见似有,故云:如彼众生,有了别业(目有赤眚),故成妄见]我们今天看出去,都是虚妄不实在的能所。[见已成妄,故瞩(看也)灯光中],看这个灯光中,[所以现出五色圆影]我们根身本来就是如来藏性,后面讲: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我们五阴——色、受、想、行、识,本来就是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性;可是我们把这个如来藏性加了一层圆影,所以,我们有种种情绪化的。[虽似现前境界,但是幻有,而非实有]当你体会到这个幻有,有什么重要性?觉悟到幻,可以疏导自己的情绪,当你不愉快的时候,体会那个幻、不实在的,你的情绪千万不要受影响,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你了解那是幻有,根本就是不实在的,没有什么好情绪变化的虽然知道没有什么好情绪变化的,可是,无始劫来那个习气很难!所以,真正的修行人,要善于疏导自己的情绪。你要了解,但是幻有,而非实有[其故何也?终彼见者(指病目人),目眚所成故。终者究极之谓也,追究到底,实因别业众生,目有赤眚所成。合前文见病为影竟]

经文,[眚即见劳,非色所造][]就是病,眚就是见所成病,瞪发劳相。非色所造,非灯明所造之色,意思就是:灯本来就没有五色的圆影,灯本来好好的在那边,哪有五色圆影?一片光明,多出来的那个圆影没有啊,是你眼睛有毛病,才看出那个灯的圆影。眚即见劳,非色所造,意思:你眼睛有毛病,才看到那个圆影,这绝对不是灯所造出来的颜色[首句,重申目眚所成之义。劳即圆影之劳相,谓目有眚病,即见如斯,妄发五色之劳相,不病则无见也。次句重申,虽似前境之义。色指灯上五色,谓此圆影之劳相,非灯上本有之色,亦非灯明所造之色,故曰:非色所造。但眚见似有],只有眼睛有毛病看得到,但是,要了解妄体本空、本无,[妄体本无也]今天我们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花草树木,统统无体,没有体性,缘起无自性。[是则所见之圆影,固是目眚所发之劳相,即能见之眚见,亦是菩提心中,瞪发劳相,合前影见俱眚]。是一样的道理。

经文[然见眚者,终无见咎]但是,如果有人能够见到眼睛的毛病,这个时候眼睛就没毛病了,所以,终无见咎,终无见性之病。然见眚者,终无见咎就是:如果有一个人,能够看到眼睛的毛病好了,就看不到圆影、圆光、圆影的出现,终无见性的种种毛病了,见性无病了。一个人豁然开悟,大彻大悟,无明破了,一切无始劫来见病统统除掉,所看就绝对一真,一切法无相无生,平等无二。[此明真见无病。然字转语之辞。见眚者:即能见此眚之真体,由来无病,终不堕眚病之中,故曰:终无见咎。咎即病也。以眚不能自见其眚]有毛病的眼睛,当然没有办法发现那个有毛病的眼睛。[今既见眚,自体即离眚妄;如人堕水]就像一个人落入水中。[一经见水]只要看到水,就是离水。知道吧!意思就是:一个人在迷糊当中,只要有一天醒过来了,他就不在迷中了。一个人堕入水中,拉起来的时候,看到水就是离开水了;一个人看到自己以前迷,这个时候就是悟。

[则身已离水。合前][见眚非病。下文觉所觉眚][]就是真觉;所觉,就是能缘、所缘,就是见相二分,这个[所觉]是两个:能、所的意思,你不要讲:上面这个[]是能,[所觉]是所,这不对的!上面这个[]是真觉,真觉觉悟到能缘、所缘尽不可得,见相二分都是来自于自体分。所以,觉所觉眚就是:真觉觉悟到能所平等不二。[觉非眚中]这个真觉就不会堕入眚中了。[又彼见真精,性非眚者]当我们这个见性,纯一无杂的真精,那个如来藏性,并没有任何的见病,所以,如来藏性绝对不是带有见病、无明的见。[皆指真见之体]体本无生灭,[初举能例法牒定眚妄竟]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意识心,识心无体,因性而有,因识体——识的体性而有。所以,我们了解说妄识本来就不生,妄本来就无体。你看到什么,直入无分别处;看到什么,直入无执着处,这个就是如来藏性,但莫随境界而转。有功夫的人,直下无心便是道,无心就是没有执着心、分别心、颠倒的心,这样就契入了真如同时要真的有那个能力在一切病苦当中、在一切得失当中、在一切男女的欲望当中,也能如如不动。所以,当一个人见性的时候,山河大地统统平等心性,也不再什么杀、盗、淫、妄、酒,统统没有,统统放下,唯是一心见性,心性就清净,身、口、意就会清净。

[申二就所例法进别合别(分二)][酉初总成例意][二详应前文今初]  经文[例汝今日:以目观见,山河国土,及诸众生,皆是无始,见病所成]就像你今天眼睛看出去,山河大地、花草树林、日月星辰、种种国土,以及看到一切众生相,其实这些都是无始以来,心性当中,卡住了一层无明的见病。见病是什么意思?就是看什么就落入主观意识、看什么就是二分法、看什么就是能所、看什么统统执着、看什么都不顺、看什么都分别,只要看就烦恼,看男,男相;看女,女相,严重的对立、严重的烦恼,看什么着什么,就叫做见病所成。什么叫做众生?就看什么统统执着,没有一样不执着,叫做见病所成,不知道那个是虚妄不实的缘起法,都不知道!

[此举所例法。例者同一例也,若约三番,分属进退合明,此乃第一番,进以合明;进前眚目见圆影,易知之别业,例今好眼],你的眼睛好好的,[见身界,难知之别业]。你今天眼睛好好的看,一般众生:事实就是我的根身、器界,就这么清楚明了,这当然是真的,哪里是妄呢?所以,这个就不知道难知的别业之妄。[今日目观者;就今眼前,亲住亲见之近境]一切众生都着为实际的,[山河国土,及诸众生,即所见身界,皆是无始根本见病所成之影,与圆影枝末见病之影,同一例]意思都是见病的问题。[又皆是二字,有注家云:所见身界之相分,与能见之见分,皆是根本无明,动彼净心,而成业识,转本有智光,为能见之见分,于无相真理中,妄现所见之相分,故见、相二分,皆是根本见病所成,即影、见俱眚也]。也就是影、见俱眚,[此解于文虽顺,于义未足]

[结处须以见圆影,与见依、正皆是无始见病所成,于义方足]意思就是:见圆影还有见到依正,都是无始见病所成,全部把它包括在内,这样在义理上才足够。[此属交互进退合明,进圆影合明身界,则身界固无始见病所成,与眚见圆影,同一例虚妄也;退身界合明圆影,而圆影虽为枝末见病所成,亦不离根本见病,以末由本起,亦与身界同一例见妄也。初总成例意竟]

[酉二详应前文]经文[见与见缘,似现前境,元我觉明,见所缘眚,觉见即眚。本觉明心,觉缘非眚]《楞严经》的文字这么简单,义理却是很深,这个不是中文系的来就看得懂,谁看得懂啊?没有人看得来!好!解释一下:上面的[]就是见分,见与见[]缘,能见所缘。[见缘]就是见所缘,当然就是相分了,简单讲就是见分与相分。似现前境,因为见分是能缘,见缘是所缘,就是相分,能缘之见分,与所缘的相分(就是见缘),似现前境。这样能所不断,好象真的看到前面的境界,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元我觉明,见所缘眚,元就是本来是出自于我,这个觉明就是觉上安一个明,不是本觉;觉上安一个明就以为是觉,就是明觉,就前面所讲的: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这道理一样。

本觉上还安一个明,叫做头上安头,本觉就本觉,是绝对的觉,不需要你去明,不必加一个动作;本觉如果再加一个动作,那么,就变成妄觉。所以,这个[觉明]就是觉上加明,就是妄觉的意思。出自于哪里呢?觉见即眚。觉上加一个觉就是妄觉,这个妄觉一产生,见就是见分,所缘就是相分,问题就出来了。眚就是转真见变成妄见,眚,因为能所就显现出来,见所缘眚,就是能缘的见分、所缘的相分,是如此的不间断,那么,真见就消失,转真见变成妄见了。觉见即眚意思是说:就算你这个妄觉、妄明所发出来的能见的见性,因为带有妄,所以叫做觉见。加一个明的觉所发出来的能见性,亦即是眚,也是有问题。它不是本觉、不是本明,它是妄觉、妄明。所以,觉见即眚,就算是觉明所发出来的能见,也就是见性的病根,因为是从妄觉发出来的。本觉明心就是本来的妙明真觉,就是本觉妙明的真心。觉缘非眚,它有妙用,所以,这个本觉的妙用一显现,就没有能所了。

注意听!这个[]就是能所,就是见相二分、能所二缘。[][]要分开来解释,[]就是本觉,当本觉觉悟到能所二缘、见相二分,是来自同一个本觉,就没有能所了,就消失了。意思就是:本觉的妙明真心遍及一切,能所二缘知道都是妄,这个觉体当然就不会堕入妄中,实在是非有眚妄见可以比,所以叫做非眚,绝对不是眚见可以比,叫做觉缘非眚。本觉妙用现前的时候,发现见相二分、能所二缘,不堕入虚妄的妄觉当中,当然就没有病了,本觉妙明真心就遍一切了,能所双亡,妄就消除,见性就没有毛病了。

好!这整段我把它贯串起来,见与见缘,似现前境,元我觉明,见所缘眚,觉见即眚。本觉明心,觉缘非眚。这个见分与见所缘的相分,看起来有那么一回事,就像示现在前面的,真正的现在我前面的境界一样,这个问题出在哪里呢?这个问题统统出在于:我的本觉上面还加一个明,变成了妄觉,就是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这个见分以及所缘的相分,见分跟所缘产生了问题的时候,这个真见就消失了,就转真见变成妄见,就算这个妄觉所发出来的能见之见性,也是问题的见性,即是眚。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悟了,本觉妙明的真心,这个时候的本觉,悟到了能所见相二分,能缘、所缘都不可得,这个时候,真觉就没有毛病;真觉没有毛病,本觉妙明的真心就遍一切,能所二缘都是妄,知道就是绝对的觉体,这个觉体(觉性之本体)就不会堕落虚妄当中,当然就不是有眚妄见可以比,当然就是非眚。

[初二句,妄境似有。见即见分,合上][以目观见。见缘即见所缘之相分,合上]面的[国土众生。此见、相二分,依自证分而起]见相二分就如同蜗牛上面两个触角,自证分如同蜗牛的身体,蜗牛的触角收回来,其实是蜗牛的一个身体而已;蜗牛的身体伸出去变成两只角,两只角其实是同一个身体,所以,用这个蜗牛来比喻非常的恰当。依自证分而起,[属依他起性]依他起性就是缘起无自性,总是因缘生,无自性的。[依他如幻,非有似有,故曰似现前境。诘其根本]讨论、探究到它的根本原因,[元我真觉堕在妄明之中]在觉上面还加一个明,这个问题就出来了。[以为其咎,觉明二字,亦即四卷中,性觉必明]本性本来就真觉,不必加一个明,必明就是加一个明,觉上加明就是妄觉。[妄为明觉]就是加一层功夫让它觉,那死定了,那不是本觉[性觉即自性之觉体,本具妙明之德用,不假明而明之]如果假一个明,那就不是本觉了,本觉它自然会觉,不需要加一个明。[设若必定加明于觉体之上,则此必明一念,即是妄为,不当为而为也。即转妙明为无明,性觉成妄觉,由此妄觉,遂起见、相二分之妄。觉明乃为根本无明,诸妄总因]。在第[四卷]当中,[三种忽生相续,无不因此而成]

诸位看一下《楞严经表解》,忽生三种相续:三种相续之因就是:世界相续、众生相续、业果相续,这三个。如果你没有断烦恼、没有了生死,你继续来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绝对成住坏空,一直让你轮回有个地方。再来,众生相续,只要杀盗淫没有断,你就会继续来投胎,跟父母有缘,这是众生相续。众生相续以后,你怎么样?果报一直现前,业果相续。这个业果相续,杀生、杀贪为本;或者是盗贪为本;或者是淫贪、淫欲,你爱我心,我爱你心,你怜我色,我怜你色,爱来爱去,就一直堕落下去,所以,业果就相续了。所以,世界相续、众生相续、业果相续,只要你没有了生死、超越六道轮回,这个就一直继续下去。

[见所缘眚者:见即转相之见分]我们《大乘起信论》讲:业相、转相、现相,业相就是相分、转相就是见分、现相就是妄现境界,见就是转相之见分,[所缘即现相之相分,皆由无明之力,转真见成妄见]那个本觉消失了、智慧消失了,统统用无明在见。[此见即眚见]见性出了问题,看什么统统不顺,看什么统统执着。[遂有所缘依、正之眚影]所以,我们看依报、看正报,统统出现问题,着为真实。[合上见病为影。觉见即眚者:接上句,谓非但所缘是眚]所缘是相分,就是能缘的觉明,[即觉明所发之能见]就是能缘,也是问题,也就是眚,[亦即是眚,以俱依无明而有,妄体本无,合上影见俱眚也]

[本觉明心,觉缘非眚者:此][明真体非病]我们的真心本体是没有病的。[上觉字]上面这个[][指真体,下][觉字指妙用。缘字双摄见分、相分,能、所二缘。谓本觉妙明][真心,遍觉能、所二缘皆妄]妄放下就是绝对的。[此觉体自不堕妄中,实非有眚妄见可比,故曰:非眚,合上见眚非病]见到了毛病,当然就不病了,把病去了。[《正脉》云:此阿难所见身境,即有两重难知:一者难知其为别业,以与众同住,彼此不异也]。我阿难这个色身,跟大众的众生同住共见啊,怎么会是妄呢?

[二者难知其为妄见,以与众见同,信其实有也]我阿难有,你们大家都有啊![故以前眚影]在前面讲的眚影,[两重易知者例之]来这里比例发明出来,让大家难知变成易知。[问:身境同见,何以类眚影之别见]身境是实实在在的,身体跟外境是实实在在的,大家都看得到,同住共见,为什么用这个眼睛的看到圆影、不实在的,来比喻这个别见?[]就是比类发明眚影之别见?别业妄见呢?这句话问的好!就是说:我们这个色身,还有外界的环境,大家都同住共见,这个是的的确确的,为什么比类那个不实在的眚影、别业妄见呢?这个是不是比类不对呢?[答:众生依自心法界,而迷起梦境],所以,我们现在都在作梦,放下,梦就醒了,就是这么简单!那个放下是真的放下,完全进入绝对的真空状态。[法界唯心,梦境非有,故为别为妄,见同众人,不过业同同见耳]我们造的业相同,大家同见;大家同见,虽是同见,其实是各个别业[岂同外教共一而实有乎]你说外道讲山河大地共同一个,以为是共一,在佛教不是这样。底下就比喻得最好:[譬如千灯一室]一个房间里面摆了一千个灯,共一室,这灯一照,好象一种光,其实是千灯,各个灯所照的,对不对?[虽同处而各别光满];你看,我们这个灯那么多,上面看有多少要照,文殊讲堂讲经的,抬头一望,哇!灯这么多,你知道你的光从哪一盏灯照下来的吗?你能分别吗?不行!对不对?你伸手掌,看得到手掌,你能够分辨说哪一盏灯才照到我的手?综合了,看到的是同一种光。同一种光,看起来同一种,其实是怎么样?各个光,每一个光。

我们现在就是这样子,看了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好象是同一个,其实是什么?是各个的别业妄见,只是一分相同的同分妄见。知道吗?佛法真是奥妙![又如群翳观灯]众多人的眼睛有毛病,看这盏灯,[似同轮而实各病]看起来好象都有五轮的圆影,其实是每一个人眼睛都有毛病。诸位!看了山河大地,好象共一个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花草树木,其实是各个无明的见病。这个就有好处了,改变别人不如改变自己,心里摆平了,就全世界都平了,这个好修!所以,你要改变别人是不可能的,众生的见病是很刚强难化的,你不用、不需要改变别人,你怎么样?改变自己就好,心里这一盏无明的见病把它摆平了,世界就平,就无一法不平。

这个有好处,了解这个道理:喔!问题出在我自己,我把我自己修养的好,众生的缺点看到当作没看到;众生的是非,听到当作没有听到,天地万物跟我都没事,因为见性独立存在嘛!所有的问题,既然是自心性的问题,那么,我一定要给自己解脱的机会,放下,放下直通菩提之道,没有别的,就是你自心性上见病的问题,你没有办法改变众生的见病,改变自己的见病总可以。对不对?所以,改变自己的观念,放下;如果你体悟到,也没有东西可以放下,日子很好过!似同轮而实各病,[及其一人病愈,只消一人之轮],如果有一个人成佛,没有办法改变所有的众生,只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境,只消一个人的轮,[]就是五光的圆影。譬如说成佛,那只有一个人成佛,只有一个人成佛,你没有办法改变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没有办法把它变成净土的;要所有的人同时成佛,那不得了了!这个就不叫做娑婆世界,这个叫做诸佛净土。

在座诸位!有的人讲:要把人间变成佛国、变成佛的净土。发愿虽好、愿力虽好,我们赞叹;但是,怎么样?不可能!众生的贪瞋痴有多重?你讲两句就翻脸了!触碰到一点敏感的问题,他就会让你死的,为了一个停车格可以杀人、放火的;跟他无缘无故,只要一言不合,就开车撞死你了;为了领那个保险金,害死对方!这个娑婆世界,像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有的法师想要把这个人间变成净土,不可能!应该讲:难如登天,一切众生贪瞋痴那么严重,你怎么去改变他?能够改变我们有缘的众生,就算不错了!

我的话:我只能改变跟师父有缘的众生,让他契入佛性;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些没有缘的众生,就是佛来也没有办法、菩萨来也没有办法!因此我们要很了解,佛菩萨加被我们,力量有限,我们要加被自己,力量就无限。也可以说:佛菩萨的威力无限;但是,你不开采自己的心性,力道不大,相应不起来。佛菩萨就像一个大磁场、大磁铁,可是,你自己如果不把自己变成一块铁,吸不过去的。所以,净土法门,话说是靠佛力;但是,终究还是免不了要自力,自己的力量。如果把净土法门讲得很简单,说:我只要念佛,不改变自己的贪瞋痴,阿弥陀佛临命终一定会来接引。

诸位!贪瞋痴就是心灵的绝缘体,因为你心中没佛,是嘴巴在念佛,不改变你的心性、不改变你的心境,你没有把这个心、把你本身变成一块大磁铁,可以吸过去的铁,佛怎么接引你啊?研究净土法门的人,应当了解净土的思想,以免误导众生,把它看得太简单了。净土法门里面讲得很清楚:若一日到七日,注意那四个字:[一心不乱],一心不乱就是三昧的功夫。你看《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净念相继,入三摩地,三摩地就是三昧,就成就菩提之道了,斯为菩提,这个才是真的菩提。都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们看经典都看到一半,都故意不把那个难的看清楚。

话讲回来,譬如说: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如果佛有这么大的神通本领,这些阿罗汉为什么要自修、要自我观照!佛为什么不说:你们好好的放下,临命终靠我就好?佛靠得住吗?可以变成我们增上缘,能够变成我们的亲因缘吗?这两个问题要弄得很清楚啊!佛能变成我们的增上缘,来加被我们;能变成我们的亲因缘吗?亲因缘要靠自己!对不对?所以,把净土法门讲得太过简单的,实在是有时候会误了众生![你念佛就可以往生!]你只能说:这个法师慈悲,是一种善巧方便的勉励,就像小孩子念佛就有糖果吃一样的.

在临命终可不是这样子的,你在病苦的时候,有没有失去正念?你在欲望现前的时候,有没有失去正念?你在贪吃、好吃的东西现前的时候,你有没有失去正念?你现在碰到一点小事情,烦恼都不断,你临命终都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现在活着都没掌控自己,临命终你有把握吗?临命终那个要一心不乱,佛号不断。所以,不能把净土法门讲得很容易、很简单;讲的很容易、很简单,那是为了鼓励这些年岁很大的人,这老菩萨来,你叫他听这个《楞严经》,他没有办法,说:老菩萨,你就好好的念佛,有希望往生极乐世界!这是我们出家人慈悲这样鼓励的,那么,对于年轻人、知识青年,还要很久才会往生的,要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才会往生的,要好好的告诉他真相:往生净土需要你亲因缘,就是你发自内心里面的坚定,念佛一心不乱。所以,这个听经闻法,以后理念清楚了,才知道说我们要稳扎、稳打,要取得上品上生。


往期精彩回顾

【慧律法师】佛学讲座合集(视频)

【黄念祖老居士】《无量寿经》讲座全合集(视频)

【妙印法师】如何最快速成佛?

【抗日僧团】“脱了袈裟换战袍”

【大道至简】 生活无处不功德,人间处处是道场

【无上法宝】敦煌本《六祖坛经》

【觉正净禅堂】礼佛一拜 罪灭恒沙(视频)

【妙印法师】佛法,本无宗派,但得心法,一乘了义,如如而已。

【妙印法师】不昧因果(视频)

【觉正净禅堂】珍贵《纪录片》合集(视频)

【妙印法师】背诵《弟子规》百万遍,不如念《心经》一遍的功德力!

【慧律法师】念佛的人要擦亮心灵这面镜子(视频《从心开始》)

【慧律法师】少了“三昧”和“一心不乱”两种功夫 念佛不得力(视频《明心见性》)

【大安法师】如何是真正的菩提心?(视频)

【大安法师】往生净土 不得怕死(视频)

【觉正净禅堂】梦参老和尚(合集)真心本体觉照念佛 一定能成佛

【智者大师】大安法师主讲《净土十疑论》(视频)

【元音老人】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是最好的法门

【般若妙用】齐志军老师著《心坛撷英》(上篇)

【般若妙用】齐志军老师著《心坛撷英》(中篇)

【般若妙用】齐志军老师著《心坛撷英》(下篇)

【觉正净禅堂】“腊八节”恭迎释迦牟尼佛成道日(沙画视频)

【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上)

【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下)

【印光大师】如何修证念佛三昧?(《印光法师文钞》视频)

【印光大师】念佛摄心偈(《印光法师文钞》视频)

【智慧如海】“《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集注”(上)

【智慧如海】“《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集注”(下)

【见性成佛】“一切诸佛皆从此经出”《金刚经》大师宣讲合集

【虚云老和尚】 “只要放下包袱,咫尺就是家乡”

河南觉正净文化菩提禅堂
扫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