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达州救援|细看那些暖心瞬间

南充消防 2018-06-21 18:21:23


达州塔沱市场火灾终于扑灭,

南充56名消防官兵

5天连续作战终于凯旋归来。

小编带你一起感受救援期间温情瞬间....

火场一线指挥官——陈小林

6月1日22时52分,总队对南充支队下达了增援达州塔沱批发市场开展灭火救援的命令。支队立即调集6车33人于22时45分出发,增援达州。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于6月2日1时10分到达现场。截至6月4日,我支队在总队的统一调度下,出动水罐车、泡沫车、远程供水车、空呼器充装车等车辆,调集空气呼吸器、移动水炮、排烟机、高倍数泡沫发生器、大口径水带等器材,共计车辆15台次,官兵56人次,器材1000余件套。

司令部参谋长陈小林作为南充支队现场最高指挥官,坐镇一线,靠前指挥。根据火场的变化,他及时向上级汇报,灵活改变进攻策略,合理分配力量,圆满完成指挥部下达的各项任务。正是在陈小林的正确指挥下,南充支队火场表现卓越,远程供水系统保障了整个火场三分之一的供水量,有效保障内攻作业队员的空气呼吸器使用,联系“四川巨健消防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及时为火场提供了1000具水基灭火器、20吨高倍数泡沫液,保证了现场无线电通讯,为应急管理部、总队提供了现场视频图像,确保了上传下达的通畅,及指挥决策科学有据。

在长达5天的增援行动中,陈小林和所有参战官兵一起战高温、斗酷暑,同吃同睡,共同进退。用身先士卒,死而后已的实际行动展现了支队领导干部的过硬军事作风、提现了支队党委以身垂范的政治魅力,在一线鼓舞了士气,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冲锋陷阵  逆火而行

6月2日凌晨1时20分,作为南充消防第一批增援力量的“领头军”——支队司令部副参谋长杨帆立即来到总队前方指挥部报到,并领受作战任务,随即在任务区域开展攻坚作业。

凌晨4点多的时候,救援过程中出现惊险一幕。正当杨帆副参谋长带领5人前去侦查地面因高温炙烤出现的裂缝处时,突然耳边充斥着“唰唰唰”石头下落的声音,发现裂缝处正在往下坍塌,“跑!”杨帆本能地吼道,随即带着大家安全撤离,同时立即把情况向总队汇报,并提出采取远距离吊射的方法,进行降温,确保队员安全。经过通宵作业,杨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脸疲惫,但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向前来的宣传报道组介绍了现场情况。

6月2日晚9点40分,在总队前指刚开完会的杨帆回到支队的西二门阵地,和前来支援的宜宾支队一起商量对策。杨帆先向大家通报了前指的要求,接着安排对策。在简短安排部署后,攻坚组队员又开始深入内部鏖战,而这已经是上级下达的第四次强攻命令了。此时,杨帆面容憔悴,手里紧紧握着对讲机贴近耳朵,生怕漏掉任何重大决策信息,充血的眼球散射出有些呆滞的目光,杨帆的神经已经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大概内攻了半个小时,对讲机里传来了部局的命令:“所有人员撤离大楼内部!”杨帆终于松了一口大气,立即通过对讲机跟还在负一楼内攻的攻坚组队员下达了撤出命令,杨帆心里很清楚,毕竟经过长时间燃烧,大楼内部多处楼板已被烧穿,随时有垮塌的风险,出发时代学斌政委的叮嘱也时刻在耳畔萦绕:“我交给你好多人!你必须一个不少的给我平安带回来!”在两难境地中的杨帆终于等来了部局的撤出命令。

2日晚23时许,所有人员撤出,杨帆疲惫的坐在路旁花台边,笔者问为何不去休息一下。他苦笑着说:“我不敢睡,我怕我这一觉睡了,就要睡几天才醒。”夜凉如水,即使入夏也是如此,笔者捱不住夜里凉意,告别了杨帆,准备回指挥车上睡一会儿。

一线开展战地心理疏导

 此次战地心理疏导工作的开展由临时团支部书记、政治处纪保督察科副科长何易燃组织参战官兵一起,趁着待命间隙和大家交心谈心。他把火灾救援中可能遇到的状况向官兵们一一叙述,以便让大家伙儿做好充分的心里准备,并有针对性的提出了心理危机干预方法和举措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他叮嘱大家一定要战胜内心的恐惧,要振作,不退缩,坚决完成上级交派的各项工作任务,不辜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

开展战地心理疏导工作,有效缓解了个别参战官兵出现的紧张、焦躁和恐惧等心理情绪,减轻了心理和精神上的负担,同时也及时掌握了参战官兵的思想动态,为突击队官兵圆满完成救援任务提供了可靠的思想政治保证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一个爱笑的微胖消防员

6月1日晚,雍潇正在中队值班,接到中队要增援达州61火灾命令后,他立即召集队员开始清点准备出征的车辆装备器材,并给自己爱人发了一条微信。

他爱人名叫毛婷,是南充市公安消防支队防火处一名参谋,由于总队防火部抽调基层人员去执法案卷评查,她已经在成都出差5天。收到短信的时候,怀孕5个月的她疲惫地看了一眼,只有两个字:“睡没”,便没有在意,睡意袭来,没来得及回信息就睡着了。

第二天看了支队的微信群,毛婷才知道雍潇已经前往一线增援灭火战斗,便焦急地通过微信私信雍潇询问情况,却收不到任何回复。她开始担心起来,由于工作性质,她深知火场是多么可怕,她甚至联想到那些血淋淋的火灾案例,作为一个有孕在身的妻子,如果雍潇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办?她不再主动联系雍潇,而是选择通过其他渠道了解火场情况。

到达现场后,雍潇作为中队长,带队进行内攻攻坚行动。他带领的攻坚组不断进出火场,即使全身被汗水湿透,脖颈被炽热的烟气灼伤,脚被高温积水烫肿,他们也从未退缩。

在进攻轮换出来后,雍潇会安静地和队员坐在一起,一言不发,放空自己,任由汗水跌落发尖再顺着脸的轮廓滑下去。雍潇是一个爱笑的人,这一点不论是在平时还是在火场上,都能看出来,虽然自己刚从火场内部出来喘着粗气,但是一看见大家,还是会露出开心的微笑。雍潇在吃饭休息的间隙,也会通过微信给妻子报平安,但是内容都十分简短,有时甚至就是一个“嗯”字。他知道毛婷担心他,但是他不想妻子担心,所以基本上都是这样轻描淡写。

职责所在   无惧火海

6月3日19时40分左右,刘小波还坚守在支队供水车旁,由于一直在嘈杂的发动机声下指挥供水,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嘶哑。

达州61火灾发生后,作为南充支队嘉陵中队指导员的刘小波和镇江路特勤消防站、化工园区特勤消防站的队员一起,紧急增援灭火行动。刘小波告诉笔者,支队所处的任务区域环境最为恶劣的时候,周围烟气的温度至少有70-80℃,越往里温度越高,根本无法再向内推进。支队决定在火场内架设移动水炮,在第一组侦查好架设位置后,小波带领第二组推着移动水炮,深入到指定位置,顺利完成架设任务,为支队保持阵地,防止火势蔓延赢得了时间。最危险的时候发生在当晚夜间发动强攻的时候,小波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我是带队干部,兄弟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兄弟们都已经连续奋战近10个小时(还不算赶路的时间),他们体力怎么样?如果体力不支,其他队员是否有办法把他带出去?”刘小波越想越害怕,恐惧迅速占领他内心,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要把兄弟们平安带出去!“第二组请求轮换,请求轮换!”小波果断向对讲机喊话,并带领队员撤出火场。在火灾一线,不蛮干、不逞能,始终把队员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才是合格的指战员,刘小波做到了这一点。在小波撤出后不久,部局就下达了全部人员撤离大楼,停止内攻的命令。

事后,笔者问道:“如果后来没有暂时停止内攻的命令,又轮到你们轮换进入内攻了,你会怎么办?害怕吗?”“我肯定会害怕,这是天性使然,但我一定会坚决服从,这是职责所在!”刘小波坚定地说。

百炼成钢的灭火先锋

在总队下达第二阶段进攻命令后,南充支队安排了三个组,轮换进行内攻。作为攻坚组组长的琚天祥,在长时间的灭火战斗中,在火场“七进七出”。经过16个小时的奋战,琚天祥困乏难当,在路边绿化带席地而睡。琚天祥在短暂的休息过后,又继续投入到紧张的灭火战斗当中。目前,支队正在任务区域架设移动水炮,并向火场核心区推进阵地。

特勤中队的另一名战士刘豪也在攻坚组当中,他从火场出来取下呼吸器的时候,脸上挂满了汗珠。他一面脱靴子,一面苦笑着说道:“鞋子里面已经可以养鱼了。”说罢,他把战斗靴里的水一下子全空了出来。他说他已经不知道进入火场好多次了,他对火场比较熟悉,最多的时候连续5次进出火场。火场里面温度很高,要往里面推进必须压低身子,同时把里面的积水不断往身上拍,才能暂时降温。越往里温度越高,积水温度也越来越高,他和琚天祥脖颈处都有不同程度的灼伤。

老当益壮的拼命三郎

唐能勇,37岁,在西藏边防团当兵16年,四级军士长军衔,退伍后就通过招聘到经开区化工园区特勤消防站,担任过班长、司务长等职务。61火灾发生后,化工园区特勤消防站出动2车12人,跟随镇江路特勤消防队一同赶赴火场一线增援。

6月2日凌晨到达现场后,化工园区的专职消防队员们就和支队特勤队员一起,组成攻坚组对火场开展内攻作业,他们主要负责负一楼门面的破拆、侦查及搜救工作,老唐也多次下到火场开展内攻作业,内攻一直断断持续到2号晚上10点多。在接到撤出命令后,老唐和队友稍作休息,在3号凌晨三点左右,迷迷糊糊的老唐又接到挪车命令,高喷车和登高车开始进场,他们开始负责供水工作,直到现在(3号上午10点)。已经连续奋战超24小时的老唐还在一线不断指挥供水。

战场边上的10分钟

达州塔沱批发市场火灾发生后,特勤中队作为南充支队的尖刀力量,自然也在增援之列。作为特勤通讯员叶盖飞,此时的内心可谓是百感交集。他家乡达州的一把大火,让他按捺不住想去前线参与灭火行动的心情。他还清晰的记得自己当兵那天,还差2天满18岁,全家人都来给他送行,都为他感到骄傲。叶盖飞鼓足勇气,向中队长打了请战报告,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最终得到了批准,连夜赶赴一线。

2日凌晨1:20,叶盖飞跟随支队增援力量抵达现场。现场弥漫着呛人的烟气,叶盖飞根本来不及多看,就已经投入战斗。他和其他战友一起,被编入攻坚组,负责深入火场内部,侦查、破拆、搜救、灭火等工作。在不断的攻坚轮换中,他不知道进出火场多少次,衣服不断重复着浸湿透又被风干,有时不得不向自己面部浇水,来缓解高温引起的灼烧感。2日下午15时许,叶盖飞向中队长雍潇请了10分钟的假,他快步走出盘根错节的水带阵地,来到街边,与父母匆匆见了一面。“妈妈一看见我,多远就伸出手来抱我,把我抱得紧紧的,爸爸也来抱我,我们三个抱在一起。”小叶依旧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兴奋地跟笔者讲述道。和父母在战场边相聚了短短的10分钟后,叶盖飞又毅然返回火场,投入到艰苦的灭火战斗中。至于这短短的10分钟,也许是他最难忘的10分钟,也是火场上最温情的10分钟。

 火场外的装备能手

达州“好一新”批发市场突发大火,战勤保障大队特种车驾驶员兼装备技师王新与支队战友一同增援达州,在长达5天的战斗增援中,王新一直操作远程供水系统奋战在第一线,凭借扎实的业务技能与丰富经验,有效确保火场供水,及时协调处理了远程供水系统齿轮损坏、供气车机械维护等突发问题。“我们这个任务和其他人任务不同,战斗员装备出了问题可以换人补位,我们不能停不能换,火场一大半的车等着我们供水,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就直接跳下去了。”在问道他为何跳进河里排除故障时,他这样回答。

这次火灾扑救中,王新除了艰巨的供水任务,同时他还负责为支队携带的排烟、灭火器材以及各类发电机进行维护保养,确保在一线能够正常使用,为战友提供强大的支援。“如果装备出故障,我们也不是很担心,各种可能遇到的问题,在平时我们已经研究练习过,平时多学习,战时能争气。”对于装备使用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他自信的讲到。

 攻坚灭火冲锋在前

达州塔沱批发市场发生火灾后,嘉陵区鑫益路中队徐鹏作为南充支队第一批增援力量的一员火速赶往达州支援。身为达州人的徐鹏,此时坐在车上心急如焚,想着家乡发生了这么大的火灾,家乡人民正遭受着火灾的威胁,想到这些,徐鹏不时翻出手机搜索着达州火灾的消息,密切关注着火灾的最新动态。来到火灾现场,徐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火灾了,浓烟、高温、毒气聚集,瞬间让我觉得以前见过的火灾都是小火。”徐鹏这样描述自己到达现场的感受。

作为攻坚组队员的徐鹏,每次都与战友们冲在最前面,至2日17时,徐鹏已经和战友们轮番进出火场达十几次,连续奋战在火场中,几乎没有休息,是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他们和疲惫抗衡。每次从火场出来更换空气呼吸器取下面罩后,面部都被熏得黑黢黢的,汗水早已将战斗服湿透,由于长时间在水里浸泡,脱下战斗靴,脚板已经被泡得发胀红肿,但是徐鹏没有退缩,没有喊累,依然坚持战斗。

火场上那些默默无闻的身影

沈添和何哲琦是宣传中心的文员。周末大清早,他们被一个电话吵醒,然后立马起床到支队集合,火速赶往了达州。在达州的这100多个小时,他们把手中的摄影器材,纸和笔当作武器,记录着火场上的点点滴滴,甚至跟着攻坚组几次深入内部获取重要素材。他们不是专业的消防员,他们说里面好危险差点迷了路,他们没有睡过一个整觉洗上一次澡,可是,从前方发回的报道几乎没有间断,提供的图片几乎张张精彩。

沈添说,我们的工作注定是为别人做嫁衣,镜头里不会有我的身影,稿件里也可以没有我的名字。只要这些火场上的英雄能被铭记,那就是最好的结局。何哲琦说,累和苦并不重要,有没有回报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工作有意义,有价值。身为文员,我同样要为这个集体的荣誉奋斗,这是一个承诺,也是我的准则。

人们往往容易被电影感动而记住演员,忽略了幕后的工作人员。英雄不问出处,笔者认为,一线宣传员作为幕后工作的无名英雄,同样值得被记住,值得我们尊敬!

       ____end !____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