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呵呵,估计是第一次乘坐豪华游轮太兴奋吧

夏露阅读 2018-06-21 18:33:35



第一章 王者回归(求收藏)

“我回来了!!!”一艘驶往华夏国中海市的豪华游轮上,一名穿着随意的青年张开双臂,冲着广袤的海洋兴奋的大声呐喊着。

他叫唐叶,二十三岁,世界五大传说级雇佣兵之一,也是唯一一位亚裔雇佣兵。

三天前,持续七年的雇佣兵契约终结,唐叶在澳大利亚完成了最后一次佣兵任务,迫不及待的乘坐豪华游轮返回华夏国,返回家乡。

“陈老板,我就要那块表嘛。”这时候,一名打扮时髦的火辣女郎揽着一名中年男人的胳膊,一个劲的发嗲撒娇。

中年男子摸摸女郎圆翘的屁股,嘿嘿淫笑道:“看你表现了,表现好了要什么都行。”

火辣女郎娇嗔的打了中年男子的胸膛一下,媚眼如丝道:“讨厌,人家都有老公了。”

这位油头粉面的中年人看着唐叶一身地摊打扮,不由的露出鄙夷的神色。

似乎是听到了唐叶的呐喊,火辣女郎一脸不屑的说道:“这个乡巴佬鬼叫什么?”

中年男子看了唐叶一眼,用正好让唐叶听到的声音说道:“呵呵,估计是第一次乘坐豪华游轮太兴奋吧,穷人都这样,遇到什么事情都表现的很没素质。”

火辣女郎拍打着自己的胸脯,阴阳怪气的说道:“是呀,所以我最讨厌穷人了,看他那身衣服,脏兮兮的,这么没品位,朵姆雅游轮上怎么会允许这种人上船?希德船长到底是怎么审核人员的?我要去控诉他,这简直是在降低我们的身份。”

唐叶虽然听在耳里,但却懒得理睬他们。这种人唐叶见过太多太多,也杀了太多太多。

“啊,陈---陈老板,你----你快看那边。”正打算讥笑唐叶两句的火辣女郎突然望着海边,涂满脂粉的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突!突!突!”一阵枪声后,只见四艘站满了武装人员的小型游艇快速开了过来,手里的ak47对着游轮上的乘客,一个劲的扫射,将游轮的基础设施打的火星四溅。

一名络腮胡男子哈哈笑道:“亲爱的猪猡们,都给老子趴下,不然老子将你们打成蜂窝丢进海里喂鱼。”

“逃啊!”两名乘客刚想跑,后背便中了两枪,扑倒在地。

“陈老板。”浓妆艳抹的女郎刚抬头,就看到中年男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抱头浑身打着冷颤。

女郎也是吓得花容月貌,瘫坐在地上,丝毫不敢抬头,全场所有人都和中年男子一样的表现,没办法,有钱人都怕死。

密集的枪声并没有令唐叶惊恐,他随手抄起一本杂志,竟然躺在躺椅上看起了书。

“妈的,把值钱的东西都给老子拿出来,谁要是敢私藏一点,老子打爆你们的脑袋!”说话间,这名络腮胡开了一枪,将一名闻声出来的船员击倒在地。

“你们去收钱,给老子麻利一点,要是耽误了事,谁都活不了!操!”络腮胡男子用手枪敲打着一名手下的脑壳,拿着一个扩音器大声喊道:“全都给老子听仔细了,船舱里面的乘客,限你们一分钟之内赶到甲板,一分钟以后,在船舱里的人全部都要死!”

这一嗓子可不得了,本来藏在船舱里的人顿时一窝蜂的往外跑。

“你,钱。”收钱的劫匪到了唐叶身边,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淡定的乘客,太另类了。

唐叶苦笑道:“我没钱,你看我这身打扮,我只是一名普通上班族。”

劫匪说道:“放屁,你能上这艘船,会没钱吗?”

唐叶苦着脸说道:“我只是个拿行李的苦力,想要钱找我们老板。”

“哪个是你们老板?”劫匪扫视全场。

唐叶很麻利的蹲到刚才取笑过他的中年人身边,双手抱头说道:“老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中年人顿时急眼了:“我根本不认识你!”

唐叶用绝望的语气说道:“老板,你可不能这样啊,我鞍前马后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操你妈,赶紧拿钱!”中年人还想再争辩,劫匪已经很不耐烦的过去扇了他一巴掌,骂道:“你们一共三个人,一亿五千万,再啰嗦我毙了你们!”

中年人挨了一巴掌,脸颊顿时被打肿了,他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可是看到劫匪手里的冲锋枪以后,又灰溜溜的蹲在了地上。

一亿五千万,出完这个钱,他的公司也就濒临破产了。

让这些乘客将钱款汇入他们的账户后,劫匪开始打算撤离。

“老大,这里好多水灵的妹子啊,哈哈,我们带回去玩几天吧。”七八名负责搜索船舱的劫匪押着十多名肤白貌美的女孩走出去,个个一柱擎天双眼通红的喊道:“行不行,老大?”

络腮胡男子敢说不行吗?看看这些手下,一个个像是发情的公牛,他要是说不行,还不被爆菊?

他不耐烦的骂道:“行了,都给我麻利点吧,别领多了,挑几个身材好耐玩的就行,别给我他吗的惹事,先查清身份。”

“饶过我们吧,呜呜---”几个明显没什么背景的女孩被几个嘿嘿淫笑的大汉抱起来,朝着小型游艇走去。

“唉,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你们只求财不就行了吗?真是---”唐叶无奈的挠挠头,嘴里嘀咕道。

他身边那位还在蹂躏中年男子的劫匪好奇的问道:“你说什么?”

“嗤!”劫匪的话刚说完,就看到自己的脖子上汩汩喷出血液,他的脑袋,在天上。

“杀人啦!”鲜血滴到了那名一直趴在地上的女郎身上,吓得她尖声大叫起来。

“什么人?”络腮胡男子还没见过用手指能割下对方脑袋的人,他下意识的伸手摸枪,枪还没掏出来,一只纤柔的手掌已经拂过他的脖颈。

“嗤!”又是一股血泉冒出,脑袋飞去。

甲板上如同修罗场一般,一个如鬼魅般的男子每次用手指拂过别人的脖颈,他的脖颈立即就会喷出血泉,全场无人幸免。

“唉。”杀死最后一名劫匪,唐叶弯腰将络腮胡男子身上的钥匙拿出来,头也没回的纵身跃入劫匪们的小型游艇上,很快消失在了海面上。

“天啊,他是什么人?”一直趴在甲板上的船长望着小型游艇消失,心中还在猜测着。

第二章 不跪天地跪父母(求收藏)

第二章

武陵市国际机场,唐叶两手空空的掏兜走下飞机,望着眼前的一切,他心中感慨万千。

终于回家了啊!

唐叶闭眼站在飞机舱门处,满是幸福的肆意呼吸着家乡的空气。

回家的感觉,真好。

两名空姐看着唐叶的表现,个个掩口而笑,她们并不知道唐叶这些年的经历,否则绝对不会笑出声来。

回家!

唐叶打了一辆的士,按照记忆中的地址奔向武陵市永乐县的农村,唐叶是个孤儿,由养父养母带大,在唐叶的记忆里,养父养母就是他的一切,给他家庭的温暖。

“永乐县三王镇?这都是多少年的事了,这个镇子已经没了,改成永乐县高新开发区了。”司机师傅好心的提醒道:“你是来找人啊?”

“是。”唐叶点点头。

司机师傅说道:“这几年永乐县的房产开发很快,附近村子里的人大多都搬到了城里以及安置区,我看你还是去区民政部门问问吧。”

司机师傅将唐叶送到一处正在开发的楼盘前,说道:“往里面走,过一个路口右拐就是民政部门,车进不去,就送你到这里吧。”

“好。”唐叶走下车,心情极为紧张的望前面走去。

“不想在老子这里干,就给老子滚蛋,还想提前领钱?”唐叶刚经过那处楼盘施工处,就看到一名明显是建筑工队领头的人将一名身穿褴褛衣衫的中年人踹倒在地,那领头还在骂道:“你看看你这身德行,老子收你当小工已经算是照顾你了,要不是中川先生可怜你,你能混到这口饭吗?”

中年人的腿部明显受过重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他艰难起身,低声道:“是,我都知道,可是我老伴真的得了重病,老板,你就帮帮忙吧,我提前给你下跪了。”

中年人说完就要磕头,那领头闪到一边,不耐烦的说道:“滚滚滚,我这里可不打发叫花子,你老伴的病早晚都得完,难道还让老子救济你?”

换做平时,唐叶肯定会管上一管,可现在他归心似箭,着实没有那等闲情逸致了。

很快,唐叶找到了躲藏在偏僻处的民政部门。现在正好是吃饭时间,只有一个老妈子还在埋头不知道做着什么。

唐叶说明来意后,老妈子抬头看了唐叶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说的那一片已经拆迁了,居民都散到了这片街区,说一下名字吧,我给你查查看。”

唐叶说道:“我父亲叫唐守德,母亲叫孙玲。”

“嗯,等等我给你查查。”老妈子又是埋头找寻。

这一次唐叶算是领教了华夏国机关部门的办事效率,就这么两个人,这老妈子足足找了半个小时,急的唐叶差点把老妈子从里面拎出来,自己钻进去找。

老妈子找到后,说道:“嗯,找到了,他们住在道德街三王一区的三号楼二单元602。”

“好的,谢谢。”唐叶谢过以后,很快按照老妈子的指引找到了三王一区,看到三王一区,唐叶的眉毛都拧起来了,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两栋楼的相隔仅仅能够容纳两个人并行,里面别说车了,就连婴儿车估计都难以进去,这个小区完全是难民营啊,甚至连难民营都不如,简直就是一栋蜂巢,可见为了压缩成本,那个房地产商有些道德沦丧了。

唐叶走到三号楼边,用手指一捏,捏下了一块墙皮,心里顿时冒出一股怒火,这简直就是一栋危楼,地方检查机关到底是怎么做的?用一栋栋危楼安排居民,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别人遇到这样的事,唐叶不会动怒,可这件事来到他的头上,他想不动怒都难了。

顺着肮脏的楼梯一路上去,唐叶来到了最高层的602,现在是夏天,位于最高层的6楼显得格外闷热,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响房门,开门的是一位大概十五六岁的女孩,女孩扎着羊角小辫,整个人白白净净的很是水灵,衣服虽然很旧但却洗的很干净。

女孩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唐叶,轻声问道:“你---你找谁?”

唐叶望着这个有点眼熟的小女孩,颤声说道:“你---你是婉儿?”

“嗯?”女孩皱皱可爱小巧的鼻子,说道:“你是谁?”

亲眼看到妹妹站在自己面前,唐叶真想跪在地上冲着苍天拜上三拜,这些年他严格按照雇佣兵契约执行,从来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也从来没有搜索过家人的一切信息,但他不是不关心,而且每天都在默默的祷告,期望家人平安。

如今见到自己的妹妹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怎能不开心?怎能不高兴?

唐叶颤声道:“婉儿,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

多年的佣兵生活,将唐叶打造的菱角分明,以前的稚嫩早已消失无踪,唐叶离开家乡时,唐婉才九岁,对哥哥的记忆还存留在哥哥牵着她的小手,带她去捉蛐蛐。

“婉儿,外面是谁来了呀?”里面一个充满慈爱的声音响起,让唐叶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浑身像是过电一样,一下子热血沸腾了。

看到那张熟悉而又明显苍老了很多的脸庞,唐叶在枪炮下都不曾颤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两行热泪顺着他脸颊滑落,只听噗通一声,他重重跪倒在地,哽咽的大声喊道:“妈!不孝儿回来了!!!”

这一声妈,包含着唐叶七年的牵挂,七年的寄托,这一刻,他整个人空灵一片。

这位满脸风霜的中年女子,正是唐叶的义母,短短七年时间,生活的磨难令她的脸上挂满着岁月的痕迹。

在唐叶眼里,这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用双手养育了好几名孤儿,包括唐婉都是他们的义女,如果要评选世纪伟大女人,唐叶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上榜。

因为她,有资格!

“你---你---你。”孙玲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还能再看到自己的三儿子。

她踉跄着脚步,颤巍巍的想要走过来,不想脚步一个趔趄,一下向地上倒去。

唰!

一瞬间,还跪在地上的唐叶猛地平移而出,一把扶住了孙玲,热泪顺着眼眶留下,他声音哽咽的说道:“妈,三儿回来了。”

“好,好,好。”孙玲只顾一个劲的摩挲着唐叶的脸颊,老泪纵横的说着好。

“三哥?你是三哥?”唐婉整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终于反应了过来。

失踪七年的三哥回来了,这令唐婉喜极而泣。

一家三口一起抱头痛哭,如果有雇佣兵界的精英在此,肯定会惊得下巴掉下来,开玩笑,从来都是只流血不流泪的孤狼竟然会痛哭流涕,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妈,你的身体怎么了?”唐叶抱着有些虚弱的孙玲,右手按住她的手腕,察觉到孙玲虚弱的脉搏后,他回头问道:“婉儿,妈怎么了?”

第三章 欺我父母者,杀!(求收藏)

第三章

“治疗了吗?”唐叶追问道。

唐婉摇头道:“治过几次,都是亲朋邻居凑得钱,可现在家里实在没钱了,哥。”唐婉并没有说,她连学都没再上了。

唐叶大怒道:“那几个龟孙子呢?爸妈这样了,他们竟然不管不问!”

唐婉赶紧说道:“不怪大哥,二哥,他们一直在外地,每次回来爸妈都装作没事一样,不让通知他们,怕耽误他们的前程。”

“这怎么行?这种病必须要去医院。”唐叶一把抱起孙玲,就朝外面赶去,变异冠心病是很恐怖的病症,会引起心力衰竭而猝死,非常危险。

孙玲欣慰的笑道:“小叶,不用去医院,看到你回来,妈的病就好了。”

“不行。”唐叶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走,必须去医院,妈,你放心,我现在有钱了。”

唐叶抱着孙玲下楼,刚跑出楼道,就看到一名中年人搀扶着一名中年人慢慢走来,中年人的右腿有些毛病,走路一瘸一拐,这是唐叶见过的那名工地小工。

“爸,你怎么了?”一看到中年人的样子,唐婉心急火燎的跑了过去。

“爸?”唐叶的身体又是一震,这是他的父亲唐守德?在唐叶的记忆里,唐守德每次都挺着脊梁,从小就教育他要爱国爱家,要守好自己的土地,这样一个爱国爱家的人,竟然落到这等境地?

先前那一幕,唐叶记忆犹新,他绝对不敢相信一身傲骨的父亲可以说出那般哀求的话。

他们这代人的爱不会挂在嘴边,只会放在心里,为了拿到钱治好另一半的病,让这名汉子做什么都行,包括失去尊严,包括死!

“没事,呵呵,明天工地就发工资了,到时候---”唐守德说到这里,目光正好与唐叶平视在一起,他心中一震,指着唐叶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是---”

“爸。”唐叶放下孙玲,再次跪在地上,额头重重在地上嗑了三下,大声喊道:“这七年,辛苦您了!”

“唐---唐叶?混账小子。”唐守德瘸着腿,哆哆嗦嗦的从腰间取下皮带。步履蹒跚的过去狠狠抽打着唐叶,一边抽打一边说道:“你倒是可以一走了之,你倒是可以将我们撇下!”

皮带抽打在唐叶身上,连挠痒痒都算不上,唐叶还是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当年唐叶离开完全是一次意外,但他不想解释,因为他心里充满着愧疚。

唐守德打完,见到消失七年的义子跪在自己面前,他心里又酸又甜,又激动又开心,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送唐守德回来的中年人叫顺子,比唐叶大几岁,也就二十六七的年纪,是这几条街出了名的混星子,也在工地上打打短工。

唐叶跪在地上,看着明显苍老了很多的唐守德,问道:“爸,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到底怎么了。”

唐守德长叹一声,轻轻跺跺脚,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行了,你起来吧,既然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别再让我们操心了。”

“顺子哥,这几天出了什么事?”唐叶站起身,语气有些低沉的问道。

顺子此时还沉浸在重见唐叶的震惊中,一下子听到唐叶问话,他竟然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什么,没什么。”唐守德知道唐叶以前就是方圆几十里内出了名的混星子,生怕唐叶招惹事端,赶紧圆场道:“走,我先上楼。”

没见到唐守德以前,唐叶还不会多想什么,见到唐守德,他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他附和的笑道:“好,婉儿,你先和爸上去,我让顺子哥带我去医院。”

唐婉疑惑道:“我们不去了吗?”

唐叶笑道:“我让医院派车来接,你先陪爸妈说会话。”

说完,唐叶一把扯住还想挣扎的顺子,快步走出了这条小巷,任凭唐守德怎么呼喊,他都头也不回的离去。

“叶子,叶子,你放开我。”顺子本以为自己的力气够大了,没想到连唐叶一只手都挣脱不开,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唐叶将顺子拎到一边,冷声说道:“顺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如实的告诉我,至于怎么选择,你自己拿捏。”

唐叶一甩手,一把锋利的特质短刃和一叠厚厚的人民币放在了顺子面前,唐叶说道:“顺子,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是在开玩笑。”

迎上唐叶的目光,顺子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以前可是见识过唐叶的狠辣,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拼命三郎,当年可是打遍街区无敌手的狠角色。

顺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叶子,你太见外了,咱俩什么关系,放心,只要我知道的,我全都告诉你,你还是把刀收起来吧,我一定不会胡说八道。”

看着唐叶收起刀子,顺子心有余孽的说道:“找人打断守德叔腿的人是邻镇王老三,我听说是因为拆迁的事,他们还去玲姨单位闹事,使玲姨丢掉了工作,前几年,我整天见王老三带人来这边闹,叶子,我真的无能为力啊,我只是个小屁屁,王老三可是黑社会啊。”

“你有他的资料吗?”唐叶微笑道。

顺子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说道:“不---不知道,叶子,你可别意气用事,王老三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但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我们忍一口气就算了。”

唐叶呵呵笑道:“行了,我明白了,顺子哥,这几年多谢你了。”

顺子笑道:“不要跟我客气,这都是应该的,叶子,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做主搬离这里吧。”

“会搬离这里的,但在走以前,我也要让别人搬一次家。”唐叶心里说道:让别人的脑袋!

作为职业雇佣兵,唐叶的心态已经非常强大了,足以可以做到泰山崩盘而面不改色,他听完顺子的回答,将那叠人民币丢给顺子,说道:“拿着吧。”

说实话,顺子还没拿过这么多钱,这一叠至少也有两三万块吧?直吓得顺子手忙脚乱的接住,心里嘀咕着:“唐叶这几年去贩毒了吗?怎么变得这么有钱了?”

夜晚,唐叶给母亲安排好病房,在病房里陪护了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也成了父母教育他的时间。

唐守德很清楚唐叶是什么脾气,这孩子从小就没安分过,打架斗殴算是家常便饭,他生怕唐叶会气不过给他们报仇。

“爸,妈,我知道了,我怎么会去惹事呢,能见到二老我就满足了,不会,绝对不会惹事。”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唐叶一个劲的下保证。

“我知道你找顺子问过了,当年的事是我咎由自取,这件事已经到此为止了,你可不要节外生枝了。”一直到唐叶离开医院,耳边还回响着爸妈的絮叨声。

父母受了委屈,做子女的要是不给找回来,那就枉自为人了,唐叶走出医院,一直在想怎么查到那个王老三的下落,想了一会,他决定还是用以前执行任务的老办法。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