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手术出意外后,眼睛竟有了透视功能,每天都……

伴您静夜念人 2018-06-21 19:42:00

第一卷 修心第1章 火车奇遇

火车上,人声沸腾,虽然不是春运,但是恰好赶到五一劳动节,所以颇具独特风格的华夏火车上显得拥挤不堪。虽然不似春运时候那样挤得人双脚不着地,但是原本两个人的位置上坐三个人,也让人叫苦不堪。

在两个气质少妇中间坐着的林煜显得有些尴尬,原本两个人的位置现在三个人坐,原本就拥挤,再加上两侧的少妇都是身形微显丰腴,所以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就更加显得拥挤不堪。

左侧的少妇还抱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虽然孩子已经这么大了,但是她保养的极好,而她本身正属于熟透了的年纪,再加上她一袭短衫白裙,粉颈下大片大片的雪白让自诩为正人君子的林煜时而忍不住侧目。

而右侧的那位少妇则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她时不时的扭动着娇躯,有意无意的在林煜的身上蹭着,而且还偶尔向林煜抛个媚眼,说些让任何男人都能想入非非的话,更是让林煜这种没正式接触过女人的小处男身体里有种兽性的冲动。

林煜感觉这一路上都饱受煎熬。

好不容易到了一站,恰好对面有人下车,抱着孩子的少妇挪到了对面,林煜才算是没有继续尴尬下去。

“妈妈,我想睡觉。”对面少妇怀中的孩子说着躺在母亲的怀里就沉沉的睡去。

少妇拿了一件衣服为孩子遮上,然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抱好孩子,尽量让孩子睡的舒服一点。

“大姐,孩子最近食欲不好吧,看他的脸色干瘦干瘦的,有没有看医生?”林煜看了看少妇怀时的孩子,终于忍不住问。

“是啊,经常不吃饭,平时最爱吃的零食也不喜欢吃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到医院检查了之后也一点问题也没有,医生说孩子不碍事,我都愁死了。”少妇有些愁眉苦脸的说。

“我懂一点医术,要不我帮孩子把把脉吧。”林煜说。

“你懂医术?”对面的少妇双眼一亮道。

“略懂一点,我师父是一位中医,他精通医道,我从小跟着他长大的,所以懂些中医,如果大姐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忙给孩子看看。”林煜笑道。

“好的,谢谢。”少妇小心的把孩子的手拿出来,林煜则伸出右手两根手指,搭在孩子的脉博上细细的诊起脉来。

过了几分钟,林煜松开了孩子的手腕,他对少妇怀里的孩子身体情况已经了如指常,他好心的建议道。

“孩子有点五气不畅,阴阳违合,按照西医的说法就是轻微的厌食症,现在病情还没有体现出来,所以问题不大,我建议大姐去找位靠谱点的老中医,两剂汤药或者扎几针就好,其实我也懂一点中医,要不我帮孩子扎几针,几分钟就好了。”

“哦,不用了,不碍事的。”少妇连忙摇摇头,她不认识林煜,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多了去了,林煜年纪太轻了,让她无法跟白发苍苍的老中医联系在一起,在说,现在这世道,还有这么好心的人?更何况,儿子只是轻微的厌食,哪有他说的那么玄乎?

“孩子现在的症状不显,但不能再耽搁了,建议还是找老中医看看吧。”

见少妇的情绪有些不高,林煜便不在多说了,毕竟他和少妇并不认识,自己如果热情过度了,反而会让人疑惑。

“小弟弟懂医术?”林煜身边的少妇却是发话了,她的声音又嗲又嚅,让人听了她的声音,未看见人,骨头就先酥了一半。

林煜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他精通医道,一眼就看出来右侧这名少妇身圆臀大,眼神迷离,一双丹凤眼透着隐约的桃花之意,一看就是严重的女性荷尔蒙分泌过度者,这也难怪刚才三人坐一起的时候这女人时不时的向自己身上靠。

林煜今年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虽然跟着师父云游四海,阅历丰富,但是对这种熟透的少妇却是敬而远之,因为他体质特殊,身具六浮绝脉,所以从小体弱多病,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到二十二岁,是不能随便破童身的。

所以虽然身边的少妇象像熟透的苹果,让人有种忍不住去咬一口的冲动,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敬而远之。

这些年如果不是跟鬼谷传人的师父修行道门太玄心经压制着六浮绝脉,他恐怕连十八岁都活不到,所以尽管心中想入非非,但是还不得不拒绝这女人的好意。

话说间,这少妇向林煜这边又靠了靠,林煜感觉到右腿一阵柔软,连忙向外挪了挪,然后压住身体里兽性冲动,定了定神笑道“略懂一点。”

“那……你给姐姐看看吧,现在姐姐吃饭不香,睡觉也不好,总觉得身体里少点什么……”

少妇双眼含情脉脉,看着林煜鲜嫩的模样,几乎恨不得扑上来咬一口,这女人阅人无数,又能准确的把握好男人的心理,说的话能掐到男人的心理,就差说出来自己空虚寂寞差男人了。

“还有……我这里难受,你摸摸。”少妇抓着林煜的手,向自己的胸口按去,林煜猝不及防下右手被她捉了过去,林煜感觉自己的鼻孔里有东西流出来,吓得他连忙抽回了手。

“小弟弟,我这到底怎么了?我感觉很难受,你就帮我看看嘛。”女人媚眼如丝,她心中着实有点恼怒,心想老娘暗示的都这么赤裸裸的了,这小子怎么还不明白,一点也不上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从姐姐的身上看不出什么来,所以要把过脉后才知道。”林煜定了定神道。

“那好,帮姐姐把把脉吧。”女人笑逐颜开,她的年纪属于熟透了的年纪,再加上一举一动都透着风情万种,这种年龄的女人对男人是通杀的,她伸出细腻的右手,送到了林煜的跟前。

林煜伸出手去搭在她的手腕处,感受着少妇脉象中的变化,而少妇则是用一双妩媚的双眼在林煜身上游走不定,飘忽游移。

片刻以后,林煜收回了手,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怎么,有问题吗?”看林煜的表情,少妇神色一紧,不自由主的紧张了起来。

“有问题……”林煜皱眉道。

“什么问题?”少妇紧张的问。

“你今年有三十了吧。”

“有。”

“那您应该结婚了。”

“结婚了。”

“有孩子没?”

“一个男孩,三岁了。”

林煜的双眼越睁越大,他涨红着脸,终于憋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您结过婚,有过孩子,而且现在又怀孕了,那我请问一句……为什么您还是处女?”

“啊……”对面抱孩子的少妇和林煜右侧的女人同时傻眼了。

第一卷 修心第2章 你最好测一下

“我老公有那种癖好,所以我……我时不时的做小手术补一下膜。”少妇羞涩的说,紧接着,她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急切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这是真的吗?”

“你的脉象是滑脉,错不了的。”林煜肯定的说,开玩笑,如果身为鬼谷医道的传人连喜脉都把不出来,真的对不起林煜这一身医术。

“不可能,我前不久还来的月经,我的月事一向是很准的,我怎么可能怀孕了?”少妇急急的问。

“有些人,就算是怀孕后也会来一次月经,这是着床后的发生的一种生理反应,用西医的说法,叫做孕卵植入性出血,根据你的脉象来看,是错不了的,回头去医院确诊一下吧,另外,以后那种小手术不要做了,有违天理常伦,对身体也不好。”林煜道。

“我……我去检测一下,我有试纸,我有试纸。”少妇说着翻出了自己的包包,从里面翻找了起来。

只见她包里的东西真的是五花八门……有金毓婷、也有杜蕾斯,看得对面的少妇一阵面红耳赤,不自由主的对那名少妇反感了起来。

林煜也无奈的摇摇头,普通人绝对接受不了。

好不容易,女人翻到了一盒试纸,匆匆忙忙的向洗手间里跑了过去。

五分钟后,女人垂头丧气的回来了,一看她的表情,便知道是什么结果,她刚才测试早孕的试纸上呈阳性,是怀孕的征兆,只是她老公出差足足有半年了,这孩子是谁的……她也不清楚。

抱孩子的少妇看向林煜的表情明显的有了变化,她犹豫着是不是拉下面子让林煜在帮她看看孩子的情况,毕竟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小弟弟家里是哪里的?”抱孩子的女人和林煜攀开了关系。

“老家是凌阳县的。”林煜笑了笑,他明白少妇的意思,只是她不开口,自己也不会主动去提刚才的事,医道讲究一个缘分,既然你不相信我的医术,现在又拉不下脸道歉,那没什么好说的。

“跟我老家是一个地方的,我刚从老家探亲回来,凌阳三贤山有一个青山道观对吗?”少妇笑道。

其实少妇的气质非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之所以在这里挤火车,那是因为凌阳到江南只有这一趟火车,还没有飞机航线。

“对,是有一个道观,以前的名字叫鬼谷医门,我从小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听说那所道观很灵验,有求必应。”少妇问。

“信则有,不信则无”林煜笑了笑。

“那你去哪里呢?”少妇又问。

“去江南市吧,我师父说我该入世历练。”林煜道。

少妇正要在细问,就在这个时候,火车上的扩音器里传出来了女乘务员焦急的声音。

“各位乘客请注意,十六号车厢有位客人突发急病,希望有懂医术的朋友前去帮忙看一看。”

播音报了好几遍,乘务员的声音微微显得有些焦急,看起来这位病人病的不轻,或者说是身份不简单。

“抱歉,失陪一下。”林煜站了起来,他提起身边的一个随身携带的背包向十六号车厢赶了过去。

十六号车厢是贵宾车厢,这整节车厢都被人包了下来,在通往十六号车厢的门口有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把守着,林煜说明了来意,便被放行了进去。

打开门,一个极大的包厢就展现在了林煜的跟前,这包厢是整整一节车厢,里面的设施极其毫华,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甚至还有一间小型的厨房,室内的陈设极其考究,如果不是车厢比较狭窄,林煜都误以为自己来到了豪华的总统套间了。

林煜不得不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他车厢里挤的人山人海的,而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地方,竟然只住了一个人。

只见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女孩躺在床上,她双目紧闭,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刚刚看到女孩的面孔,林煜便呆住了,虽然这些年修行道门太玄心经,让他早就养成了一幅心如止水的心性,但这女孩的容貌还是让他感觉到心里翻起一阵波澜。

虽然她不施粉黛的面容因为病痛而略显苍白,但是这非但没有掩盖她的气质,反而让人有种秀丽之极的视觉,那张面容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宛若清莲般的孤高,让人不敢心生亵渎。

“你是医生?”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上来问道。

“懂一点中医。”林煜点点头道。

“快去给我家二小姐看看。”男人手一挥,从他的语气中不难看出,他是属于管家级别的。

有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已经比林煜早一步来了,他提着一个行医箱,拿着血压计,在为女孩量着血压。

林煜眉头一皱,他从女孩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气若游丝的气息,这女孩看起来病的不轻啊,他不敢耽搁,伸出手搭在女孩另外一只手腕上,细细的为他诊起脉来。

“你们小姐的问题不大,可能是有点晕车,休息休息就好了,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就给她打一针镇定剂吧。”戴金丝眼镜的医生放下了手中的血压计。

“不行,她体弱虚寒,脉象虚浮,这是寒症上身的症状,打镇定剂只会让她更加痛苦。”林煜感受着女孩脉象中的异样,打断了那名西医。

“你是医生吗?”眼镜男不悦的瞪了林煜一眼,这小子的话由不是间接说自己的医术不行吗?

“懂一点中医。”林煜放下了女孩的手。

“中医?现在的中医也能治病?那就是迷信,再说,就算是装江湖郎中骗人,你也要装得像一点吧,你这么年轻,谁会信你懂中医?”眼镜男鄙夷的看着林煜说。

“不准侮辱中医。”林煜脸色微微的一沉。

“我侮辱了吗?我说的是实话,谁不知道你们中医就会弄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来骗人?什么祖传秘方,什么气功治病,这不是江湖郎中是什么?我一个堂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我会出错?多少人找我看病挂号都挂不上。”眼镜男站起身来倨傲的说。

“你是人民医院的医生?”一边的管家发话了。

“是的,我叫石安宁,你们听说过人民医院的石快手吧,那就是我。”眼镜男提起自己的绰号,不自由主的挺了挺腰,仿佛他的形象在那一瞬间高大了起来。

“我是听说过,你比较擅长心脑血管方面的病,那就赶快为我们家小姐打镇定剂吧,治好了,我们陈家会有重谢的。”管家说。

“陈家,哪个陈家?”石安宁微微一愣问。

“当然是江南陈家,你没有听说过?”管家皱眉道。

第一卷 修心第3章 陈家

“陈……陈家?这是陈家大小姐?”石安宁吃了一惊,做为一个江南市的人,他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的陈家,陈家资产数千亿,是江南四大家族之首,拥有的背景让人无法想象。

“不然还有哪个陈家?如果小姐没事,我会向你们医院领导交待一下。”管家淡淡的说。

“谢谢,谢谢了,我一定会尽力的。”石安宁大喜,管家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想陈家是什么身份,只要一句话,他就有可能从普通主治升到主任医师,这可是少了好几年的苦熬啊。

他从一边的金属行医箱里取出一支镇定剂,一边用注射器抽一边说“小姐只是旅途劳累罢了,不碍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慢着,你们小姐现在属于五行失调的症状,应该是因为隐疾引起来的,不能随便注射镇定剂,这样只会让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林煜连忙拦住了他。

“你懂什么?你一个江湖郎中,也懂西医?一边去,别碍着我给陈家小姐治病。”石安宁的脸上露出一丝愠怒。

陈家小姐的身体没有一点问题,估计就是累了,这么好的巴结陈家的机会怎么能轻易错过?这小子是想断自己的财路啊。

“这位小兄弟,多谢你能来为小姐治病了,不过我们家小姐问题不大,不劳你费心了,送客。”管家的眉头一皱,他明显的感觉到林煜不靠谱。

他年轻轻的,能懂多少中医?偏偏又是一口阴阳五行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如果他是位老中医,他的话或许有说服力,但是话从他一个小年轻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些让人难以信服了。

“可是……”林煜还想说什么,两名铁塔一样的大汉档在了他的跟前,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虽然师父说过,医道遵循缘分,对方不让你医,不相信你的医术,那是你和病人的缘分没到,但是林煜还是感觉到有些惋惜。

“你们小姐以前有过隐疾吧,每次病发的时候,手脚不能动,不能说话,就像是植物人一样,而且这病有一个特点,每逢本命年生日那天就犯,看她的年纪,之前应该已经犯过一次了吧,这次的症状跟她的隐疾有关,镇定剂,只会让她的病更严重,所以……你们好自为之。”

“另外,石医生,你是医生,医生的职责是治好病人,而不应该有功利之心,你有多少把握,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完了这句话,林煜转身便要离开。

而那名管家的神色一变,吃惊的看着转身离开的林煜。

“小子,你敢诅咒我们小姐有病?”一名保镖说着就向林煜的脑袋上拍去。

林煜心中一凛,这名保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这一巴掌虽然不致命,但是下手也绝对不轻,不由心中怒火丛生,就算是我说错话,你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

正在向前走的林煜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右手向后一翻,紧紧的握住了大汉的手,然后双手一绞,保镖的双手就被结结实实的控制在他双臂间。

保镖猛的一抽手,林煜的身子却像是钉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他这一抽竟然没有抽回。

“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在这里撒野。”另外一名保镖一声沉喝,一米八的个子猛的向前扑来,双手向前,就要把林煜制在当场。

林煜气息一吐,双臂向前一震,制在他手中的保镖不自由主的向后退出了三四米远,林煜震出他之后迎着第二名保镖而去,他呼的一声挥出右拳,右掌半握,快速的击在了第二名保镖的助间。

第二名保镖一声闷哼,他感觉自己的肋骨像是被撞裂了一般,踉跄着向后退出五六步,这才站定了身形,但是他的肋下又酸又疼,一点力道也施不上来了。

“你……你什么态度,你敢动手打人?”石安宁结结巴巴的说。

“是他们先动手的,我只是自卫而已,难道我打你,你会把自己的脸送上来让我抽吗?”林煜冷笑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林伯,我叫人去把那小子抓来去。”一名保镖沉声道。

“不用,这年轻人没那么简单,先看看小姐的情况再说吧,你们注意下他在哪个车厢。”林伯看着林煜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的说。

片刻以后,石安宁为陈家千金注射了镇定剂,陈家千金紧锁着的眉头果然松了下来,石安宁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陈家的千金,给她看病很有压力,不过没事了就好。

看到病床上的女孩眉头舒缓了下来,管家也松了一口气,对石安宁的态度也客气了起来:“石医生真的是妙手回春,回头我到医院给你们院长交待一下。”

“多谢了,陈小姐的病情绝对没有问题。”石安宁有些受宠若惊的说,他的心里有种抑制不住的喜悦。

虽然跟前的人不过是陈家的一个下人,但是以陈家的家世,绝对能跟他们的院长说上话,只要在他们院长面前稍稍提下,他就是大功一件,回去后至少混个副主任医师没问题。

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红包向他飞来,也看到了无数个水灵灵的小护士等着他去潜规则。

就在这个时候,病床上的女孩呼吸突然粗重了起来,只见她双眼猛的睁开,双手按住胸口,喉咙里发出粗重的痰音,就好像是无法呼吸一样。

“小姐,你怎么了?”管家不由得吃了一惊,他转身向石安宁吼道“去,看看小姐怎么回事。”

石安宁也吓了一跳,他刚才明胆诊断出陈家小姐是因为休息不足造成的,根本没有什么大问题,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子了,于是连忙拿出听诊器上前去检查。

听诊器一听,石安宁不由得吃了一惊,病床上的女孩心跳加速,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怎么样了,说?”管家一看到石安宁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对头了,他脸色一变。

“小姐……小姐的心脏跳动的厉害,我……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没理由这样啊。”石安宁结结巴巴的说。

“马上给我想办法,如果我家小姐身体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管家喝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小姐明明就是睡眠不好,没理由这样的。”

石安宁感觉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如果陈家小姐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有几条命也不够玩的,要知道陈家在江南的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江南四大家族之首,家族的嫡系布满江南政商两界,分分钟都能玩死他。

“快……快去请刚才那年轻人回来,态度好一点。”林伯这才相信林煜确实有不凡之处,不由高声对几名保镖吩咐道。

第一卷 修心第4章 江南

回到了坐位上,那名抱孩子的少妇关切的问道:“怎么样,病人没事吧。”

“不知道,应该没事吧,快到站了。”林煜笑了笑,对于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

“快了,你到江南市后有什么打算吗?”少妇问道。

“找我师父的一个朋友,他在人民医院,他会帮我安排到医院工作的。”林煜笑道。

“哦,那还好,到江南有落脚的地方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从小跟师父云游习惯了,五湖四海大部分地方都去过,找个休息的地方还是有的。”林煜道。

“哦,那就好。”少妇点点头,她看了看怀里的孩子,虽然担心,但是她还是拉不下脸去请林煜帮她的孩子看病,只好犹豫了一下又说“我姓连,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在江南市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你叫什么名字?”

少妇说着递上来了一张名片,林煜接过来看了看,只见上面印着“连雪萍”,三个字。

“谢谢了,我叫林煜。”林煜微微一笑,收好了名片。

江南市终于到了,这个华夏境内排得上号的城市绝逼是一个风骚的大都市,随着火车扩音器上播音员甜美的声音,林煜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感觉血脉都微微有些不畅。

火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到站的人陆续从车上走下来,林煜回头看了一下贵宾包厢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取出自己的背包,从包里拿出一个紫檀木盒子,找到了一名乘务员。

“小姐,如果等会儿见到贵宾包房里的人,请把这个交给他,里面的东西,关系到他们小姐的健康。”林煜边说边把手中的紫檀木盒子交给了乘务员。

乘务员微微的一愣,本能的要拒绝,但是看到林煜那温和的笑容,就不自由主的点点头,接下了他手中的盒子。

林煜这才转过身来,跟着下车的人流走下汽车,那名女乘务员有些痴迷的看着他的背影,低低的说了一声“真帅。”

林煜刚刚随着人群走下火车,刚和他交过手的几名保镖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一看到空空如也的坐位,两名保镖傻眼了,一名保镖拦住那名乘务员叫道:“刚刚坐在这个坐位上的人什么时候走的?”

“你说那个帅哥吗?他刚下车,对了,你们是贵宾包厢的客人吗?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们。”

乘务员微微一愣,随即想起来刚刚下车的林煜,她对这个帅气的年轻人印象比较深,随即想起来林煜之前的吩咐,就拿出了那个紫檀木小盒交给了两名保镖。

贵宾包厢中,林伯打开了那个紫檀木小盒,只见里面有一颗褐色的中成药丸,这颗药丸圆润油亮,看起来极其漂亮,刚刚打开盒子,满室生香,那种淡淡的好像是麝香的味道充满了整个车厢。

在里面还有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碗水调和,让病人服下,卧床休息三日便可。”

“来人,倒一碗水去。”林伯已经认定了林煜是位世外高人,当机立断的让人取过来一碗水。

取过水之后,林伯把手中的药丸投入水中,这颗原本有花生大小的药丸遇水即融,碗中的水颜色由无色渐渐的变成褐色,颜色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化成了大半碗中药汤剂一样的东西。

“扶起小姐来,让小姐服下。”林伯端着水吩咐道,两名保镖连忙扶起来床上那位女孩,林伯端着水走了过来。

“先生,不能让她喝啊,这药来历不明,如果让小姐喝下去,可能问题更加严重的,我是人民医院有名的快手,我会把小姐治好的,只要送小姐去医院……我有办法的。”石安宁见此情况不由得一慌,在一边大叫了起来。

“赶出去。”林伯冷冷的看了石安宁一眼,一名保镖马上走过来,像是抓小鸡一样的把石安宁丢到车厢外面去了。

那名保镖拍拍手,冷冷的说道:“你这个半吊子医生,如果小姐有什么意外,你就等着死吧。”

说完这句话,保镖转身回到了包厢,并重重的把门给关上了。

石安宁只觉得两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欲哭无泪,原本垂手可得的功劳,就这样白白的丢了,而且还引起了陈家的不满,如果陈家真的跟他计较,他就完了,可是他不明白的是,陈家千金,明明就是水土不服,睡眠不足引起的症状,怎么会突然严重了呢?

服下林煜的药之后,病床上的女孩脸色渐渐的变了红润了起来,过了一会缓缓的睁开眼睛。

“林伯,到了没有?我怎么感觉很累啊。”女孩的声音有些虚弱。

“筠竹小姐,你有点不舒服,刚刚服下药,下一站我们就下车了,您好好休息就没事了。”林伯安慰道。

陈筠竹微微的点点头,她缓缓的闭上双眼,一阵困意袭来,片刻便进入了梦乡。

林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为她盖好被子,向两名保镖吩咐道:“小姐整天忙于工作和学习,好久没有休息了,公司有什么事情由我处理,不要打扰她。”

江南自古富饶,风景秀丽,是人人都为之向往的世外桃源,虽然早些年随师父云游,去过不少的地方,但是江南之地,还是第一次踏足,江南是著名的旅游城市,下了火车以后,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让林煜的精神都不由为之一振,顺着人流,走出了火车站。

看看时间,天色已经晚了,林煜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明天再做打算,车站附近的旅馆,向来是以价格贵、环境差、服务恶劣出名的。

但是林煜曾随师父游历红尘,到过的地方多了去了,条件比这里差的也多了去了,所以他习惯了旅馆简陋的条件,躺在床上,他的眼前不由得浮出临走时师父对他的交待来。

因他自身经络属于六浮绝脉,这种脉象需要历经三劫六关,自古身具六浮绝脉的人,活下去的机率并不大。

所以自幼就被生身父母抛弃,是师父在道观捡到他,用无上医学以及道家冥想之法为他续命,在他六岁的时候,开始传他道门太玄心经,所以他才得以保命。

三关六劫,他都熬了下来,现在仅有最后一道生死劫还未经历,师父说缘法自然,让他入世来寻求生存之道,于是他便有了这趟江南之行。

既然找好了落脚处,林煜打算到四处逛逛,于是翻身起来,吃了些东西,便四处逛了起来。

在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三个染着黄发,身穿背心,手臂上纹着纹身的猥琐男人把一个女孩围在正中央,女孩一袭长裙,甜美的表情透露着一丝惊恐“我都说了我只有这么点了,真的没钱了,你们还想干什么?”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阅读原文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