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

【恒都法研】直播打游戏缘何被判赔2000万?网游直播行业将何去何从?——探究“类电影作品”的著作权

恒都法律研究院 2018-06-21 16:56:53


恒都律师事务所是一家以资本市场、知识产权、商业诉讼为核心业务的顶尖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专精于为客户解决最重要的问题。


第720期  编号:HDFYZSCQ2018720

单位|恒都知识产权事业部

作者|著作权专业组  渠佩佩

编者|恒都微信运营团队

前 言

近几年,网络直播深受网友的青睐,一时间“四面开花”。被称为我国“第九大文化产业”的网络游戏更是迅速风靡全国,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驱动下,一批批网游直播平台应运而生。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量的网络游戏直播侵权纠纷,例如最近YY直播平台因直播“梦幻西游”游戏而被判赔2000万。但由于立法的滞后性,对于网络游戏直播这一新生事物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那么问题来了,对于“网游”及“网游直播行为”应如何定性?如何界定“侵权”?网游直播行业又将何去何从?

案情速递


原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易公司)诉被告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多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缘起为网易公司发现华多公司经营的网络平台上直播了“梦幻西游2”游戏(以下统称涉案网游),经交涉未果后提起诉讼。2017年10月24日该案宣判,广州知产法院认为华多公司在其网络平台YY上开设直播窗口、组织主播人员进行涉案电子游戏直播,侵害了网易公司对其游戏画面作为类电影作品之著作权,判令被告华多公司停止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电子游戏《梦幻西游》或《梦幻西游2》的游戏画面,赔偿网易公司经济损失2000万元,驳回原告网易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1]


探究分析


我国现行著作权法未将网络游戏认定为一种作品类别,这就使得网游的保护处于困境中。以往判例中往往是将整体游戏拆分为不同的部分分别予以著作权法的保护,如“QQ堂案”[2]。但抄袭者往往会对游戏的场景、角色做一定的修改,这就到这两个游戏虽然整体较为相似,但独立的要素却很难认定为侵权,导致侵权认定难、抄袭现象屡禁不止的问题,同时上述判定方法忽略了网游的连续性,尤其是故事性较强的网游,其整体性被忽略,从而导致网游保护范围的限缩。直到奇迹MU一案[2]中才首次将游戏整体作为“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下称类电影作品)予以保护,但该案中并未给出明确的认定条件和方法等,导致至今仍存在较大的争议。在本案中涉案网游是否构成类电影作品自然也成为本案最重要的争议焦点之一。


原告网易公司认为:网易公司拥有该款游戏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而且,该款游戏中全部人物、场景、道具形象属美术作品,游戏过程中的音乐属音乐作品,游戏的剧情设计、解读说明、活动方案属文字作品,该款游戏运行过程呈现的连续画面属以类似摄制电影创作方法创作的作品,网易公司同样享有上述作品权利。


被告华多公司认为:“梦幻西游”直播画面是玩家游戏时即时操控所得,不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确定性的构成要件,不构成法律规定的任何一种作品类型。在该款网络游戏中,显示的画面是玩家即时指令与程序预设运行结合的结果,其画面构成、布局具有开放性和不可预测性,同时该大型在线游戏画面包含了不同玩家互动、交流的结果,包括游戏设计者的任何人无法预见下一帧画面的具体构成。直播画面布局和构成不由游戏设计者确定,而是一系列程序算法与大量玩家互动产生的瞬间结果,其在表达形式上与电影不具有类似性,故尤其不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梦幻西游”网络游戏画面直播行为不对应著作权法上规定的任一作品权项。直播行为不产生法律所规定的复制件,故不构成对复制权的侵犯。公众并非可在选定时间和地点观看直播,故也不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直播并非以有线或者无线的方式传播广播作品,故也不构成对广播权的侵犯。因此,涉案内容不能依据著作权法获得保护,仅能通过其他法律寻求救济。

 

一、涉案网游作品是否属于类电影作品?


针对上述争议,首先需明确何为“类电影作品”?


“类电影作品”指用具有与电影元素和技法相似的创作手法而形成的作品[3],至少应满足以下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4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即需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必须是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智力创作成果;(2)具有独创性;(3)以有形形式复制。二是其制作方法需与电影摄制方法类似,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4条第11款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即可产生动态连续的效果、具有可固定性、具有独创性的情感表达[2]。


具体到本案中,广州知产法院认为涉案网游构成“类电影作品”,具体如下:


涉案电子游戏是一款在线的、多人参与互动的在线网络游戏,用户登入后可按照游戏的规则支配其中的角色参与互动,游戏过程具有互动性,可有对抗性。经审查,这种游戏的核心内容可分为游戏引擎和游戏资源库,前者是由指令序列组成的计算机软件程序,后者是各种素材片段组成的资料库,含有各种音频、视频、图片、文字等文件,可以视为程序、音频、视频、图片、文档等的综合体。涉案电子游戏由用户在终端设备上被登入、操作后,游戏引擎系统自动或应用户请求,调用资源库的素材在终端设备上呈现,产生了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连续画面。


就其整体而言,这些画面以文学作品《西游记》中的情节梗概和角色为引,展示天地问芸芸众生“人”、“仙”、“魔”三大种族之间发生的“门派学艺”、“斩妖除魔”等情节和角色、场景,具有丰富的故事情节、鲜明的人物形象和独特的作品风格,表达了创作者独特的思想个性,且能以有形形式复制,与电影作品的表现形式相同。


考察这种游戏的创作过程,是在游戏策划人员进行故事情节、游戏规则等进行整体设计,以及美工对游戏原画、场景、角色等素材进行设计后,程序员根据需要实现的功能进行具体代码编写后形成的。


此创作过程综合了角色、剧本、美工、音乐、服装设计、道具等多种手段,与“摄制电影”的方法类似。因此,涉案电子游戏在终端设备上运行呈现的连续画面可认定为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以下简称类电影作品)。


游戏系统的开发者已预设了游戏的角色、场景、人物、音乐及其不同组合,包括人物之间的关系、情节推演关系,不同的动态画面只是不同用户在预设系统中的不同操作产生的不同操作/选择之呈现结果,用户在动态画面的形成过程中无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创作劳动。在预设的游戏系统中,通过视觉感受机械对比后得出的画面不同,如具体的场景或人物动作的变化等,并不妨碍游戏任务主线和整体画面呈现的一致性。因此,尽管游戏连续画面是用户参与互动的呈现结果,但仍可将其整体画面认定为类电影作品。


二、侵权行为如何界定?


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了著作权包含的复制权、发行权……,以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共十七项,具体到本案网游直播侵犯了权利人的何种著作权呢?与本案可能相关联的是放映权、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其一,直播网游是用户在线参与游戏系统操作后呈现画面的传播,不属于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类电影作品范畴,即不属于放映权调整的范围。


其二,直播网游是通过信息网络实时传播,不属于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传播、以有线传播或转播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以扩音器或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即不属于广播权调整的范围。


其三,直播网游通过实时的信息流传播作品,公众无法在其个人任意选定的时间获得作品范畴,即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调整的范围。因此,它不属现行著作权法所列举的“有名”之权利,可归入“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与此相对应,涉案的侵权行为是信息网络环境中针对在线网页浏览者的作品新类型传播行为,也不属现行著作权法所列举的“有名”之侵权行为,可归入“其他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三、网游直播行业如何应对?


本案中广州知产法院表示,诸如涉案电子游戏之大型、多人参与网络游戏,其创作凝聚了开发者的心血,游戏画面作为网络游戏这个“综合体”的组成部分也不例外。如不保护创作者对其作品进行许可传播或不许可传播的排他性权利,不利于对开发者形成权利激励、从而在全社会促进智慧产品的产出,不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立法宗旨“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


可见,虽然目前相关立法存在滞后性,相关问题还存在一定的争议,但保护创新、鼓励创新的立法原意是不变的。因此,直播平台直播游戏首先需经游戏公司授权许可并付费,极有可能会成为网游直播行业未来共识。作为直播平台及播主们应重视侵权问题,使用相关产品前应首先获得其权利人的授权许可,以避免陷入侵权纠纷,得不偿失。

 


【引用文献】

[1]第(2015)粤知法著民初字第16号判决书;

[2]论网络游戏整体画面视为类电影作品的认定,田恩雅,法制与社会,2017年第2期;

[3]浅析类电影作品的构成,赵雯,山东审判,2008年第3期。

点击 "阅读原文" 有惊喜呦~


往期精彩回放

恒都律师事务所 | SHOW

【恒都SHOW】勤奋是法律人职业发展的基石 ——恒都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江锋涛律师北大演讲实录

【恒都SHOW|大所之路】精密如“行军蚁” | 恒都:中国第一家高品质“工业化”律所

【恒都SHOW】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林涛以高级法律顾问的身份加入恒都

【恒都SHOW】江锋涛律师受聘担任中国人民大学亚太法学研究院东南亚法律研究所研究员

【恒都SHOW】恒都再度问鼎LEGALBAND中国顶级律所IP诉讼领域第一梯队!

【恒都SHOW】恒都进入新时代,专精于为客户解决最重要的问题

【恒都SHOW】恒都创始合伙人江锋涛被任命为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企业IP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资本市场事业部 | 业绩及法律研究

【业绩|资本市场】恒都为新疆红山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入会法律意见书获得通过

【业绩|资本市场】恒都为北京晋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法律意见书获得通过

【业绩|资本市场】恒都为宁波市美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入会法律意见书获得通过

【恒都法研|资本市场】走私募基金通道,账户共管你得知道

【恒都法研|资本市场】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入会过程中遇到“有限合伙企业”,应如何处理?


知识产权事业部 | 业绩及法律研究

【恒都捷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恒都代理天津联力专利侵权案获得全面胜利

【恒都捷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撤销无效决定,恒都代理上海复洁环保等专利无效行政诉讼一审逆胜

【恒都捷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撤销被诉无效决定,恒都代理原告取得行政诉讼一审逆胜

【恒都法研】切莫牵强拉郎配,强把多余认等同

【恒都法研】开放式权利要求与封闭式权利要求的典型情形


商业诉讼事业部 | 业绩及法律研究

【恒都捷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恒都代理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蒸汽洗”商标驳回复审案件获得一审、二审全面胜诉

【恒都捷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恒都代理手冢株式会社“TOKYO ATOM”阿童木商标无效宣告案件获一审二审全面胜诉

【恒都法研】“兴铁库板”商标无效宣告二审案件研究 ——“关联关系”之证明及“商品类别”之判断

【恒都法研】赫子铭净身出户?从何洁离婚案看签订婚前财产协议是否必要?

【恒都法研】商标纠纷案件中“历史渊源”因素的作用——以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为视角


Copyright © 广州扩音器批发联盟@2017