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关于大张伟的抄袭门,我想用法律来谈一谈

智合法律新媒体 2018-06-21 14:27:51

作者 | 乐脉(已获作者授权)

来源 | 乐脉Lemine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抄袭? / 致敬?

合法? / 合理?

音乐? / 热闹?

/ 看完你就知道了 /

大张伟在《盖世英雄》节目上演唱了重编曲的《爱如潮水》,随后即被梁欢老师指责抄袭,顿时全网开启撕逼模式,更有刨根问底群众搜罗出大张伟出道以来所有涉嫌抄袭的作品,足足有13首之多。大家知道的,乐大脉属于端庄淑女、温文尔雅那一款,所以不喜欢撕逼,今天只是从最客观的法律及社会角度分析一下此次的“大张伟抄袭事件”。


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国家,目前的音乐作品保护分为两个重要的维度,词曲版权(通常叫publishing)和录音制作者版权(通常叫master use)。从整个大张伟“抄袭门”事件经过来看,“大张伟重新编曲” — “在电视台演出并播放” — “后续录制并继续通过互联网传播”,涉及到现行著作权法两个维度的7项权利。今天就来谈一谈大张伟是否侵犯了这几项权利。

1
涉及词曲维度的五项权利
Publishing

本次事件,大张伟修改并表演《爱如潮水》、江苏卫视摄制播出、互联网再次传播的这首作品涉及了中国著作权法的表演权、广播权、录制权、摄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现行著作权法第十条和第四十条)。

1. 表演权:即公开表演作品,以及用各种手段公开播送作品的表演的权利。大张伟表演这首作品,按照著作权法第三十七条,演出组织者组织演出,应该由该组织者获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因此,江苏卫视或盖世英雄制片方需要得到李宗盛、黎沸挥(或者他们的版权代理)授权。如果江苏卫视或制片方和大张伟之间有协议,要求由大张伟获得词曲授权,但大张伟并未获得授权而进行公开表演,根据协议可以追加大张伟作为侵权被告。

2. 广播权:即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大张伟版《爱如潮水》在江苏卫视播出,江苏卫视应该向所有涉及到的音乐词曲作者或者音著协缴纳这笔音乐使用费。据了解,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集团)(江苏卫视属于其14个频道之一)已经向音著协缴纳了这笔费用。

3. 录制权: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词曲权利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两种情况,第一,如果李宗盛、黎沸挥(或者他们的版权代理)没有在专辑上注明“版权所有,翻印必究”字样,只要向李宗盛、黎沸挥或其代理缴纳费用,即可合法获得录制权;第二,如果李宗盛、黎沸挥已作“不得翻录”的备注(事实上,他们已作备注,如下图),则必须得到权利人许可,否则为侵权。因此同样,如果录制方和大张伟签订了需要大张伟获得授权的协议在先,并出现录制侵权现象,大张伟有侵权责任。(必须获得合法的录音权利,才能合法在互联网传播哦!)


4. 摄制权:即以摄制电影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将作品固定在载体上的权利。通常需要盖世英雄制作方获取李宗盛、黎沸挥(或他们的版权代理)同意摄制的授权,同意将《爱如潮水》固定在类电影的节目当中。

5. 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也就是说,词曲作者有权不同意数字网络传播平台播放他们的作品。事实上,在网络传播时代,尤其是中国,词曲作者的价值经常被严重地折损、忽略和忘却,他们的授权费用也只是录音制作者权利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

以上几项,大张伟是否有侵权责任,要看他与制作方的协议!

2
涉及录音制作者维度的两项权利
Master Use

自唱片技术的发展以来,全世界各国都意识到保护录音制作者权利的重要性。中国也不例外,现行著作权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录音录像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在此事件中,涉及到有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1. 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这是本次事件的重点。有网友爆料,大张伟本次的作品中,对原作者Zedd工程文件中的某一个音轨进行拆分和拼接。要知道,这不仅是破坏行规,更是重大的违法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明确指出这是侵犯原录音制作者的权利。

也就是说!倘若大张伟本次大胆使用原作工程文件中的某一个音轨进行拆分和拼接,那么毫无疑问,百口莫辩,这!是!侵!权!在美国,同样如此。哪怕是“哼”、“哈”,哪怕一秒,都需要得到唱片制作权人的授权并缴费(如下图)。


翻译如下:

  • 录音制品的版权拥有者的专有使用权在美国版权法第106部分第(1)条中体现为,可以全权控制其录音作品能否被任何其他人以唱片或是其他形式所复制(即直接或间接的捕获已经固定在其录音制品中的声音);

  • 录音制品的版权拥有者的专有使用权在美国版权法第106部分第(2)条中体现为,可以全权控制其录音作品能否被任何其他人以重新编排、重新混音或其他形式改变其已经固定于录音制品中的声音序列或质量的衍生作品。

举个例子,2000年5月,James Newton将BeastieBoys和他所在的唱片公司Capitol Records告上法庭,称被告在他们1992年发行的歌曲《Pass the Mic》中采样使用并循环了40遍他于1982年ECM厂牌发行的《Choir》一段6秒的旋律(3个音符,C- bD - C )。《Choir》这首作品是由ECM录音制作,被告的采样使用也是经过ECM正式授权并支付了相关费用,但因为三个音符(疑似旋律抄袭),仍被诉诸于法庭。虽然法官以在总谱中Newton并没有体现这三个音符判定Newton败诉,但乐大脉从此案中看到了另外一个重要信息:

使用采样,是需要获-取-授-权-并-付-费-滴!

2. 信息网络传播权:少了这个权利,就算其他都齐全了,也是无法在互联网传播的。大张伟Remix作品的录音版权归《盖世英雄》节目组,节目组授权给海洋音乐,海洋转授权给QQ音乐,所以在酷我、酷狗、以及QQ音乐上能听到这首作品,但是在虾米、阿里星球、网易云音乐里听不到这首作品。


QQ音乐 / 酷狗音乐


虾米音乐 / 阿里星球 / 网易云音乐

所以,从大张伟重新编曲、到演出、到节目播出并后续传播,与大张伟有直接关联性的争议集中在是否得到李宗盛、黎沸挥等词曲授权可以进行表演、录制,和是否得到录音制作者Zedd授权,可以使用他的录音。如果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大张伟在没有经过Zedd授权的情况下就使用了Zedd原始工程文件中的音轨,那么大张伟有侵犯复制权的嫌疑。

合法≠合理 

当然,如果大张伟获得了表演、录制、摄制等授权,同时又没有直接使用Zedd的录音,现有法律是无法确认大张伟违法的。那么,大张伟用“借鉴”表达“致敬”的行为是否就合情合理,大张伟是否就可以用“白眼”来表达他深切的无辜呢?

OF COURSE NOT!!!

1. 电音作品中,编曲是创新的核心!

在这次事件中,大张伟主要是抄袭了编曲。(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致敬了编法结构。)但是,就算这样的行为不违法,并!不!代!表!合!理!因为在很多国家的著作权法里面,编曲是不被保护的,被保护的就是主旋律、歌词和录音。这样的法律现状对电音界的创作人来说就不太安全了:因为保护不了核心创新的部分。在电音这个范畴里,编曲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就跟配器一样,是可以让单一旋律变得丰富饱满起来的神技能。乐大脉认为,电音编曲的核心是好的节奏型对旋律的强调,以及好的音色对整体音乐氛围的烘托。在这首歌里面,大张伟编曲中的底鼓节奏和原曲高度相似(前十六、前十六、二八、小切分);合成器音色演绎,大张伟与原作者对这个音色的处理方式也是出奇的一致。由于目前大张伟的版本只是现场版,所以听起来还是不特别清晰,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节奏动机、音色选择呈现出来与原曲的整体相似感。

2. 原作者Zedd不觉得你在致敬!

之前关于梁欢在微博中的指责,大张伟做出了回复。表达了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表达对Zedd的致敬!(所以现在抄袭都叫致敬或者借鉴了吗?)但原作者Zedd却在推特中表示“even the intro /everthing is copied(连前奏都是抄袭,全部都是)”、“this is stolen bar for bar (每小节都在抄)”、“the vox is a 1:1 copy,the structure, thesynths, even the breaks and fills…everything is a copy (这是一比一抄袭,结构、合成器音色、过渡段及过渡段连接处……全部都是抄袭)”



3. Remix,不如借鉴一下国外致敬音乐的方式!

至于粉丝和大张伟本人说的Remix是各种元素的合集,国外的DJ做Remix的时候是会给出Tracklist(借鉴曲目列表)的。每一个素材从哪来的,甚至细致到怎么处理的,都会给原作者著名。随便在YouTube搜一个Remix给大家看看:


再到Facebook搜一个DJ:


这才是对原作者真正的“致敬”吧。至少大张伟这首歌里面借用的Zedd 《Candyman》的节奏和动机以及丁日Justin Bieber《Baby》(2:07)的副歌旋律都应该给个素材源头。

4. 对于大张伟粉丝神逻辑的温馨提示


大张伟有一群神奇的粉丝,他们表示“Remix可以用别人的曲子来混音,不算抄袭”,本次的音乐“运用”只是借鉴,甚至可以起到超越的效果。是的,著作权存在的核心价值是在鼓励创新的同时促进社会繁荣,但如果都如此“借鉴”,那音乐行业必然会陷入无序和凌乱。在此,乐大脉想送上一段国外Remix的法律借鉴作为温馨提示:


首先,别用盗版音乐;其次,得到词曲版权的同意;再次,得到录音制作者权利的授权(最好留下纸质或email的记录)。业余玩家在不涉及金钱交易的情况下,可以在没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在家玩玩Remix,这样不会出事。但像大张伟这样的行为,在国外灰常危险噢!因为你很可能会被罚530万美金

血淋淋的教训

2014年4月,Robin Thicke 和Pharrell Williams在2013年合作的歌曲《Blurred Lines》被已逝灵魂乐歌手Marvin Gaye的家人告上法庭,起诉原因为抄袭Marvin Gaye在1977年发表的歌曲《Gotto Give It Up》。其中,客串说唱歌手T.I.和环球唱片公司也在被告之列。2015年3月,洛杉矶的陪审团判定T.I.在本案中无责任,但是Thicke和Williams为非法抄袭《Got to Give It Up》,并要求赔偿原告730万美金。法官的最后判决将赔偿金降至530万美金,但要求被告授予原告50%的作曲版税收入。

判决理由中表明,虽然两首歌曲从乐谱上并没有显著的相似之处,但是本案中将编曲上的相似性纳入了更为重要的考虑,比如strident walking bass, background chatter, 甚至是cow bell,都跟原告方的歌曲编曲极为相似,虽然法律条文中并没有对这样音乐成分的保护,但是法务专家和艺术家都担心这样的行为会开启一个“大借鉴时代”。

8月7早上,乐大脉收到了海外业界专家对此事的回信。Brad 同样认为,使用录音版权(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一定需要得到复制和发行的许可(注:这跟中国的情况一样一样的噢!)当然,重做编曲也是可以的,但最好不要和原声过于相似,否则会迷惑受众,搞不清哪个才是“原声”。(注:不!能!太!相!似!)如果是要直接使用旋律,则需要获取机械复制权(Mechanical License),并且要注明Candy Man 的原作曲者名字,或者分享词曲版权。(注:但是,大张伟本人也并不具备此作品的词曲版权噢!


Brad Hatfield,作曲家、编曲家、波士顿流行交响乐团常任钢琴演奏家,2006年获得美国艾美奖(美国电视界最高奖项)最佳原创歌曲奖。具有35年的从业经验,曾为电影作品波拉特(Borat)、钢铁侠II(Iron Man2)、老大靠边站(AnalyzeThis)、电视剧犯罪现场调查(CSI)、火星救援(RescueMe)、六人行(Friends)、医生ER等创作。

结语

按照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大张伟“抄袭门”事件(如果没有涉及直接使用Zedd录音),不构成侵权,也应该不会受到惩罚(此前明确的抄袭乐大脉也没查到惩罚记录和具体罚金);但是,即便不违法,也不代表合理(至少乐大脉认为这样不做作品来源引注的行为太不规范)。乐大脉希望这个事件可以推动音乐版权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毕竟,美好世界的实现过程就是从不合理趋于合理的!

附录:

[1]大张伟编曲的《爱如潮水》(1分40秒处开始)

http://v.yinyuetai.com/video/2635032

[2]被认为抄袭的模版Zedd 的大热单曲《Candy man》(1 分 02 秒开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1MjI4NDY3Ng==.html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转载


· 正文完,欢迎点击下方智合在线沙龙,最快获得一手实务经验 ·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报名参加)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稿酬标准”
转载请联系微信:soyabeancat,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